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土匪農女
土匪農女 連載中

土匪農女

來源:google 作者:葡萄雪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古熙 福鳶

前朝末年,皇帝昏庸無道,興建鹿台,造酒池,懸肉為林,百姓食不果腹,苦不堪言,有人佔山為王,又人圍村成寨,只為活下去而末世福鳶意外身死,穿越而來砍完喪屍,身死穿越,過了當了兩年寨主,日常帶了土匪是砍土匪的生活新朝建立,福鳶抓緊機會,帶着一村土匪從良後,又帶着村民們開荒種田創收,發家致富,隨便嬌養病驕男人的故事展開

《土匪農女》章節試讀:

福鳶全部的精神力都在他的腳上,只聽到他說話的聲音,卻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下意識安慰,「現在沒有止痛藥,實在痛你就喊出來,但是不能動」。

兩人的對話不在一個水平上。

古熙捏緊拳頭,咬牙切齒:「你……」

沒等他說完,福鳶感覺到腿部的細微抖動,「你乖一點」。

古熙:「……!!!」

這好色還兇巴巴的女人是把她當孩子哄了嗎!

真是豈有此理!

算了,他一個男人不跟她這種小女人計較。

完全忘記了自己有多噁心女人這個事情。

等,福鳶固定好石膏之後,抬頭看着睜開眼後就滿身刺的男人,此時安靜地看着她,眼中沒有任何情緒。

躺平了?還是心如死灰了?

福鳶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露出一個冰冷的微笑:「是不是發現我長得很好看?」

古熙轉頭,驕傲地「哼」了一聲,沒說話。

現在他腳踝處確實沒那麼痛了,而且身上也感覺火辣火辣的刺痛也好多了。

「你脫我衣服了?」

福鳶翻了個白眼,「你別一副我占你便宜的樣子好嗎,我那是給你檢查,上藥,你傷口都發炎了,再不處理,你得像成熟的果子一樣慢慢腐爛掉了」

古熙平靜問,「所以你看到了?」

福鳶鳶點頭,「恩」

等到她的答案,他忽然又感覺到噁心想吐的情緒。

福鳶忽然滿臉嫌棄道,「你臉蛋挺好看的,就是這身板實在是太瘦弱了點,我不喜歡這樣子的,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占你便宜了」。

她喜歡看着瘦實際上有腹肌的男人。

聽到她的話,他猛地轉頭,眼中滿是震驚。

福鳶才不管他是什麼情緒呢,把藥品整理好,又拿了消炎的葯直接塞進他嘴裏,把藥箱隨手一放,拖着有點疲憊的身子走了出去。

…….

古熙坐靠在床榻上,看着茶几上為他準備的白米粥,以及躺在他身旁秒睡的女人。

神色異常複雜。

半響之後,他才微微抬手,把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微微拉過,蓋在福鳶身上。

在他幫她蓋上被子的時候,福鳶嘴角微微一笑,進入了深度睡眠狀態。

福鳶本來不打算睡在這裡的,可是剛剛幫他清理包紮傷口很耗精力,她現在身體很是虛弱,強撐着給他端吃的已經到了極限,她已經沒有力氣再走出去了。

不過她不確定旁邊這個人有沒有危險,沒有徹底睡過去,對周圍還是有意識的,直到他給她蓋被子,她才放心下來。

「碰」,靜謐的房間里忽然傳來一聲悶響。

睡得正香的福鳶一下子從床上彈起,眼神冷冽地看着發出聲音的地方。

等她看清眼前的情況的時候,揉了揉睡的有點迷糊的眼睛,蹲下小身子,也不說話,就這麼看着地上的人。

一刻鐘過去了,地上的人沒反應。

兩刻鐘過去了,還是沒反應。

福鳶看着眼前裝死的男人,緩緩地伸出一根小手指,在他的側面上戳了戳。

男人沒反應。

福鳶開口了,「你是比較喜歡躺地上睡嗎?」。

地上的人還是沒有反應,眼睛死死閉着,福鳶能看到他眼皮地下的眼珠子在尷尬轉動着。

福鳶伸出小肉指,輕輕按住他整在轉動的眼珠子,用商量的語氣問,「要不以後你就打地鋪?」。

古熙猛地睜眼,惡狠狠地瞪着她,「我為什麼在地上?你自己不知道嗎?」

福鳶攤手:「關我什麼事?我不讓你睡床了嗎?」。

古熙不說話,殺氣騰騰地盯着她。

福鳶沉默,不知道她想起了什麼,目光一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伸出一隻小肉手,指了指自己,「我踢的?」。

古熙咬牙切齒,冷哼,就是不說話,被女人踢下床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福鳶看着他這個樣子,覺得八九不離十了,她睡覺有踢東西的習慣,她是知道的。

「不好意思啊,我不習慣別人睡我身邊」。

道歉的話語,理直氣壯的語氣。

古熙氣急了,「是我要躺你身邊的?」。

福鳶攤手,「要不你現在走?」

古熙:「……..!!!」

他要是能走早走了,誰願意待在這兇巴巴的女人身邊。

福鳶「嘖嘖 」兩聲,不再說什麼,伸出自己的一雙小手,一隻手伸到對方的脖子下,另外一隻手伸到對方的腿彎處

古熙還沒想明白她要幹什麼的時候,她已經微微用力站了起來,忽然的失重感,讓他的一隻手,下意識的勾她的脖子。

古熙:………

福鳶把他重新放在床榻上,打算去檢查他的打石膏的那條腿,無奈對方的手還勾着她的脖子,只能彎着腰,無奈道:「手,松一下」。

古熙回過神來,眼珠子轉了轉,勾住她脖子的手唰的一下移開,臉色一下子爆紅。

而福鳶已經低頭去檢查他的情況了。

古熙閉着眼睛,半響沒等來他以為的調戲聲,眼睛緩緩睜開,見福鳶神色專註地檢查着他腳踝的地方。

檢查沒什麼問題之後,福鳶抬頭很是嚴肅道,「你的傷很嚴重,需要卧床一個月,等你骨頭完全長好需要半年」。

「至於被切斷的腿筋,現在暫時沒有條件」。

古熙臉上的紅暈已經褪去,捏緊拳頭,眼睛緊緊盯她問,「你什麼意思?,我還有機會站起來?」

「現在沒有實現的條件」,相對他的緊張,福鳶的回答就很冷淡了。

古熙神色複雜,有狐疑,有警惕,有掙扎,曾經他以為他這輩子就這樣子了,可是現在忽然又有人給了他希望,他是不想相信的,不過最後他他還是滿懷期待地開口問,「我需要付出什麼?」。

福鳶重複道,「現在沒有實現的條件」。

古熙沉默下來了。

福鳶不管他,轉頭就往外走去,快到房門的時候,忽然轉頭問,「你要上廁所嗎?」

廁所?古熙沒聽懂。

「你要拉尿嗎?」

古熙:「…….你是個女人,說話能不能含蓄點」,他心剛剛升起的情緒就被她打斷了。

對於病人福鳶都很大度了,再次問,「那你需要嗎?」。

對於她的沒臉沒皮,古熙惡狠狠道,「要」。

福鳶點頭,「哦」的一聲剛要轉身,忽然又停頓了一下,歪着腦袋問,「你叫什麼名字?」。

男人沒有猶豫,直接回答,「古熙」。

「福鳶。」

福鳶也報了自己的名字,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土匪農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