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炸!拉來結婚的新娘她不是人
甜炸!拉來結婚的新娘她不是人 連載中

甜炸!拉來結婚的新娘她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易路隨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明川 現代言情 苒苒

【雙潔!甜寵!輕靈異!】【不甜&不寵&不要錢!】人間一天,地府百年她死而復生,技能滿分,在地府招惹了一群小鬼,在人界被帥哥哥包圍,幸福指數一百往上↑六個哥哥圍着轉,首富丈夫寵上天,男女通吃緋聞不斷!某日,苒苒發現懷孕了:「孩子可能是啊飄!」傅明川:「那我就讓他做地府的主人」一雙兒女甜炸天,坑爹從不看天氣預報!苒苒不弱,明川很強!清^O^明CP!?展開

《甜炸!拉來結婚的新娘她不是人》章節試讀:

十分鐘後,蘇星苒換好衣服出門,今晚有點涼,她穿了一件長袖襯衫,襯衫下是一件長款寬鬆連衣裙,頭髮是隨意紮起來的,顯得慵懶風十足。

「你的手機。」蘇星苒把手機遞還給傅明川,在傅明川手碰到手機時,她接着道:「手機屏保不錯,你把原圖轉給我一張。」

因為傅明川的屏保,蘇星苒特意看了兩集熊出沒,彌補了一下缺失的童年。

「好。」

屏保是手機自帶的,他選了一張最合眼緣的,既然蘇星苒想要,他讓人做一張就可以,也不費事。

傅明川幫忙拉開副駕駛車門,蘇星苒說了句謝謝上車。

傅明川繞過去坐到駕駛室開車。

至於秦年,在幾分鐘前傅明川就把人趕走了。

雖然保鏢沒有明目張胆的跟着,但幾輛車是跟在後面的。

兩人選擇的地方是路邊攤,蘇星苒也不扭捏,她以前也沒少光顧這種地方。

燒烤攤人不多,其實是秦年提前安排人過來清過場,所有有危險的人物都不能靠近,畢竟傅明川剛被當街刺殺不久,加上傅明嚴突然到達京都,誰知道這個連跟了自己多年的司機都肯下死手,為了對付傅明川,甚至連自己的命都拿來賭博,這樣的瘋子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更不可思議的事情。

蘇星苒是肉食動物,燒烤攤內除了動物內臟其他的肉類她都要了一份,傅明川唯獨偏愛韭菜。

「聽說,韭菜壯陽。」蘇星苒來了一句。

「那我得多吃點。」傅明川莫名覺得**有點反應。

下一秒,燒烤攤內的所有韭菜串全被傅明川拿了。

蘇星苒:「……」

十多分鐘後,兩人桌上擺滿了盤子,每個盤子里的菜都不一樣,旁邊還放着兩箱冰鎮啤酒。

傅明川拿起一瓶啤酒,在桌邊輕輕一蹭,瓶蓋掉了,隨後他把酒瓶放在蘇星苒面前。

蘇星苒覺得有點口渴,拿起啤酒就喝了半瓶。

傅明川提醒道:「別喝太猛,慢慢喝。」

他身邊的女人,就沒一個能喝的,所以傅明川就把蘇星苒也定義為不能喝的。

「嗯。」蘇星苒應了聲。

兩人聊着一些有的沒的,忽然,蘇星苒耳邊響起任務指令。

「叮!任務:對傅明川說出我愛你。」

又來!

蘇星苒頭皮發麻,地府千里傳音的破音程度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等她獲得一千分好感值後,是不是就不用再受破音的千里傳音折磨了!

「我愛你。」

傅明川剛剛和蘇星苒對視上,蘇星苒就對他表白。

傅明川:「……」

他一口韭菜卡在喉嚨里還沒咽下去,沒法回應,等他咽下去後,蘇星苒拿起一瓶啤酒用一隻筷子扣在瓶蓋上打開。

「口渴。」蘇星苒往嘴裏灌啤酒。

莫名其妙,對上傅明川眼神時,她幹嘛想逃避?

