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失憶愛情
失憶愛情 連載中

失憶愛情

來源:google 作者:唐曉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曉婉 現代言情 童童

"他,是她的夢中男神,在她最懵懂無知的時候出現在她的世界裏,帶給她新的生活,新的生命,可也是他,給了她今生最痛的傷痛她為了他,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為了救他,而失去了記憶,為了他的孩子,差點兒連命沒有了愛情就像一場浩劫,困住了他,她困住了她兩個人在漫漫長河裡相互支持,相愛卻又互相傷害分離,不會是永恆的永遠的分離,都是痛苦的宣言而導致他們再次相遇的,不過是漫漫人生里生命開的一個玩笑他和她的孩子一個骨肉相聯的孩子,成為了兩個人關係緩和的樞紐而他們最終能否在一起,還是這是命運又再一次的跟他們開的玩笑誰又可知呢?"展開

《失憶愛情》章節試讀:

大大的落地窗擦得格外格外明亮,斜斜的夕陽剛好灑進了唐曉婉的房間里,照出小女子嬌小的身影,窩在大大的沙發上,正在拿着一隻藍色的筆在一個筆記本上比比劃劃的寫上幾筆,好不認真的模樣。

已經在家窩了一個星期的唐曉婉,把手裡的文件簡單的整理了一下,雖然剛剛走出校園,但她堅信有了自己這麼認真的總結,明天的面試一定會成功的。

唐曉婉也一向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畢竟用昨天童童打電話說的話「小愛,就像你這種才貌兼備的女子,哪家公司不是搶着要你啊,你在那擔心什麼呢?」

童童是唐曉婉的好友,性格與唐曉婉是極大的反差,唐曉婉性子較為冷淡,性格倔強的不像話,偶爾開一句玩笑倒是也把童童逗得淺淺一笑,只是因為她的笑話確實好冷,和她的人一樣,整個大學都是院里有名的冷麵女子。而童童卻是活潑的不像話,天天在唐曉婉的耳邊唧唧喳喳,但唐曉婉也不厭煩,只是安靜地看着她。

放下手裡的書,唐曉婉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天色正好,陽光暖暖的晃進了心裏,唐曉婉整個人都染上了金色的光芒,耀人雙眼。

明天加油吧,唐曉婉。唐曉婉還是在心裏小小鼓舞了自己一下,雖然在外人眼裡,鼓勵這種東西是她從來不需要,但是唐曉婉的心裏卻並不如表面那麼堅強。面上掛着女王的微笑,誰也不知道,就算女王也會有棋逢對手的那一天。

接下來的兩天里,唐曉婉走遍了自己所有做過的調查的公司,居然沒有一家同意錄用她,原因是委婉拒絕,而多半原因不過是唐曉婉完全不肯屈服的性格,人家自然不能錄用。

處處碰壁,從最後一家公司里出來時,天色都已經晚了,外面下着雨,不算太大。唐曉婉還是沒有選擇回家,在外面漫無目的地行走,曲曲折折的走到了自己的大學,裏面安安靜靜的,只有偶爾進出的人,舉着彩虹傘。看着身上半濕的的唐曉婉,露出驚異的目光,然後匆匆路過,多變也不是驚異她的落魄,而是她的美麗與孤傲的氣質罷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唐曉婉看了看四周,自然而然想到了那個地方,就在學校的後身,想起來確實格外有意思。

唐曉婉不禁加快了腳步,匆匆忙忙往那邊趕,路過之地倒是格外荒涼,算起來她也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來過那裡了,有些懷念。那個故事一直在唐曉婉的記憶里鮮活的存在着,想起來也很有意思。

說起那個地方,其實是一個別墅,在學校的後面挺遠的叢林里,荒廢了能有將近十年。唐曉婉剛剛來到這所學校時,就和童童一個寢室,女生寢室最常做的事情便是講鬼故事,尤其是關於學校的故事,他們當然也不例外。

「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後身的別墅,荒廢了好久,據說以前死過人,所以才一直才沒賣出去,而且學校陰氣很重的,自然無人能……·」童童在熄燈以後,開始向大家娓娓道來自己的消息。

「童童,別說啦。晚上我不敢睡覺了。」同寢室的小姑娘打斷道,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

