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連載中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來源:google 作者:不願長大的布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丁一 三金 懸疑驚悚

簡介:我是醫界(異界)里唯一一個擁有異能血統的人,但很久我都不知道如何激發異能導致我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釘,他們為了得到我的異能,不惜一切代價,僱傭亡命之徒對我各種追殺,常在岸邊走,總有濕鞋日,月圓之夜那晚,我掉進了陰魂村最忌諱的古墓里我在棺材裏躺屍了半個月之久,直到一道金光打到了我的棺材板上,隨後我獲得了重生,身體也發生了變化,自從有了新身體,之後的路上便充滿了詭異、驚悚的事情更是不斷發生,直到有一天…展開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章節試讀:

我站起身,在他面前把身上的衣服脫掉了。

緊接着,男人又說,來,你轉幾圈看看。

什麼鬼?脫完衣服還要轉幾圈?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選鴨現場呢?好歹之前我也是小有名氣的神醫傳人,如今卻在一個病入膏肓的老男人面前脫衣服,真是極其侮辱。

嗯,還不錯,是塊好料子,你去把水拿來,要溫度高一點的。男人吩咐着女人。

不一會兒,女人端着一盆水放在了我面前,我沒明白他想做什麼。

男人吩咐女人,給他潑上去。

女人把一盆水潑到了我胸前,好燙。

女人看着我,啪啦一聲,她手裡的盆掉在了地上,男人見狀也突然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我面前。

不知道他們什麼情況,看見我就像看見鬼了一樣。

龍圖騰?你怎麼會有龍圖騰?快,再去倒盆水,潑他背上。

接着可憐兮兮的我又被潑了一身。

虎圖騰?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一個人身上怎麼可能會同時擁有兩種異能圖騰?

男人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嘴裏念叨着,看來機會渺茫了,現在只能嘗試最後一種方法了,去把他綁起來,帶去古墓獻祭吧。

獻祭?莫非這老頭是想殺了我。

我急切的問道:「大爺,你要獻祭我,也得告訴我原因吧,我一個將死之人,至少讓我死的清清楚楚吧!」

也行,告訴你也無妨,小夥子,你知道我多少歲了嗎?

不知道,你多少歲和我沒有什麼關係吧?

怎麼會沒關係,不僅有關係,還有着天大的關係,我才是第一個擁有圖騰和通靈術的人,但我也只有一個鼠圖騰而已,沒想到,這100多年後,居然會出現同時擁有兩種圖騰的人,還是稀缺的龍虎滕,簡直不敢相信。

雖然我不懂這些圖騰有什麼用,但我繼續反問他,為什麼你不敢相信就要拿我去獻祭?

我的師傅曾經和我說過,當同時擁有兩種異能圖騰的人出現的時候,就是我的死期。因為這個圖騰只能一個人駕馭,不能同時兩個人擁有,我現在已經120歲了。

十八年前的我還是很年輕的狀態,直到傳言申屠家族第九代傳人,將會是唯一一個擁有奇特異能血統的人,當時我還不信,沒想到從那一刻起,我的身體就開始一日不如一日,衰老痕迹也逐漸加速。

別以為你改名三金,我就不知道你是申屠家族的人了,月圓之日被你逃過一劫,如今你怕是插翅難飛了。

原來追殺我的人都是你派來的,難道我死了,你就能永葆青春嗎?你已經活了一百多年了,終有要離開的那天,為什麼要殺害一個無辜的人,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少廢話,你現在已經知道真相了,也算死的明明白白了,你們幾個把他帶過去吧。

我被四個壯漢五花大綁的帶進了古墓里,一路上還被蒙上了眼睛,一直到目的地才摘下了眼罩,沒多久他們點起了長明燈,這裡和我之前掉進去的坑位置不一樣。

透過光,我看見牆壁上各種各樣的壁畫,沿着牆壁往下看,每個角落都有一條溝,每條溝的盡頭都放置着奇特造型的器皿。

地面上每隔一兩米就有一個坑,這個坑看起來能容納一兩人,每個坑裡都放有一個袋子,袋子還一直在動,想必裏面有活物,中間還有一個更大的坑,坑和溝連接成一線,錯綜複雜,遠看是太陽和月亮的形狀。

我被帶到了最大的坑裡,手上的繩索已經被解開了,給我留了一條短褲和脖子上的玉佩,然後把我吊在了木樁上,坑周圍寫着金、木、水、火、土字樣。

一個看似像道士一樣的人在我耳邊嘰嘰歪歪了很多內容,接着拿出一把裹滿了血的刀遞給了一個壯漢。

老頭走過來說一會時辰到了就開始,又問我,小夥子你怕嗎?不過你放心,你的好兄弟,我已經放他走了,咱也不是濫殺無辜的人,你也別怨氣太重。

我心裏罵道,呸,我都要被獻祭了,你跟我裝什麼不濫殺無辜,這個糟老頭子壞的很,口蜜腹劍,滿嘴謊言。

但我沒說一句話,想到離子時越來越近了,我的女屍印都還沒有解封,早晚都是死,也就沒那麼怕了。

可老頭見我不說話,反而長篇大論了起來,估計他在打發時間,順便在我身上找點存在感。

說了一大堆廢話,就最後幾句我比較喜歡聽,他說當年我和你現在一樣,一臉的帥氣,還有女人都愛的身材,也和你一樣高冷,可惜啊,我是個異能人,沒有行男事的命,終究遺憾終身,不過現在好了,我有了你,互換也不是問題。

這鳥人,估計是個太監吧,拿異能人當幌子,居然想和我互換身體,話說我的身體早就不是我的了,他換的走嗎?

哈哈哈…我大笑起來,心想反正早晚都是死,不如死的爽快點,乾脆刺激刺激他。

你笑什麼?

我能不笑嗎?原來你是個太監啊,你是怎麼做到太監也願意活上個幾百年的?值得嗎?就算獻祭我,真的能讓你永葆青春,可你的那個就能行了嗎?

閉嘴,老頭聽見我的話,像是被刺激到最深的痛處一樣,一改之前語氣,凶神惡煞的看着我。彷彿馬上就要扒了我的皮一樣。

怎麼?你生氣了?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我要是像你這樣,不如早點死了算了,活着有什麼意義?

啊…老頭火冒三丈發出嘶吼聲,用皮鞭狠狠的甩在了我身上,可我居然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難道是我前幾天偷偷吃腐肉的功勞?隨後我裝模作樣的表現出痛苦萬分的表情。

七叔,時辰到了,一個壯漢跑上前說著。

我現在才發現那個老女人不在了,我猜測可能是祭祀不能有女的在現場吧。

一旁的老頭下命令說,開始吧。

壯漢緩緩走到我身前,用刺刀**了我的大腿上,我依然感覺不到任何疼痛,隨之我的大腿流下了一團黑血,我怎麼會流黑血?接着坑裡的活物也開始格外興奮起來,好像要從麻袋裡跳出來一樣。

接着他又向我身體里刺進了很多刀,黑血也越來越多的流向了器皿里,燈光很暗,可周圍的一切我卻看的清清楚楚,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前所未有的能量,這一刻,我的眼睛血紅,周圍也開始散發出金光。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