再看蘇星苒微紅的臉頰以及身旁放着的三個空酒瓶,傅明川自己笑了,這丫頭估計是喝多了。

不過這丫頭就算沒喝多也說喜歡他。

有什麼奇怪的,喜歡他傅明川的女人多了去了,倒是眼前這個最為特別。

傅明川也說不上來自己心裏是什麼感受,只是覺得舒服。

在這世上,唯一給過他親情的妹妹在江城被害,從此後他的世界再無星光,卻突然又冒出來一個蘇星苒,讓他在心煩意亂時想找她出來喝酒。

在這一刻,傅明川不再關注蘇星苒是不是和封家有關係,他就是單純的想和她待在一起,聽她說話。

而蘇星苒一邊給自己灌酒,一邊吐槽地府工作人員整天給她下達的什麼命令,現在她又不需要依靠傅明川獲得靈力維持和身體融合的力量。

一頓燒烤,兩人喝了四箱啤酒。

蘇星苒喝得有點多,人靠在傅明川肩上閉上眼睛想休息一下,誰料直接睡著了。

傅明川想抱蘇星苒離開,可他手剛碰上蘇星苒的手臂,蘇星苒被人搶了。

傅明川眼裡的冷意四散開來,等他看清楚對方的臉時,頓時又冷靜下來。

沒錯,搶走蘇星苒的人是封家大哥封清沐,傅明川再看周圍他的保鏢,人都被控制住了。

封清沐和傅明川交情不錯,兩人還一起上過熱搜。

「也不怕上熱搜!」傅明川收起警惕心,笑着開口。

封清沐是娛樂圈中人,當紅流量小生,要是被人拍到大半夜抱着一個女人,明天的熱搜就已經預定了。

「和你都上過熱搜,我還怕其他熱搜嗎?」封清沐小心翼翼把蘇星苒抱起來,而後警告傅明川:「別想動我妹妹。」

妹妹?

封家哪裡有妹妹,誰知道封清沐搶走蘇星苒想做什麼,傅明川來不及細想,直接出手。

封清沐身邊的保鏢過來攔住傅明川,傅明川卻是個不要命的,反正就是怎麼不要命怎麼來。

封清沐估計沒想到傅明川如此激動,好意解釋一句:「我母親當年失蹤時,已經身懷六甲。」

言外之意,蘇星苒就是那個他們從未見過面的妹妹。

傅明川卻沒有停下手中反擊的動作。

眼看傅明川都殺紅了眼似的,封清沐道:「算了,讓他跟着。」

封清沐抱着蘇星苒上車,傅明川也跟着上車,他的眼神就沒移開過,時刻盯着蘇星苒,還時刻警惕封清沐會對蘇星苒做什麼不軌之事。

「真是我妹妹。」封清沐再道。

傅明川:「證據?」

封清沐:「嗯。」

封清沐直接把一張DNA對比報告遞給傅明川。

「知道你風流倜儻,但她不行。」封清沐加重了『風流』兩個字。

傅明川看完報告後,卻笑了。

「我其實是一個很老實的人。」傅明川慵懶的靠在座椅上。

封清沐點頭:「沒看出來。」

只要傅明川不碰苒苒,你老不老實關我屁事!

傅明川似笑非笑,「在前面停車吧,我今天有點累了,想回去早點休息。」

封家司機不聽傅明川的吩咐,直到封清沐點頭車子才停在路邊,傅明川下車後,傅家的車輛開上來,傅明川鑽進車裡,這一晚他高興得一晚上沒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傅家就到程家退婚了,還是由傅老爺子親自去退的婚。

傅家強勢,程家敢怒不敢言,只得把婚退了。

程韻哭了一天,程筱過來安慰:「別哭了,不就一個男人嘛,姐再給你找個更好的就行。」

「外面都說你看上了傅明川的新歡,你怎麼沒把人搶到手。」程韻哭着責怪。

《甜炸!拉來結婚的新娘她不是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