整個寢室里只有四個人,剩下兩個人,便是唐曉婉和杜欣,這兩個人倒是都沒有什麼反應,唐曉婉在閉目養神,反倒沒把童童的話當一回事。

倒是杜欣接了一句話「什麼都信,幼不幼稚。」語氣里滿滿的不屑,精緻的手指甲輕點着手機的屏幕,心情倒是不錯。

童童和同寢的小姑娘都不說話了,兩個人都不太喜歡杜欣,剛剛進寢室時就看見打扮格外時髦的杜欣,不知道跟誰打電話,聲音嬌滴滴的嚇人,身上的香水味刺鼻。看見童童她們就像看見土包子一樣躲得遠遠地,後來唐曉婉來的時候,也沒怎麼跟她們說話。

後來童童和那個小姑娘擠在一張床上,嘟噥的聲音大了點,被杜欣聽見了,心情格外不好的扔了了手機,沖她們喊道「不就是一個別墅嗎?我見多了,咱們明天晚上下課就去看看,看有什麼,看我怕不怕,笑話。」

唐曉婉有些受不了她尖銳的嗓音,淡淡的說了一句「解決了就快點睡。」

誰都沒有再說話,安靜地各自睡了。

第二天下了晚自習,四個人站在學校後身,天色已經漸晚了,馬上有些黑透了。面前是條幽深的小路,旁邊密密的樹林,說不出的滲人。那個小姑娘已經有些退縮了,推了推旁邊的童童,示意她回去吧。

而這時杜欣的面色也有些犯難,但畢竟是自己先提出來的,於是故作正定的說「走吧。」於是先踏進了密林之中,唐曉婉向後看了看後面的兩個小姑娘,淡定的走了進去。童童拽着小姑娘的手走了進去。

這條路並沒有走多久,就看見了那個傳說中的別墅,在微弱的光線里顯得格外巨大,孤單的屹立在這片空地里。

「這也沒有什麼嗎?」杜欣故作輕鬆的伸了伸手,滿臉的不屑,其實心裏已經有些得瑟了,希望可以回去了。

「這可不行,不進去看看,怎麼知道呢?」童童此時也跟她較上了勁,完全杜欣不認輸,她也決不罷休的架勢。目光挑釁的看着有些慌張的杜欣,那個小姑娘緊張的抓着童童的手,倒是唐曉婉倚在一旁的樹上,打量着這座房子。

「……好,咱們倒去看看好了。」杜欣咬了咬牙,最後怒視着童童說道「走吧。」

幾個人來到別墅的鐵門外,倒是都站住了,唐曉婉在後面緩慢的走了上來,看過去,發現鐵門已經上了鎖,都有些生鏽了,看來確實鎖了很久了。

杜欣也找到了下坡路,連忙說道「看來進不去了,咱們回去吧,天都黑了。」

童童有些不樂意,但也是無能為力,想要離開時,卻被一旁的唐曉婉招呼了過去。

唐曉婉還是那麼寵辱不驚的聲音,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面前一人多高的牆「這裡可以進去。」說著,輕輕一跳,雙手已經攀上了牆上,雙臂微微用力,已經翻到了牆上。

把童童驚艷到不行,童童後來說,她便是那會兒喜歡唐曉婉的,因為覺得她實在太酷了,簡直像特工一般,這個評價倒是讓唐曉婉無語了一段時間。

後來拉着她們一個一個的上來,杜欣看了看還是不情願的伸了手,下去的時候,唐曉婉看了一眼杜欣鑲鑽的高跟鞋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這種鞋跳下去,估計不僅鞋跟會折,你的腿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說完便身輕如燕的跳了下來,留着牆上面色難看的杜欣。

 杜欣最後脫下來高跟鞋,下來時又不甘心的套上,鼓作氣勢的踏了踏地。唐曉婉也沒正臉看她,直直往裡走去。

 裏面花園,停車場,籃球場應有盡有,還有一個很大的池子,裏面空空的積了一層薄泥,看來以前應該是一個游泳池,院里的路還算平整,不過雜草叢生很是荒涼。

 「喂,看得差不多了,咱們也就回去吧。」杜欣有些不滿意的跺了跺腳,這裡荒涼死了,有什麼好看的。

 「還有房子里。」唐曉婉此時也有了興趣一探究竟,指了指面前三層高的紅色磚瓦的別墅,看得出來原來確實格外輝煌過。

 別墅的屋門卻沒有鎖,幾個人輕鬆地進了屋裡,開了燈,幾年過去了,沒想到燈還打得開,進去是一個空曠的大廳,看得出來是一個客廳,旋轉的樓梯通到了樓上,其他地方漆黑黑的,也不知道燈在哪裡。

