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
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 連載中

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

來源:google 作者:墨青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如海 林川 都市小說

《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情節緊扣人心,是墨青竹寫一部不可多得的都市生活小說,語言簡潔但卻生動形象講述的是:...展開

《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章節試讀:

第12章坐在車上,林川突然想起了師父們說的話,像蘇輕雪這樣的人還有八個,他要一個個的幫助她們度過命劫。
一想到這個,林川就有些頭皮發麻,光是一個蘇輕雪就讓他頭疼了,再來八個的話,那他真的是要去兵解入輪迴了。
正想着,林川抬頭一看發現車子外面是一片荒山野嶺,沒有絲毫城市的氣息。
「奇怪了,眾尚娛樂大廈在這樣的地方嗎?」
他撓了撓頭,不由得問道:「司機大叔,眾尚娛樂大廈真的在這裡嗎?
為什麼這裡一棟樓都看不到啊?」
的士司機沒有回頭,只是語氣詭異的說道:「快到了,馬上就到了。」
又過了幾分鐘,車子停了下來,林川從車子上下來的時候環顧四周,這荒郊野外的哪裡有什麼大樓大廈的。
剛剛想問那個司機大叔,卻發現一棵樹後面走出三個紋身大漢正向他走來,並且呈現包圍之勢,而且目光兇狠,顯然來者不善。
「司機大叔,他們是你的朋友嗎?
好像是找你的。」
林川回頭問道。
的士司機卻是冷笑着走到了林川後面,攔住了他的後路。
「嘿嘿,不,我們都是來找你的。」
此刻的司機卸下了偽裝,臉上滿是猥瑣和陰冷的笑容,看着林川就好像是在看一隻**的羔羊一般。
「趙老五,這就是你說的身上有幾萬的小子?
看他這樣子,全身上下加起來都沒有一百塊啊。」
攔在林川前面的一個手臂上紋着虎頭的大漢上前不屑的打量了一番林川說道。
此人身材高大威猛,足足比林川高了一個頭不止,而且穿着黑色背心露出的肌肉如同花崗岩一樣還泛着光。
趙老五正是那個的士司機,此刻聽到背心大漢問話,嘿嘿笑道:「虎哥,您就是借我幾個膽子我都不敢騙您老人家啊。」
「我親眼而見,這個小子背上那個包裹裏面裝着一沓厚厚的紅票子,最少也有三四萬!」
聞言,被稱作虎哥的大漢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貪婪之色:「好!
如果這小子身上真有幾萬的話,就分你一點,要是沒有的話,你應該知道後果。」
「您放心,我拿性命擔保!」
對於眼前這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話,林川一頭霧水,他問道:「你們找**嘛?
我又不認識你們。」
他的話頓時引得四個人大笑起來。
「哈哈哈,這小子不會是個傻子吧?
還不清楚我們要幹什麼?」
「估計腦子有點問題!」
「這小子長的這麼俊,看的我都有點忍不住。」
「草!
拿了這筆錢去水雲間找女人不香嗎?
你竟然有這種癖好?」
幾個大漢已經在商量分贓的事情了,絲毫沒有將林川放在眼中。
畢竟在他們看來,林川這大腿還沒自己的胳膊粗,又被堵住了去路,還不是任由他們宰割嗎?
林川皺了皺眉頭,感覺有些不太愉快了。
這要是在清涼山上可沒有人敢攔着他的路,除了大師父,二師父和三師父他不敢動手,剩下的師父都不敢把他惹毛了。
真要把他惹毛了,說剃你眉毛頭髮你的眉毛頭髮就一定保不住的。
「你們到底想要幹嘛?」
林川忍着心中的不快問道。
為首的虎哥收斂了笑容,舌頭抵住臉頰轉了一圈,露出兇狠的樣子說道:「小子,還不夠明顯嗎?
識相的話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否則的話卸你一隻手!」
林川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噢,你們是來搶我的錢的吧?」
「但是我的錢是我師父給我的,不能給你們。」
虎哥冷笑一聲,揮了揮手,剩下的三個人一擁而上,一個抓住林川的手,一個按住林川的肩膀,另外一個揪着他的衣服,而虎哥則是伸手去拿他背上的包裹。
三個人按住林川,卻發現自己不能撼動他絲毫。
