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死亡對視
死亡對視 連載中

死亡對視

來源:google 作者:燈紅酒綠的新關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遠 陳柔

單純大學生何故深夜喪命?藥瓶里的葯是誰替換了?原本美滿的家庭的繼父被扒出家暴歷史?對面鄰居居然有精神病史?展開

《死亡對視》章節試讀:

23號的晚上我用一把水果刀一把扎進了那個女孩的胸前,我在小區的充電棚下,發現撥開一大片雜草後面的生鏽欄杆已經斷了半截,我從那裡逃了出來。

可第二天醒來,不知為何我竟然躺在了家裡的床上,昨晚的發生了什麼,我幾乎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腦袋還很亂,門鈴卻響了起來,我在貓眼裡看到了是穿着制服的幾名**。

我十分慌亂,開門的瞬間撞到了鞋柜上的花瓶,碎玻璃和水灑了一地。

01

福橋小區於今日凌晨接到報案,報案人桑先生稱在公司加班直到大約兩點多鐘。

騎電動車返回小區,由於他所居住的4號樓車棚里已經沒有充電接口了,他便向後到6號樓的車棚查看是否有空餘充電口。

這是個老舊小區,有很多路燈都有各種程度的損壞,他稱自己看的並不清晰,只疑惑地上為什麼有很多黏糊糊的水,直到電動車好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他才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進行查看。

他只見似乎是個女生,一半身子卡在充電棚的最邊緣處,地上黏糊糊的也不是水,是血。

在黑夜裡被手電筒照着的血發著暗暗的光,他嚇得直接後退撞翻了自己的電動車,一路跑到了小區門口保安室,才敢撥通報警電話。

民警到達馬上把現場圍起來,派了小陳和小李兩位調取周邊監控,發現死者陳柔曾在11點58分在福陽路上的福橋便利店購買了一瓶可樂。最後一次出現在監控里是在凌晨的12分進了小區。

由於陳柔所居住的6號樓是小區最靠邊的,而非主幹道路並沒有監控拍到,陳柔進了小區後發生了什麼。

但小李發現,在差不多同一時間,有一男子與陳柔同時在便利店裡出現,並前後進了小區,經查證該男子名林遠,是5號樓3樓的戶主。

5號樓與6號樓雖離得近,可一般人並不會走最側邊的道路而是走中間的主幹道,可主幹道監控里並沒有出現林遠,很有可能林遠尾隨陳柔走了側路,有重大嫌疑,民警馬上登門向林遠了解情況。

打開門是應聲倒地的花瓶,只見一片狼藉的家裡和在門口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已經深秋了還穿着短褲,腳上的襪子已經黑的發亮。

「林先生您好,向您了解些情況,監控顯示您昨晚在福橋便利店購買物品,在相隔一個貨架買飲料的陳柔陳小姐,您認識她嗎?」

林遠蜷縮一樣的坐在沙發的另一角,不停的扯着沙發上的布,已經滿是毛邊了,他支支吾吾的又說不出一個字。

「林先生,別緊張,請問您認識陳柔嗎?」

突然他拿起手桌子上的遙控器站起來,大喊:「我不認識,不認識,出去,你們出去,出去。」說著就把遙控器衝著小李扔過來。

還好同事眼疾手快推開了小李,遙控器砸在後面的牆上砸的粉碎。

旁邊的警局一隊長王建宇,他剛要出手制服林遠,此時一位**過來在他的耳邊說:此人有精神病史,小心。

他突然想起審問有精神疾病患者需要家屬在場,於是叫大家都先退了出去,馬上聯繫林遠家人,並派人監控林遠行蹤。

他們一行人剛出了林遠家的大門,林遠又大聲的笑了起來,笑聲十分詭異,並不是開心的大笑好像是痛苦中硬擠出的笑,在關門前王建宇回頭看了林遠。

他以一種詭異的姿勢靠着電視大笑,笑着笑着居然喊了:我殺了她,就是我,你們把我抓起來吧,我殺了她哈哈哈哈。

頓時所有人都呆在原地,王建宇馬上衝進去把林遠按倒在地上,扣上手銬帶回了警局。

並搜查了林遠的卧室,發現了帶血的衣物和一把小水果刀上邊也滿是血跡,作為物證一併帶回了警局。

經驗證,林遠身上的血和水果刀上的血都是死者陳柔的,與陳柔胸前的刀傷完全吻合,就等法醫解剖完基本上就可以斷定林遠殺人罪。

可法醫最後出示的報告中卻顯示,死者陳柔胸前刀傷非致命傷,而是死於哮喘,並在她隨身的哮喘葯中檢驗出,藥瓶里只是維生素片,且身上還有不明傷口。

雖如此林遠也並不能擺脫嫌疑,頓時王建宇感覺到了這可能是一場有計劃的謀殺,那林遠在這場謀殺里是呈現了怎麼的角色?

他為何在審訊室里聲稱自己不認識陳柔,卻又說她就是該死,還要殺了她一百一千萬次。

王建宇滿頭的霧水,似乎很難從林遠嘴裏問出有意義的話,那不如從死者出發。

死者陳柔,18歲學生,社會關係簡單,據了解成績優異,朋友家人對其評級很好,最近沒有與人發生矛盾。

居住在福橋小區六號樓三樓,重組家庭,家裡還有個妹妹葉清清16歲在上高中。

在翻看陳柔的資料時,一個信息引起了王建宇的注意,上邊寫到陳柔的繼父葉天明曾家暴被前妻告到警局留了案底。

王建宇想到會不會與他的繼父有什麼關聯?馬上傳喚了葉天明。

《死亡對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