 「這裡看起來好像搬了家誒。」童童看着空空的屋裡做了結論,不過確實看得出是大戶人家。

 「哪裡有你說的那麼恐怖?」杜欣此時也驕傲了起來,跺着她的高跟鞋,不屑的看向童童,兩個人一番目光的對峙。最後童童不屑的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剛才是誰怕得想回去。

 唐曉婉只是看着她們,靠在門邊聽着門外突然乎乎的風聲,知道天氣突變。

 那個時候的唐曉婉,整個人冷到了骨子裡,或許因為自己的身世,一向孤僻慣了,這次倒是頭一次交到這些國寶似的朋友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與她們交流,發現的一些事情,也不過裝進了肚子里。

 她們互相不爽的對峙時,這時外面突然雷霆大作,下起大雨來,而且越下越急,杜欣已經嚇得頭皮發麻,急忙說道「咱們快回去吧,明天再來也行啊。」

 童童此時也覺得不妥,不禁還是說道「還是回去吧。」這句話是問向唐曉婉的,倒是杜欣不住的點頭,她正要提前離開,門卻被唐曉婉推上,上了鎖。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唐曉婉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下這麼大的雨,那牆根本爬不了,跳下去也是不可能的。」

 「那我們今晚?」杜欣嗓音沙啞的詢問道。

 「在這裡住下。」唐曉婉說完,便往屋裡走去。

 唐曉婉心裏也有些不舒服,卻只能故作鎮靜的說道。

 這一晚上四個女孩窩在一間卧室里,住了一個晚上,那些恐懼自然也不用說,不過唐曉婉倒是在卧室里僅有的一張床上睡得很舒服。

??童童就躺在她的旁邊,倒是就杜欣窩在牆角聽着窗外的落雨聲,哆嗦成了一團。

??童童雖然心裏有恐懼,不過還是看着杜欣,也覺得好笑,反而越來越喜歡這個冷漠的女子,她確實格外漂亮,有些無法讓人接近,像長滿刺的玫瑰一般。

 

 

 唐曉婉這一覺睡醒,看見窗外已經晴了天,天蒙蒙亮,格外清新與舒服。

童童和那個小姑娘,窩在一起,還在睡。而杜欣窩在牆角也睡著了,不過格外狼狽,唐曉婉看着她倒是覺得心情蠻好的笑了笑。

那之後,這裡,杜欣再也沒有來過,說晦氣。倒是童童她們經常過來,把這裡當成了基地。整整四年充滿了好多回憶,唐曉婉也是格外珍惜這段不同的緣分,因為在這裡她收穫了第一份友情。

後來,杜欣和唐曉婉的較量整整充斥了三年,有些人都說杜欣不自量力,因為唐曉婉不跟她比,她就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大四的時候杜欣突然退學,這個在唐曉婉眼前天天晃的人走了,唐曉婉倒是也沒覺得怎麼樣。出去實習的日子漸漸長了,唐曉婉也有將近半年沒去看看了。

今天這種天氣倒是與四年前格外的相似呢,唐曉婉步調輕快的走到別墅,今天自己的一套紗裙涼鞋倒是不適合爬牆。

不過,走近唐曉婉才發現大門是開着的,裏面也煥然一新的樣子,最特別的是裏面停着一輛寶藍色的豪車,晃人眼目。

這裡居然有人住了,唐曉婉認識到了這一點,正在考慮要不要繼續進去,畢竟不是自己家。

雨越下越大,那邊的池子似乎改成了觀景的,種了大片的睡蓮,雨打浮萍的聲音很清脆。

唐曉婉走到屋檐下,看了看房門似乎鎖了,抬手按動門鈴,似乎也沒有人的樣子。唐曉婉再次看了看停在面前的寶藍色車子,窗戶黑乎乎的看不見裏面,倒是可以當鏡子照,格外清楚。