林川看着自己的道袍被扯出了一道口子,頓時神色一冷。
他這一次下山只帶了一件衣服,這下被扯壞了怎麼穿啊?
林川口中輕吐一個「臨!」
字。
頓時以林川為中心腳下出現了一個陰陽雙魚陣盤,陣盤的面積極大,覆蓋了方圓二十米之內的所有土地。
這個陰陽雙魚陣盤跟之前林川掛在蘇輕雪家門上的那個陣盤差不多,不過卻比前者複雜不少。
不光有天干地支,還有八門遁甲,風后奇門,武侯奇門,一環套一環,看上去非常的玄妙。
一道奪目的紫光從林川眼中迸發而出,腳下的陣盤也發出了奪目的光芒。
這突然出現的一幕直接讓四個劫匪愣住了,這奇異的一幕他們只在電視上面看見過。
現實生活中哪裡會有人打着打着腳下出來一個陣法還會發光啊。
林川周身微微一震,太極拳施展出來。
砰砰砰砰!
四聲沉悶的聲音響起。
下一瞬間,四個劫匪都雙眼暴突,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不停的乾嘔,一時間哀嚎不斷。
「我最討厭別人揪我衣服了,我就只有一套衣服,現在被你們弄壞了,我穿什麼!」
看着像是四隻蝦子一樣蜷縮着身子躺在地上的劫匪,林川臉上滿是不悅之色,他看了一眼自己衣領,發現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
他用手微微合攏了一下,根本就沒辦法遮住。
「可惡!」
「你賠我衣服!」
林川上前抓起那個剛剛揪着他衣服的大漢,狠狠的說道。
這名大漢差點就被嚇尿了,連忙舉起手:「賠賠賠,我這就賠!」
林川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看來這幾個人還是很講道理的,他放開了這名大漢,然會彎腰去撿掉在地上的包裹。
「去死吧!
雜種!」
趁着林川彎腰撿包裹,虎哥突然暴起從其地上爬起來暴喝一聲,掏出一把小刀直接捅向林川的脖子。
林川剛剛站起身,小刀就帶着兇悍的風聲刺了過來,他頭也沒回,抬手直接夾住了虎哥刺過來的小刀。
百分百空手接白刃!
林川身形一動不動,轉過頭看向一臉驚駭之色的虎哥,現在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怪物嗎?
「這...這不可能!」
虎哥顫抖着放開了手,後退了幾步,肉體凡胎怎麼可能用兩根手指夾住他用盡全力刺過來的小刀呢?
這又不是拍電視劇!
除非,他不是人!
是怪物!
「看來果然還是不能跟你們講道理,你們竟然偷襲!」
林川神色帶着怒意,手指夾着小刀一甩。
小刀頓時發出咻的一聲爆響直接撞在了一旁的樹上,連刀柄都沒入了樹身。
「怪物!!
怪物啊!!」
虎哥驚慌失措,全然不顧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手下,轉身逃跑。
林川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腳邊的小石頭,輕輕踢了一腳。
那顆小石頭便如同一顆子彈一般擊中了正在拚命狂奔的虎哥,不過好像擊中的位置有些噁心。
虎哥發出一道**的慘叫聲,直接倒在了地上,捂着**不停的吸着冷氣。
看到虎哥的慘狀,另外三人頓時心裏一緊,噗通一聲就給林川跪了下來。
「道長饒命!
道長饒命啊!
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您是天師下凡,還請道長饒我一命!」
「饒命?
放心,修道之人不會隨便殺生的。」
林川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這句話,如果被他吃掉的烤雞在天有靈的話一定會衝過來啄死他。
「謝道長饒命!
謝道長饒命!」
林川皺着眉頭說道:「不過師父們說了,苦非苦,樂非樂,執於一念,困於一念,你們不放下執念,那我就只能幫你們放下了。」
一聽這話,三人整張臉都垮了下來,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的兩條腿根本就不聽使喚。
「哎呀,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做呢,好想是要砍手還是砍腳來着?」
林川認真的說著。
「不要!!」
「不要啊!
饒了我吧!
求求你了!」
突然,一道清冽而又嚴肅的聲音從林川身後響起。
「住手!
你們在做什麼?!」

《天師下山:我只想退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