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上皇,太后有喜啦!
太上皇,太后有喜啦! 連載中

太上皇,太后有喜啦!

來源:google 作者:木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尚 江閔 現代言情

江閔娶蘇湄前,想要權勢想要江山,想要把自己的親弟弟從皇位上拽下來;遇到蘇湄後,想把整個江山為聘,送給他家的傻姑娘或者乾脆舍下一切,和她尋個有山山水水的地方隱居蘇湄就想錦囊里有兩塊糖,一塊給江閔,一塊留給自己,或者兩塊都給他展開

《太上皇,太后有喜啦!》章節試讀:

第七章 真是太好了

蘇湄在清納房一晃,已經月余。

過去一個月里,除了楊祿來過幾趟,問過一些飲食起居之類的補給,也只有三兩個嬤嬤過來,教蘇湄宮中的規矩。

她就乖乖地聽着,她們讓她做什麼,便做什麼。說起不能做的違禁事宜,蘇湄便眼眸茫然地看着她們,也不知道聽懂了幾分。

她素來對周遭事物反應遲鈍,需要好久才能回過神來。

不用學規矩的時候,她就安安靜靜地坐在院子的一腳,鼓搗手裡的木條和小刀,也不知在做什麼。

春娟和四喜瞧她,卻如木頭人一般安靜。

時間久了,心上便打起另外的小算盤。

小梳子從外面回來,神情有些緊張。春娟見了,立刻迎了上去,又再叮嚀四喜一起,「快進來,我們去裡屋說。」

四喜為難看了眼還在院里坐着的蘇湄,「嬤嬤讓我們看着太后娘娘,她面前不能沒人。」

「她算哪門子的太后娘娘?」小梳子瞥了眼蘇湄,清納房裡住着的那位主,名義上是高高在上的太上皇,實則不過是困在宮中的囚奴,還不如宮中稍微得寵的丫鬟宮人。蘇湄還不如他呢。

何況,她不聲不響,就算被人騎到頭上也不會說。

「你還不知道吧,封后大典取消了。等會便會有宮人過來,將她送進太上皇的房裡。」小梳子見四喜為難,索性把自己聽來的話,就這麼說了出來。

只有舉行了封后大典,蘇湄才算名正言順的太后,否則就這麼送到江閔房中,和無媒苟合有什麼區別?更甭提載入史冊了。

「這樣,不合規矩吧?」四喜同情看了眼蘇湄,真是太可憐了。

「規矩?我們太后娘娘的父親,可是禮部祠祭清吏司,這是他的管轄範圍,親爹都不管,我們也顧不上。」

蘇洋很想替女兒爭取大典,可惜官職僅有六品,人微言輕。何況太后晉封太皇太后之時,後羌挾持被俘江閔攻城,臨危眾臣選推新君,一切從簡,並無大典。

可憐了她的湄兒。

蘇湄聽到他們議論,慢慢轉過身子,清澈的眼眸落在三人身上,難得開口。「你們,在說什麼?」

春娟推了四喜一把,「讓你剛才不進去,現在好了,你同她解釋去吧。」

「太后娘娘,封后大典取消了。」四喜為難地看着蘇湄,沒了封后大典,卻要把自己的下半輩子託付給全然看不到未來的江閔,一定很失望吧?

「封后大典?」蘇湄廢了好大的功夫,才明白四喜所說的是什麼,便沖她輕輕眨了眨眼睛。「那封后大典時,我也要像湘皇后那樣,戴着厚重的頭冠,還要穿一層一層的綢緞華服?」

「啊?」

四喜一頭霧水,自家主子想法果然異於常人,卻只能老老實實點頭,「可能是的。」

蘇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鬆了口氣。

「那真是太好了,取消了也不錯,不然穿成那樣多麻煩呀,戴那麼重的頭冠,脖子都要斷了。」

她是真感到慶幸,卻無半點遺憾。

「真是笨得無可救藥。」春娟嘲諷笑笑,翻了抹白眼。

《太上皇,太后有喜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