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蘇淵江雲煙小說
蘇淵江雲煙小說 連載中

蘇淵江雲煙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超凡棄婿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超凡棄婿 都市言情

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搶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錢雙手還被廢了;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卻突發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 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蘇淵江雲煙小說》章節試讀:

第8章醫學奇蹟這讓劉老如何不激動,如何不震撼!「小夥子,不,先生,你真乃慧眼,敢問是如何看穿老頭的手法?」
劉老稱呼和語氣大變樣,讓親戚和醫生們都傻眼了。
劉老地位何等之大,何時對人這般低聲下氣,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年輕人。
「劉老,救人要緊。
」「對對對,先救人。
」劉老活了幾十年,是個聰明人,他重新取出銀針道:「先生,你說,我做。
」蘇淵閉目沉思,幾秒後,睜開眼道:「,入針三足會穴!」
劉老一怔:「三足會穴?《煉醫化法》九式中,沒有這麼入針的啊。
不對,放眼整個中醫界內,極少從足底入針。
」「蘇淵,你一個沒文化的廢話,不懂裝懂,剛開口暴露智商了。
」林興學一臉譏諷,扶着眼鏡道:「足穴貫通心臟,如若從足底入針,會導致人體應激反應,產生毒素大量湧入心臟,我看你是想誠心害死老太太。
」「白痴。
」蘇淵瞥了林興學一眼。
「你!」
林興學臉色難看,又忍了下來。
他抱着胳膊,一臉冷笑。
眾目睽睽之下,我看你還能裝多久!蘇淵看着劉老一臉疑惑,淡淡道:「《煉醫化法》雖然好,卻已經不足以應對當前情況,需要施展《大衍醫典》第三式,普濟成生才行。
」劉老一臉見鬼的樣子,失聲道:「您說的是,大天醫仙所創的《大衍醫典》?!天哪,這本絕世醫書700年前就已經失傳了,您為什麼……」「照做便是。
」蘇淵擺擺手,不想多說什麼。
「好,好。
」劉老努力平復情緒,手拿着針卻止不住顫抖。
旁邊醫生都傻眼了。
劉老從醫幾十年,被譽為臨江第一醫聖,如今連針都拿不穩,這簡直是前所未聞!劉老穩住心態,他照做入針。
「中脘穴至中極穴任脈,施針三寸二,關元、天樞三針一寸……」蘇淵一句句闡述,看着劉老施針力道、手法,也在腦海演練一遍。
施針進行大半,劉老卻已是滿頭大汗,施展《大衍醫典》對他損耗極大。
不過,作為回報他也學會了《大衍醫典》第三式。
儘管只是其中一式,但足以讓他在整個業內成為頂尖醫者。
最後一針,劉老撐不住倒在地上。
蘇淵拿起針,遲疑一下,刺入老太太天靈骨上。
呲――一道黑血猶如利箭,從老太太嘴裏噴出,印在天花板上極為詭異。
滴――心電儀器圖變成直線。
醫生咽着吐沫道:「病人,沒有生命體征了。
」本以為是個奇蹟,結果一切又回到原點了。
「蘇淵,你這個上門廢物,你害死我的母親,我要你償命!」
林興學衝過來,要對蘇淵掄拳頭。
蘇淵正準備迎擊,林初墨跳出來,張開雙手擋在前面。
蘇淵看着林初墨綽約的背影,一時晃了神。
林初墨很在乎親情,更在乎家族榮譽。
如今她卻違背信念,與所有親戚對立,毅然決然擋在自己面前。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林興學怒道:「你反了啊,你是林家人,還要幫這個廢物?!信不信我代表林家,將你逐出家門!」
林初墨咬牙猶豫,眼神又逐漸堅定道:「大伯,蘇淵進來時,奶奶已經不行了,他這麼做只是想盡自己力量救回奶奶,你不能把責任推到他身上,這樣對他是不公平的!」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你奶奶死,跟這畜生沒關係,跟我有關係?」
