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討喜婢女
討喜婢女 連載中

討喜婢女

來源:google 作者:青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蘭 現代言情 趙軾軒

我是夫人指定的,因我性子老實,模樣討喜,看着喜慶夫人和李嬤嬤告訴我去趙家多打探些消息,尤其趙家小公子是否有殘疾和隱病李嬤嬤讓我脫了衣服翻來履去檢查,弄得我很疼李嬤嬤皺眉:「這點疼就受不了,疼的還在後頭呢」展開

《討喜婢女》章節試讀:

她捂嘴笑。
人是你殺的?
我問。
哪能呢,我是後來去看熱鬧的她眼神閃躲。
我想過自己去解決,卻有人搶先了,過程不重要,結果是我所要的就好。
我不能出來時間太長,沒事別叫人遞話給我,引起懷疑就不好了。
我轉身要走。
她擰眉:你什麼時候動手,你可別告訴我你對那個趙家少爺動了情,這世上什麼東西都是狗屁,只有銀子是真的,聽到沒!
嗯。
我知道。
我把荷包拿出來,她奪過去。
還給我一個空的荷包還有一個香包、一紙包葯。
交待我是什麼葯後,她甩着帕子扭着碎步走了。
香包的味道很好聞,清新淡雅卻讓人沉迷深陷。
青柳和小蘭都懷孕了,只相差幾天。
趙夫人高興地賞了青柳和小蘭。
青柳孕相不好,她身嬌體弱,孕吐不止,眼窩深陷臉色青白。
小蘭則面色紅潤,身強體健一點不像孕婦。
青柳懷孕三個月時流產了,大夫說是因大寒之物,青柳身子柔弱,這一次流產幾乎耗盡她全部生機,卧床不起只能靠藥物撐着過日。
青柳每日以淚洗面,身子更加不好,大寒之物不知從何而來,府上徹查沒有結果,只能把青柳房裡的下人都發賣了。
我在趙軾軒書房當值沒被波及。
小蘭懷孕四個月的時候死了,且死狀奇慘。
那晚趙軾軒酒後回來,我上前伺候洗漱,小蘭把我趕了出去。
我睡在外間小榻,手搭在肚上,伴着隔壁床傳來的吱呀吱呀聲安然入睡。
兩人感情濃烈,深入交流了一宿。
趙軾軒清醒時小蘭已僵了身子,入目滿床的鮮血,小蘭肢體蒼白。
趙軾軒慌亂狂叫,下人們湧進屋後也被滿室血色嚇在當場。
趙軾軒做了病,他硬不起來了,不能和女人上床,連碰都不敢碰。
有個婢女半夜爬上他的床,他驚叫着把人打死。
趙府老爺夫人愁眉不展。
我撫着渾圓的腰身,凝着燈光出神。
我懷孕了,四個月。
見到母親時,她搖着小扇走到我面前,我不敢相信面前這個女人,與前幾日形同瘋婦的是同一人。
似乎沒有遭受那場家變,她還是府里身着錦緞,頭插朱釵的夫人。
她一臉嫌棄地看向我:你怎麼吃得這麼胖?
連姨娘都不是,就一個通房,以後可怎麼辦?
我懷孕了。
她目光瞬間盯上我的肚子,當真?
嗯,四個月了。
她指着我怒罵:你不長腦子嗎,讓你進趙府是讓你去生孩子嗎?
這是趙府唯一的孩子,趙軾軒,以後都不會再有孩子了。
我回答。
母親鬆開手,上下打量我,那葯都用上了?
嗯。
用上了。
母親笑:好好好,用上就好,你先回去,等我好好考量考量。
母親滿腹思量扭着腰搖着小扇走了,我看到她走到一輛馬車前捏着裙角上了馬車。
母親何時坐得起馬車了,這次她沒向我要錢,我覺得母親有事瞞着我。
趙軾軒每天把自己關在房裡,他房內全換成小廝伺候。
不敢睡床上,困了就趴在桌上,吃得又少,幾天下來臉色憔悴,目光陰鬱。
趙老爺和夫人都束手無策。
大夫和法師都找過了,吃藥、做法事都改變不了趙軾軒錯亂的神經和消瘦的模樣。
腰圍日漸增粗,撫摸肚皮感受裏面的生命,我下了決心,我要留下這個孩子。
端着飯菜放到趙軾軒面前。
他手緊緊握着書,看到我眼神避開。
我是來告訴你我懷孕了,你有孩子了。
趙軾軒像看傻子一樣看着我。
我懷孕了,真的,四個月了,不信你摸摸?
我握着他的手,他縮了回去,我強硬地拉過來按在我肚子上。
堅硬地圓凸起讓他眼神有了光彩。
我有孕的消息迅速在府里傳來,趙老爺和夫人樂得合不攏嘴,提升我為姨娘。
青柳賞我一隻鐲子,消瘦灰白的臉上明晃晃掛着嫉恨。
我快速跪地謝過後收起來,走時不小心碰倒了門口的花盆,屋裡婢女立刻上前收拾破碎的瓷片和花土。

《討喜婢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