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蘇酥柳恆霄
蘇酥柳恆霄 連載中

蘇酥柳恆霄

來源:google 作者:何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青 何青圍 古代言情

【fqxs】這哪裡是敲門,這是要把我家門拆了吧!我瞪大了眼睛,甚至想到了奶奶是不是在生前有什麼仇家尋上了門「酥酥,趕緊給小爺我開門」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讓我頓時生出欣喜,這聲音不是別人,是我的發...展開

《蘇酥柳恆霄》章節試讀:


這哪裡是敲門,這是要把我家門拆了吧!我瞪大了眼睛,甚至想到了奶奶是不是在生前有什麼仇家尋上了門。

「酥酥,趕緊給小爺我開門。」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讓我頓時生出欣喜,這聲音不是別人,是我的發小何青圍。

「何青圍?」我有些踉踉蹌蹌地跑出去開門,就見門後那張熟悉的臉正欣喜地看着我。

「酥酥。」

「何青圍……嗚嗚嗚……」

何青圍還不等說什麼,就被我熊抱住,趴在他懷裡哭得稀里嘩啦。

「你怎麼才回來,奶奶已經沒了。」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任憑何青圍一直幫我抹去臉上的淚水,可它就像開閘了一樣,將這麼多天的冤屈全部傾泄而下。

何青圍抱着我良久一直沒放手,聽我絮絮叨叨地說著心裏的話。

「來的時候,我都聽姑奶奶說了,酥酥,你放心,小爺這幾年不是白學的。」何青圍將我頭擺正認真看着我的眼睛,他那眼下那顆硃砂痣比兩年前更加紅了。

「那柳慎年連柳二爺和胡太爺都無法子,你一個剛剛學了兩年伎倆的道士還能有什麼辦法!」

何青圍放開我,脫去道士袍子,打了一盆乾淨的水,用毛巾給我擦臉,「你讓我殺了你魂魄里的妖物,我可沒那個能耐,但我能保證一點。」

「什麼?」

何青圍繼續說道:「就是讓你少遭罪一些,我聽姑奶奶說,你……你身上經常在第二天早晨的時候青紫的,他……是碰你了嗎?」

何青圍沒好意思問,我搖搖頭,「他沒得逞,那些青紫是被他揍的!可胡太爺給我的金符已經失效了,我害怕二爺下不去手,過後柳慎年還讓我不得好。」

何青圍用帶着繭子的拇指輕輕撫摸着我的眉毛,細細盯着我:「兩年不見,酥酥越來越漂亮了,早知道這樣,兩年前我就不應該走,將你娶回家,料想那柳慎年見你已是別人婦,就不會這麼對你了。」

「後悔有什麼用,兩年前我還小,就算你想,大人也不允許的。」我嘟着嘴給了何青圍一個白眼。

「柳二爺昨晚跟我說,我是他下一任的弟馬,讓我學習出馬的事情,看來我們要志同道合了,可我還沒想好到底要不要做出馬弟子呢!」我問何青圍,只見他眉頭微微皺起。

「柳二爺的意思恐怕是想用弟馬身份來保護你的,不過,道士的一些術法卻是跟出馬弟子很像,我可以教你的。」

我低下頭,興緻闌珊地說著:「若是真的能擺脫那個妖物,那我願意做弟馬的,其實想想,蘇家近五百年都在供奉柳二爺,若是能在我這一代延續,那不算壞事,即使我對這行沒多大興趣。」

「我不求學多高深的,剩下的自有二爺帶着我。」頓了頓,我繼續看着何青圍說:「也不知道我究竟和柳慎年有什麼仇什麼怨,他竟然這樣對我,還有,你知道的請米的時候,米變黑色是怎麼回事嗎?」

當我問到這裡的時候,何青圍的臉色立刻變得不好看。

「何青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從小吃過一碗飯,睡過一鋪炕,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什麼能讓我過不去的了。」

我垂下眼眸,輕輕撫摸手腕上奶奶留給我的鐲子,「我奶奶用她的命換回了我的命,無論如何,我也要好好活着,但我希望自己順遂奶奶的心愿,從此以後少一些災難,多一些安穩,你現在告訴我事實的真相,等於讓我有了抵抗的方向。」

何青圍悶聲不語,只是將水盆端走後,負手而立在大堂門前,望着我家前山的風景。

良久,他才徐徐開口,「古道有雲,凡三生三世冤孽相連之人,血見米即為黑,無解。生不如死,三生三世糾纏,萬念俱灰,不得善終,求死無門。」

就在我還未完全理解他話中的意思是什麼,何青圍轉過身,似憐惜又似同情地看着我:「姑奶奶說那碗米的意思是,你魂魄里的柳慎年與你有三生三世的冤孽,糾纏不休,可酥酥……」

他頓了頓,將眼神移開,似不忍告訴我真相一樣,重重吐了一口氣,說道:「可在我看來,與你三生三世糾纏的,不止他一人,而碗中的米變黑有可能是因為另一個人。」

「誰?」在我費力地出聲問到之後,腦中一片空白,看着他上下嘴唇貌似說出來了三個字,暈過去的前一剎那,我好像猜出了他口型的字。

再醒來的時候,是在我的床上,何青圍坐在我的床邊,正拿着一本書在看,我粗略看了一下,是一本講道法的書。

見我醒來,他忙將我扶起,「是不是嚇到了?」

我搖搖頭,腦子裡還在想着自己暈倒前,何青圍說的話——柳恆霄。

「我怎麼會跟他有關係呢?」

何青圍眉宇間愁雲不展,說道:「也許是我道行淺,看錯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你不要多想,這段時間就跟着我學習道法,將來也許會有用上的時候。」


《蘇酥柳恆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