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沈驚晚謝彥辭
沈驚晚謝彥辭 連載中

沈驚晚謝彥辭

來源:google 作者:沈驚晚謝彥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驚晚 謝彥辭

沈驚晚謝彥辭只是小說裏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沈驚晚謝彥辭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在此小說中,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沈驚晚謝彥辭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沈驚晚剛剛有睡意,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來冷風來襲,帶着股熟悉的冷杉味沈驚晚翻身望向門口,只能隱約看到穿着紅色喜袍的男人漸逼漸近...展開

《沈驚晚謝彥辭》章節試讀:

沈驚晚謝彥辭為主角的小說名字是《沈驚晚謝彥辭》,小說最新章節更是可以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各種情節設定慢慢浮現:沈驚晚閉了閉眼,委身蜷縮在榻中。
她做夢了,夢見了他率領其蘭國軍,奪城掠池,殺了無數大禮朝的將士。
大禮節節敗退,不得不降。
她也夢到,那日,謝彥辭帶人進大禮朝堂,皇帝待他如座上賓。
...沈驚晚不知,謝彥辭如何識得沈綰玥。
當場,沈驚晚撕了休書,她不答應和離。
她憑什麼和離,御賜的姻緣,他說不要就不要麼?
她得到的結局,便是今日。
她隔着窗柩她都能看到那喜樂漫天的紅,紅燈籠,紅喜綢,穿着紅嫁衣的新側妃。
……豎日,沈綰玥由婢女嘉綠攙扶而來。
她遞給沈驚晚一方帕子。
「綰玥是來謝謝姐姐的,有些話,不好意思說出口,綰玥都寫在了帕子上。」
帕子是黑色的,右下角用金色的綉線綉着一個辭字。
沈驚晚攥緊了帕子。
裏面的字跡便有一個半個的露了出來。
裏面字字句句是對沈驚晚年少搭救之恩的感謝;字字句句都是她和謝彥辭在一起後,她對沈驚晚的歉意;字字句句都訴說著她今日來,是來求沈驚晚懲罰的。
待沈驚晚抬起頭,沈綰玥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嘉綠嚇了一跳,忙去扶人,沈綰玥說什麼也不起。
沈驚晚冷冷的笑,這帕子是謝彥辭的,他從不輕易許人。
不知道沈綰玥拿謝彥辭的帕子綉字是在噁心誰。
「我受不起你的謝。」
她將帕子丟在沈綰玥的臉上。
起身欲走。
門外傳來腳步聲,只片刻,謝彥辭便出現在了沈驚晚的視線中。
堂內的婢女全都俯首跪下,不敢抬頭。
沈驚晚起身,沖他福身,喚道:「王爺。」
謝彥辭見沈綰玥跪在沈驚晚的面前,眼中布滿戾氣。
他甩袖一巴掌,沈驚晚側臉一偏,火辣辣的疼。
她轉頭望去,只能看見謝彥辭的背影。
他將沈綰玥扶了起來,挑起美人的下巴,美人一雙眼睛閃爍,隱有怯意。
謝彥辭嗓音涼薄,「王妃已廢。」
沈驚晚閉上眼睛,跟在沈驚晚身邊的婢女心都顫了顫。
話落,他低頭撫沈綰玥的眉眼,輕聲詢問,「把她給你做婢女可好?」
沈綰玥杏眸微睜,着急的比劃。
謝彥辭在她的耳邊親了下,道:「綰玥不必怕她。」
沈驚晚緩緩的挺直身子。
「王爺,廢了我這件事皇上同意了嗎?」
她抬起下巴,笑意裡帶着不易察覺的絕望,一句輕飄飄的話。
一瞬間,大堂里更靜了,婢女們都戰戰兢兢的埋着頭不敢抬,生怕因為聽了不該聽的,下一秒就掉了腦袋。
謝彥辭鳳眸盯着她素凈的臉,忽的扯唇,打發走了所有人。
門被人從外面帶上,屋子裡只剩下二人。
沈驚晚依舊挺直脊背站着。
「你這麼喜歡這個位子?」
謝彥辭走近她。
沈驚晚笑,「並非,不過是喜歡王爺你這個人罷了。」
謝彥辭大掌扣住她的脖頸,薄唇湊到她的耳邊,輕聲道:「這是本王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他扭頭,看着她顫動yb的睫毛,親了親她的脖頸,「不知道一個失德的女人,是否還配在這個位置上。」
沈驚晚僵着脖子轉頭,對上他一雙幽邃的眼眸。
他站直身子,拍了拍她的臉,轉身。
寬大的袍子隨着他的動作掀起,在沈驚晚的眼前落下一片黑色。
「冬壬,把人帶過來。」
一開始沈驚晚還不明白,直到冬壬將她推進芙蓉園的廢房內。
謝彥辭就坐在外面,很快。
從外面進來一個男人。
謝彥辭端起茶,擺手示意。
沈驚晚眼見着他進來,謝彥辭輕飄飄的失德兩個字在沈驚晚的耳邊炸開。
她的腦袋嗡的一下,幾乎是一瞬間她便明白了謝彥辭想要做什麼。
她的目光望向謝彥辭,那個面容乾淨的少年已然長的意氣風發,他十七歲回其蘭,變成了她不認識的模樣。
就連一雙溫秀的眉眼都鐫刻了幾分戾氣。
她慢慢的向後退,手抓住了花瓶用力向下一砸。
她握着碎片,指着來人。
血紅的眼盯着謝彥辭,「謝彥辭,你敢。」
謝彥辭牽唇一笑,冷聲道:「你對本王來說,不異於螻蟻。」
他掀起眸子,「本王有何不敢?」
他喝道:「關門。」
冬壬低下頭,將門掩上。
謝彥辭摩挲着茶杯,如願的聽到了裏面女人的尖叫聲。
下一刻,門被人砰的從裏面推開,卻是那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
他臉上胸襟上全是血,指着屋子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
謝彥辭眼神一凜,沖了進去。
那原本對着外人的瓷片,此刻插在沈驚晚的喉嚨上。
血流如注,雙眸緊闔,像個死人。

《沈驚晚謝彥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