被雨水一澆,紗制衣服有些黏在身上,唐曉婉一頭栗色的長髮,也有些糾纏在一起,前面薄薄的劉海也打**,於是對着車窗,唐曉婉索性把劉海分開,露出光潔的額頭。

整個人清秀了許多,唐曉婉也好心情的衝車窗一笑,傾城傾國。

唐曉婉心情不錯,卻意外聽見了車內似乎有聲音,像是摩擦的聲音。唐曉婉剛剛沉浸在自己的回憶里,倒是慣性思維的想偏了。

於是,口不擇言的說了一句」有鬼!」

這時從車內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居然是一個男人,唐曉婉也萬萬沒想到車裡有人,於是向後靠了靠。

這時車門卻推開了,從裏面下來一個人,嗓音格外鬼魅與優雅,笑着說道「誰是鬼?」

唐曉婉看見男人時,震驚了一下,他的人如他的車一般耀眼,走了幾步便逼近了唐曉婉,手隨意柱在了門上,正好對上唐曉婉的眼眸。

「不知道,這位小姐在哪裡看見了鬼?」男子又重複了一遍這句話,語氣里滿是玩味,另一隻手已經附上了唐曉婉的腰。

這個男子有一雙細長的桃花眼,應該是有些娘的面容,長在他的臉上卻是格外的剛毅,他的嘴角掛着玩味的笑,絲絲勾人心弦。

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襯衫,一件正裝被他穿出了格外休閑的感覺,從上解開了三顆扣子,露出了完美的皮膚。

男子越靠越近,身上的熱氣像唐曉婉襲來,帶着一股女式香水味。頓時,唐曉婉對這個人的好感全無。

於是抬起腿像男子踹去,卻被男子的雙腿夾住,男子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唐曉婉掙扎了幾下未果。

男子也把她禁錮在自己的懷裡,看着她漂亮卻有些冷漠的面孔,倒是很有興趣。

於是,男子湊過去吻唐曉婉的額頭,覺得男子冰涼的唇落在自己的皮膚上,唐曉婉並沒有反抗,倒是認他為所欲為。

男子也吻上癮,這時身後的車裡卻出現了女人的嬌滴滴的聲音,明顯有些不滿,她說「楓,回來了嘛。」

唐曉婉不禁冷冷一笑,這個男人恐怕剛才和那女子在車裡做什麼呢?

現在又能來糾纏自己,真是精神力旺盛啊。

這時男子也停了下來,看着唐曉婉的眼睛,笑了。

「這位先生,你的女朋友好像等的不耐煩了。」唐曉婉也露出笑容,好心的提醒道。

「沒事,欣兒是不會介意的。」這位叫楓男子狠狠的說道,一低頭,正吻上唐曉婉的唇,翻天覆地的吻了起來。

唐曉婉也有些迷失在了他的溫柔里,漸漸的沉淪,最後男子停止吻她時,唐曉婉卻癱軟在了他的懷裡。

男子心情極好的笑了笑,附在唐曉婉的耳邊道「你也不過如此嘛。」於是男子鬆開了對唐曉婉的禁錮,優雅的上了車,起車,離開。

唐曉婉也是不禁一愣,這個男子狂妄到無法無天,奪走她的初吻不說,語氣里還滿滿的冷嘲熱諷,讓人很不爽。唐曉婉這些年來一直是學校里的女王,就算有追求她的男生,最後也敬而遠之,不了了之了。

最後唐曉婉覺得自己似乎成為了和女博士一樣的神話了。今天這個男子的態度卻格外氣人,看着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唐曉婉也無奈,看來只能當做被狗咬了一口,也便不再做計較。

