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熟悉的敬佩之情張清微
熟悉的敬佩之情張清微 連載中

熟悉的敬佩之情張清微

來源:google 作者:馮詩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敘成 張清微 現代言情

事來,恐怕一定令家嫂難做」這時候,能留洋的人,莫不是出身有些積蓄底蘊的人家只是,張家也好,周家也罷,包括我何家在內,俱是開罪不起宗族趙氏的說得好聽我們皆是展開

《熟悉的敬佩之情張清微》章節試讀:

事來,恐怕一定令家嫂難做。」
這時候,能留洋的人,莫不是出身有些積蓄底蘊的人家。
只是,張家也好,周家也罷,包括我何家在內,俱是開罪不起宗族趙氏的。
說得好聽我們皆是明哲保身,說得不好,便是被宋敘成那話架在火上烤過的那一等一自私自利之輩。
我微笑着,在被架上刑台前,認認真真為自己的自私自利辯解了一番:「敘成這話果是仗義執言不假。
只怕他是不記得,先是那黃包車夫主動撞上趙家車輛的。
論情論理,這樁事里,家丁仗勢欺人可惡,那車夫動機不良亦是可恨。」
張清微聽後,不由扼腕長嘆:「良宛阿良宛,你這奪詞強辯的功夫當真是……愈發精進了!」
我二人繼續泰然自若躲在人群中瞧着熱鬧。
周遭人頭攢動間,囂張跋扈的趙氏家丁氣焰稍減時,便有人蜂擁而上,將那被羞辱踐踏的車夫自趙氏家丁手下解救出來。
家丁被拽倒在地,一片混亂間,不知被誰用力踩了幾腳,破口大罵:「你們這些刁民…刁民!」
無論如何再搬出宗族名頭也唬不了人啦!
至於車裡的趙家二少爺,亦被狠狠吐了幾口唾沫往車窗上,就像吐在本人臉上般,十分滑稽可笑。
我們一群留洋人士夾雜其中,顧忌家族左右為難。
唯有以宋敘成為首早有崇高理想、更有熱血信念的維新派人士,有那底氣,亦不懼宗族為難。
先前被那家丁拳打推搡得鼻青臉腫的車夫抬起手揩去嘴角的鮮血,側過身子轉向我們時那雙渾濁的眼裡洋溢着一股我看不懂的情緒。
生活在社會最底層面的勞苦人民,深諳寶貴時間更勝一切的道理,終是一言不發,匆匆離去了。
人群里頃刻只剩下三種聲音。
有人怒問,「他怎麼也不知道謝的!」
有人唏噓,「無端端被揍了一頓,忙着去治傷都來不及,哪裡有這空暇道謝?」
有人云淡風輕,「我們今日既出了這個頭,倒也不是圖這一聲謝的。」
我同張清微對視,不約而同在彼此眼中瞧見了熟悉的敬佩之情。
張清微又是一嘆:「不愧是敘成,真正品行高潔也。」
我抬起手,用食指按住嘴角,悄悄兒往下一撇,想說的話無須隔牆便有耳,因此很是克制,待離了碼頭,成功坐上被派來接我...

《熟悉的敬佩之情張清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