林興學頓時炸了,他就怕責任落在自己頭上。
他正要狠狠教訓林初墨,以立威嚴時,劉老終於緩了口氣,怒聲道:「林興學,你這是要打你的恩人嗎?!」
林興學悲憤道:「劉老,所有人都看見了,是他害死了我母親,又怎麼是我恩人。
」「你啊,無知。
」劉老冷笑道。
這時候,蘇淵將最後一針拔起。
剎那間,老太太赫然張大嘴巴,猛地倒吸一口氣。
隨即,她的心跳、呼吸、腦電波以及各項身體機能,迅速趨向於正常水準。
幾息後,老太太終於睜開了眼。
「醒,醒了?」
「這下真的活了!」
「天哪,連續在鬼門關面前走了兩回,又給救活了,這簡直是奇蹟啊!」
醫生們讚歎連連,看着蘇淵眼神無不充滿敬意。
更是向蘇淵鞠躬,向之前的誤會表示歉意。
林初墨愕然看着被醫生們崇敬的蘇淵,一時間有些不真實感覺。
他,還是那個無用的上門女婿嗎?「媽!」
林興學撲到床邊痛哭流涕。
親戚們也撲過去,唯恐老太太看不見自己。
人活了,蘇淵也不停留,轉身離開病房。
「先生,您等一下。
」劉老追了出來。
「怎麼?」
蘇淵十分疑惑。
劉老深吸口氣,向蘇淵鞠躬。
蘇淵連忙扶起道:「您是長輩,怎麼能向我行大禮。
」「您傳授我《大衍醫典》第三式,已是良師,我向您行禮,也是理所應當。
」蘇淵無奈道:「劉老客氣了,若沒您施針,老太太還醒不過來。
至於《大衍醫典》,它是一門醫典,它存在意義就是普世救人,哪有什麼傳授的道理。
」人都有私心,蘇淵也不例外。
《大衍醫典》在外面無比珍貴,可在乾坤藏中屬於下等醫法,給了也無妨,權當送個順水人情。
當然,這句話肯定不能說,不然太傷人了。
劉老眼眶通紅,渾身顫抖道:「恩師,您大義啊!敢問,您叫什麼?」
「我叫蘇淵,您也別一口一個您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我還是叫您蘇先生吧。
」劉老接個電話,去見院長了。
臨走前與蘇淵交換聯繫方式。
說有時間了,要好好請教蘇淵關於醫術問題。
恰好,蘇淵也想跟劉老學習施針手法和經驗。
病房內,老太太身體恢復極快,甚至都能下床走兩步了。
醫生照例檢查完老太太身體,便將地方留給了家屬。
「奶奶,您不知道,您摔倒的時候,我都快嚇暈過去了,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您了呢!」
林雪麗抹着眼淚哭唧唧道。
老太太心有餘悸的嘆口氣,抬頭掃視一圈問:「我這條老命是誰救的?」
林興學笑道:「是中醫協會會長劉老先生救的。
」「沒旁人?興學,你是我兒子,我暈倒了,你不着急?」
老太太笑問。
「媽,您健健康康的,就是我們一家的福分。
」林興學笑了笑,佯作避開話題。
「當家的,媽問你話呢,你幹嘛不老實交代。
」旁邊一個婦女開口,她是林興學的妻子,張海霞,剛聞訊趕回來。
張海霞迫不及待道:「媽,您是不知道,您兒子看見您倒下,立馬給您施展推拿,給您贏得最佳搶救時間。
把您送到醫院後,他也沒閑着,又和劉老一起對您進行搶救,廢了好大力氣,才將您救回來。
就在剛剛,我還在門口看見他偷偷哭呢。
」老太太責怪道:「傻孩子,我都好了,你哭什麼啊?」
張海霞調笑道:「他啊,是他怕您萬一走了,他就沒媽了。
」林興學笑罵道:「媽,您別聽她胡說,我當時就是被沙子迷住眼睛了。
」說著,他眼眶還紅了。
拙劣的謊言,卻深得老太太歡心。
老太太紅着眼眶道:「難得你這份孝心,真是佛祖保佑,讓我有你這麼一個好兒子。
」林興學憨厚道:「媽,您說笑了,大姐比我還着急,好幾次她都哭暈過去了呢。
」林佩蘭順勢摟着老太太脖子哭着喊媽。
老太太安慰林佩蘭,又抬頭掃一圈,不滿問:「老三去哪了?」
「三弟啊,他和翠蘭妹子外出旅遊了,現在正在回來的路上。
」「哼,他們倒是瀟洒啊。
」老太太不滿撇過頭。
林興學假意幫腔道:「媽,您也不能怪三弟,您這是突髮狀況,他不可能未卜先知啊。
」「也對,他能第一時間回來就好。
」「是啊,不像是某人,您這邊躺在醫院裏,他就象徵性來看一眼,轉身就走,根本沒把您當長輩看待。
」老太太黑着臉道:「你是說,那個廢物?」
「本來,我也不該多嘴氣您,可他太猖狂了。
在您昏迷的時候,那個廢物闖進病房,想阻止我和劉老對您的搶救,實在太無法無天了。

《蘇淵江雲煙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