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束手就擒:傅總的失憶小甜妻
束手就擒:傅總的失憶小甜妻 連載中

束手就擒:傅總的失憶小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一沓糊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安染 傅斯銘 現代言情

一場車禍,她失憶醒來,從惡毒女人變成了乖乖從良的小甜妻聽聞失憶前的她心腸惡毒,不僅外面情郎一大堆,還拆散了丈夫與他的白月光失憶後的喬安染表示,她要從良!從良法則,踹了那些小情郎,抱緊老公大腿求原諒白月光回歸,她雙手把老公奉上,遵從樂於奉獻精神我把老公送你了,不用客氣於是乎,老公終於黑了臉!展開

《束手就擒:傅總的失憶小甜妻》章節試讀:

擲地有聲的叫價,更何況還是直接比傅斯銘的叫價高出了足足兩百萬,所有人的目光都紛紛投向那人。
突然有人說:「好像是溫氏集團的溫總!」
傅斯銘順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果然是溫子戚,看來這次的拍賣會會很有趣,按鈴喊價:「一千五百萬。」
「一千八百萬。」
溫子戚說完,還不忘挑釁地朝傅斯銘挑挑眉。
傅斯銘不以為人,噙着笑,繼續按鈴喊價:「兩千萬。」
「兩千五百萬!」
看着這你來我往的叫價,其他競拍者都覺得這兩人怕是瘋了,一條項鏈抬到了天價。
喬安染注意到,那個溫子戚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流連,還帶着幾分曖昧。
喬安染微微蹙眉,不解,只道是自己太過敏感,大概是看錯了。
「你的姘夫還真挺捨得的。」
傅斯銘湊近喬安染耳邊,語帶戲謔。
聽到「姘夫」二字,喬安染愣了一下,甚是不解,抬頭無辜地看着傅斯銘,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看到她又是那副無辜的模樣,傅斯銘覺得諷刺,偏開頭去,不再看這張讓他厭惡的臉。
「兩千五百萬,還有更高的價格嗎?」
拍賣師問道,現場鴉雀無聲。
「兩千五百萬第一次……兩千五百萬第二次……兩千五百萬……成交!」
隨着拍賣師一錘定音,項鏈最終是由溫子戚拍了下來。
「傅先生,承讓了。」
溫子戚笑意中略帶幾許得意之色,而傅斯銘卻絲毫不為所動。
「恭喜溫先生獲得本次拍賣會唯一一件拍賣品,也感謝你為慈善事業做出的貢獻,接下來請各位移步,我們在宴廳準備了酒會,希望大家能玩得盡興。」
……
酒會上的人不少,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談吐間說的都是一些喬安染聽不懂的話。
傅斯銘身邊圍了幾個女人和一些商界精英,談笑風生,舉止之間高貴優雅,與平時對她的態度完全不同。
而此刻,也完全忽略了她這個妻子的存在,根本不搭理她。
喬安染覺得這裡有些悶,想出去透透氣,出了酒會會場後,就去了一趟洗手間。
用清涼的水洗過手和臉之後,頓時覺得清爽很多,心情也舒暢了不少。
喬安染走出洗手間,看見過道上有個男人站在那裡,那個輪廓,好像是剛才拍下項鏈的男人——那個溫總,溫子戚。
她本來就對溫子戚在拍賣會時看她的眼神而對這個人沒有好感,見着他,立刻就要繞道走。
剛走出去兩步,就被那人追上,大掌扣住了她的手腕,輕而易舉的就把她桎梏住,抵在過道的牆壁之上。
喬安染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錯愕不已。
「跑什麼?」
溫子戚俯身,低下頭在喬安染耳邊輕聲說道:「好久不見,染染……」
這一聲「染染」叫得極為曖昧,讓喬安染徹底懵了。
如此親昵的稱呼,要不是以前認識,不然絕不會這麼叫她。
喬安染疑惑地問道:「請問……我們以前認識嗎?」
她拚命在腦海中搜索溫子戚這個人,卻仍舊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認識?
豈止是認識……」溫子戚淡笑一笑,說:「我們不光認識,還很熟,很親密……」
喬安染明顯感覺到他話裡有話,卻又弄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極力讓自己和溫子戚保持距離,但對方卻又像是故意的靠近了幾分,笑道:「好了染染,傅斯銘也不在這兒,沒必要在我面前裝。」
「裝?
裝什麼?」
「你不會是玩上癮了吧?」
溫子戚笑道,「行,我陪你好好玩玩。」
他輕輕在喬安染耳邊呼出一口氣,低聲說:「這麼久不見,我可是想你想得緊,我們今天晚上十點,老地方見。」
老地方?
喬安染一臉錯愕,想要解釋自己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可溫子戚已然走遠。
看着溫子戚離去的背影,再想到他對自己說的那些話,還有那樣曖昧的行為,她似乎明白了自己可能和這個男人之間的關係。
喬安染和溫子戚,是……那種見不得人的關係嗎?
難怪剛才拍賣會的時候傅斯銘會說出「姘夫」兩個字,這樣看來,他應該是知道她和溫子戚之間的事吧?
那傅斯銘為什麼不和她離婚?
她算是婚內出軌了嗎?
喬安染很是不解。
她突然有一種大膽的猜測,也許與傅斯銘之間,彼此只是徒有夫妻之名,實則是各玩各的。
陳婧……溫子戚……這關係實在是太混亂!
喬安染覺得自己的腦容量,不足以處理這麼大的信息量,決定還是不要再胡思亂想。
可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一個這樣的女人……這真的,讓她無法接受。

《束手就擒:傅總的失憶小甜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