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太平酒店
太平酒店 連載中

太平酒店

來源:google 作者:通遼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洛陽 通遼貓

如果你乘坐的車輛即將進入隧道,不妨回頭看一看,來時的路是否依舊存在,有沒有變成一面高聳入雲的崖壁如果有,請不要猶豫,立刻離開並且遠離車輛,因為下一刻會有一顆巨石將車壓成鐵餅莫要因這種場景感到恐懼,因為崖壁上的怪物已經來襲,不要吝嗇自己的力氣,拼了命往隧道里跑吧如果此時的你僥倖活着跑進來隧道里,怕是因為隧道的無窮無盡感到絕望了吧?請不要絕望,因為走出隧道以後,還有更絕望的在等待着你展開

《太平酒店》章節試讀:

下山的路有三四公里,幾人走了半個多小時走到了山下。

山腳下有一條河,大概寬七八米,一路蜿蜒着往前面的小鎮去。

相較於山上那段柏油路,山下的路就窄小了很多,變成了僅能提供一輛車的青石板路,路上長滿了青苔,有一股濃烈的泥土腥味。

他們的腳步也慢了下來,停在了路邊看着幾百米外的小鎮樓牌坊,牌坊上鑲嵌着幾個白色的飄逸的書法字體,正是太平鎮三個字。

而牌坊整體卻顯得十分猙獰,上面有不少雕刻,都是些奇形怪狀的怪物雕刻,而且整體泛紅,也不知道是不是染上了血。

「別磨蹭了,走快點,趕在天黑前到達酒店吧。」洛陽抬頭看了看正在西斜的太陽,便催促道,自己也帶頭向前去了。

牌坊這邊還沒有什麼建築,看不到人的蹤影,所以他們也沒有隱藏自身,而是直接往牌坊那邊去了。

「劉奶奶家離鎮口有七八百米,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這條街有好幾個鬼人,被發現了就不好了,所以得小心點,盡量別被發現,要是被發現了就感覺往我說的方向跑。」

「當然,我們可能跑不過他們。」

鬼人,是洛陽對鎮上的一類居民的叫法,據說他們曾經也是誤入太平鎮的普通人,也曾經掙扎過,但不知為何,都墮落了,成為了怪物,最喜好吃人的怪物。

三人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一個個彎着腰沿着牆走,盡量往小巷裡去,不走那條青石板路。

映入眼帘的是一間一層的紅磚平房,洛陽彎着腰靠近了它,然後往屋後繞去,經過窗戶時,洛陽往裏面撇了一眼。

裏面似乎是一個肉鋪,桌子上擺放着許多的肉塊,鉤子是掛着一些內臟。

洛陽明白那些是什麼肉,即便是已經看過了不少這種曾經,他還是忍不住乾嘔了幾下,看見洛陽這幅表情,三人也不敢往窗戶里看,怕看到些噁心人的場景。

繞到屋後時,一聲聲哼唧聲讓三人嚇了一跳,洛陽停頓了一下,看向了聲音的來源,原來屋後是一個豬圈,裏面有幾頭豬正在看着他們。

這些豬的眼神看起來很是悲哀,就像一個個真人在看着他們一樣。

「洛陽,這……」張爍見了,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猜的沒錯,他們是人。」洛陽說完便不再看那些人,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緒。

繼續前進。

洛陽靠在牆邊,給三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才往前走去。

三人看向洛陽看的地方,原來這棟平房與旁邊的房子隔了十多米,而這個空地外就是那條青石板路,路的另一旁,是一間木屋,屋子外有一個人在躺椅上休息。

只是這個人長得有點可怕,有着豬的頭顱,而且這個豬頭血淋淋的,也不知道之前幹了什麼,這人的背後跟躺椅之間還露出一條尾巴。

這就是一隻鬼人。

幾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不敢發出半點聲音,連大氣都不敢喘。

幾人有驚無險地找到了另一棟房子後,這棟房子也是木屋,它的身後也是一間木屋,兩間屋子背對着,中間留有一條不足一米的小道。

這時,他們聽見了屋子裡的響動,不知道具體是哪一間。

「劉瑋!我聞到了豬玀的味道!」這時木屋裡響起了一個粗獷的聲音,嗓子聽起來很嘶啞,聽了怪讓人難受的。

「怎麼?又餓了?拿錢來,我屋裡的肉你隨便挑。」有人回應着粗獷的聲音,聽方嚮應該是之前在屋門口躺着睡覺的那隻豬頭鬼人。

幾人着實被嚇了一跳,李坤更是大腿直哆嗦,走路都感覺有點發軟。

「哼!你賣的肉貴得離譜,誰會當這冤大頭。反正這兩天也應該有新的豬玀來了,我自己抓就行了。」粗獷的聲音回應着。

就在幾人小心翼翼地前行時,在一家古時大宅院里,有個女人在睡夢中驚醒了,她起身掀開了窗帘,完美無瑕的玉體裸露在空氣中。

她肌膚雪白,宛若白璧,烏黑濃密的頭髮掠過鎖骨,低垂在胸前的飽滿上,若隱若現地令人遐想。

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小巧的嘴唇上點綴着誘人的朱紅,眉眼間略帶清秀,右眼的下邊還有一顆淚痣,給她平添了幾分嫵媚。

烏黑濃密的秀髮在腦後盤起,發間隨意地插着幾支簪子,雖然簡單卻也適合。

佳人坐在床邊,眉頭輕皺,她把右手放在了左邊胸前,她能感覺到他的心臟跳動得很快,很快,就好像他就在附近一般。

她從床邊站起,一步步走向窗邊,每走一步,散落在閨房中的衣衫都會自行穿在她的身上,等她打開窗戶時,她的身上已經披上了鮮紅的嫁衣。

窗外的庭院里還灑落着幾縷陽光,她抬頭看向半空中的太陽,這讓她感覺到些許不適,便很快低頭,不再直視太陽。

她眼神空洞,神色哀傷,就好像那在閨房裡,苦等丈夫歸家的怨婦。

「討厭的太陽。」佳人嬌斥了一聲,然後關上了窗戶,坐到了梳妝台前。

她本就天生麗質,臉上紅妝也不過是點綴而已,但她仍不滿足,而是拿起眉筆,試圖讓自己變得更加好看,更加討好心上人的歡心。

過了十幾分鐘,佳人才離開了梳妝台,拿起了一旁的鳳冠給自己戴上,然後又蓋上了蓋頭。她回到了床邊靜靜的坐在,就像在新婚之夜等待新郎洞房的新娘。

除卻新娘子,還有別的人察覺到了洛陽的到來,那是在太平酒店裡。

大堂前台站着一位西裝革履的慈祥老人,他看起來精神奕奕的,走起路來也完全不像老人。

他從前台走到了大堂門口,抬頭直視着半空中的太陽,又把目光移向了鎮子牌坊所在的方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就只是在那裡靜靜的站着。

他似乎又察覺到了什麼,把目光看向了另一個方向,他的眼中倒映出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宅院,似乎那座宅邸就在眼前。

「多半是要備上輪椅了。」老人呢喃了一句,然後轉頭就往大堂里走去了,也不管會不會來客人了,而前台有沒有人在,會不會影響生意。

他往大堂左邊的走廊深處走去,隱約間聽見了電梯的聲音,看樣子是上樓去了。

《太平酒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