「楓,剛才……」女子的聲音格外不樂意,坐在副駕駛上,埋怨的看着駕駛座上心情大好的男子。

「怎麼?」男子好聽的嗓音倒是愉悅了不少,剛才那個小姑娘確實有些意思,自己無意瞥見了她手裡拿的檔案,叫唐曉婉,有趣的名字。

「楓,欣兒不喜歡你這樣。」那個女子小聲要求道,卻發現男子沒有一點悔改的樣子。

「一會兒你去隨便買點自己喜歡的珠寶吧。」男子從兜里隨手扔出了一張金卡,看得女子格外激動,把之前的不愉快通通一掃而空。

「謝謝你啦,楓。」女子握緊了手裡的金卡,旁邊的男子倒是沒有什麼表情,好像在沉思某些事情。

男子的推斷不過如下,那個面容較好,叫唐曉婉的女子,大概也是一個愛錢的姑娘。所以才會隨意的走入到他的府邸內,然後明明知道自己在車裡做什麼,還趴得那麼近。看自己沒反應,就胡謅的喊,有鬼。這個理由太扯了,再後來,他下了車,唐曉婉看見他,明明有驚艷卻不表露出來,這明明就是一個慣犯嘛。再說,現在這個城市裡,誰不會認識他?

不過後來,吻她的滋味卻是格外的好,果然是有些本錢,不過他也不想跟這種人繼續玩下去,就索性離開了,不過卻很是回味。

男子看着面前的雨刷越打越快,外面的雨也是下得更急,有些擔心剛才那個小丫頭怎麼回去,剛才自己抱着她時,她渾身就濕透了,身子很冷。

不過,隨即,男子還是搖了搖頭,今天自己似乎管的有些太多了。

於是又加快了車速,寶藍色的跑車很快消失在了雨中。

「小愛啊,面試怎麼樣了,姐姐的慶功酒可是已經準備好了。」唐曉婉接起電話,那頭正是童童,語氣愉悅的不像話,她倒是信心滿滿。對於唐曉婉,童童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簡直就是可以說是盲目的崇拜。自大學以來,一直是這個樣子。

「失敗啦。」唐曉婉也沒繞圈子,直接說明了結果,換來了童童在那邊的質疑。

「寧小姐,我在這裡批鬥你,你是不是又謊報軍情,快快從實招來。」童童在那邊說的一板一眼,完全就不相信唐曉婉。畢竟唐曉婉經常逗她,說自己又考了班級倒數之類的,成績下來卻總是榜首,童童也格外無奈。

「我是說真的,要不你來看看我現在狼狽成什麼樣子了?」唐曉婉有些無奈,自己倒是百口莫辯了。

「他們都是眼瞎嗎?這麼好的人才都沒看上!」童童立馬憤憤的轉移了立場,這才想起來外面似乎下了雨「喂,小愛,你不會沒帶傘吧?」

「真聰明。」唐曉婉也是誇了她一句,孺子可教也。

「你在哪裡呢?我馬上去接你,等我一下。」童童那邊立馬傳來迅速的收拾聲。

「我在咱們學校後身的別墅啊。」唐曉婉回頭看了看身後緊鎖上的門,也有些疑惑,莫非這房子現在是剛才那個男人的?

「你怎麼跑到那去了!」童童已經開始穿鞋,抱怨道「那裡已經賣出去了,小愛,不能隨意進別人的地方啦。」

唐曉婉把心裏的推測也證實的

差不多了。

「那好了,小愛先掛了,我馬上到,在原地等我一下。」童童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唐曉婉看着如今這個修整的院子格外氣派,看來什麼都是在變的,只是回回身便有天差地別的變化。

 「你是落難了嗎?」童童看着渾身濕透的唐曉婉,表情裝作厭惡,卻伸出袖子幫她擦臉,一點也不在乎。

「表裡不一的丫頭。」唐曉婉笑了出來,童童對自己一直不是一般的好。

「你再說話,我就把你扔出去。」童童指了指車外,雨似乎小了不少。

「好好好。」唐曉婉還是笑着求了饒,童童這丫頭脾氣越來越大了。

「這還差不多。」童童得意的哼了一聲,從旁邊的兜里取出衣服,塞進了唐曉婉手裡「雖然咱倆風格完全不同吧,但是湊合穿吧,不許嫌棄我。」

車停在了一家大型商場外面,童童先撐着傘下了車,然後才接唐曉婉下車。

進了衛生間換完衣服的唐曉婉,一出來就讓童童各種大驚小怪「小愛,你穿這種衣服好可愛啊。」

「小愛,太完美了。」

「小愛,我陪你去買點這樣的衣服吧!」

童童自言自語了半天,語氣里滿滿的羨慕,倒是把唐曉婉弄得不好意思,這些年來頭一次有人誇自己可愛。

 

《失憶愛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