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兔子的苟生
兔子的苟生 連載中

兔子的苟生

來源:google 作者:感嘆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兔子 兔芊言 古代言情

孕育了九億年的「鐵」蛋,終於破殼出生!居然只是一隻巴掌大小的兔子?兔子就兔子吧,苟下去行不行?答案自然是不行的!那沒策了,我不是兔子,我是苟……展開

《兔子的苟生》章節試讀:

「下去就下去,打一架,誰贏歸誰的!別人怕你,我朱炎就是不怕你!來!」

朱炎也不是吃素的,被白天如此挑釁自是不服,連說話都不再結巴了。

他說完,當先驅駛着飛行法器,往着地面降落。

白天一見,冷哼一聲,同樣驅駛着飛行法器,往地面降落,今天,他是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朱炎了。

於是,這麼一番操作之後,本被四面包圍的兔子,南面與西面同時不攻自破,已無人阻擋。

「溜!」

兔子一樂,停下爭論,差點笑出聲來。

她急忙驅駛着飛行法器,在空中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朝着北極之地疾射而去。

「不好!讓她溜了!」

後面,反應過來的矮小男孩,玄鐵子急忙驅駛飛行法器追去,卻被喊停下來。

「玄鐵子回來!」

是青竹的聲音,玄鐵子剎住飛行器,靠近青竹,青竹還在玩弄她那細長腥紅的指甲。

玄鐵子道:「為啥?」

青竹道:「那個女孩不簡單,你少惹,還有,她身邊的珠形法器,我好像在哪見過?」

「熟人?」

「不是熟人,是一本書上。」

「書上?」

「不重要了,咱們看看那兩個人去。」

說著,她驅動飛行法器,往着地面降落,嘴上勾起一抹冷笑,然後問向玄鐵子,「玄鐵子,聽過一個故事嗎?」

玄鐵子也跟着往地面降落,同時好奇問道:「什麼故事?」

「從前有兩個兄弟都是獵手,一天出門打獵,兄弟倆正瞧見空中飛來一隻大雁。

老大正要準備射擊,卻被老二阻止,說大雁是他的不許射,然後兩人開始爭吵,最後,吵了大概一柱香的時間,才決定兩人一人一半……」

……

「他們沒有追來!甚好!」

北極之地,斧靈珠一直在觀察周圍狀況,提防着再一次被包圍。

「那我減下速度,太快我都有些想吐了。」

飛行法器慢了下來,心上緊繃的弦也是鬆開,兔子有種劫後餘生的喜悅。

緩了緩,兔子道:「小珠,打劫的都是這樣子好玩嗎?

就是打着打着,就內部矛盾了,然後直接狗咬狗,最後連獵物都不管不顧的么?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所以,遇事的時候,慌不得要冷靜,不然就是笑話了。」

「嗯嗯!」

飛行法器繼續飛行,目標中心位置穹極之淵。

這時,兔子有些飢餓,拿來水清洗了一根胡蘿蔔,躺在了飛行器上,邊啃着胡蘿蔔,邊打量起這北極景象。

斧靈珠當起了駕駛員,雖然沒有手腳,但是同為器類,它只要將自己的珠身意識,賦予到飛行法器之上。

動念間,就可以直接改變飛行法器的速度,以及方向的運行軌跡。

雪白的世界銀妝萬里,身處其間,彷彿一切都靜止了下來。

空間時間都沒有變化,景色一直如是,時間一直如是,黑夜與白晝彷彿並不存在。

「多久到穹極淵啊,我怎麼感覺一直在原地打轉呢?連時間都消失了。」

兔子懶懶地躺平在坐椅上,四周寒風如刃,宛如一柄柄鋼刀,狠狠摩擦着法器表面,發出咔嚓咔嚓的切割聲。

但是法器上,覆有一層厚厚的保護罩,不僅隔絕了外界的攻擊,也阻擋了寒氣的入侵。

只是……

還是有些冷……

冷得兔子連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所以,它想快點到達穹極之淵,快點變成人,快點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

「快了快了,我已經感知到至尊主人的氣息了,馬上就到了。」

「至尊主人?什麼至尊主人?」

兔子眨巴着眼睛,突然咬住了這四個字眼。

斧靈珠一怔,有些錯愕,這兔子這麼抓字眼的呢?

是告訴它還是不告訴它?

畢竟以兔子現在的情況,很多東西很多事情,都還不到說明的時候。

那樣,只會惹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滅頂之災。

「快說快說!」

兔子催促起來,它本來想直接感應結果的,但是失敗了。

斧靈珠無奈,想了想解釋道:「其實就是一個人。」

「很厲害嗎?」

「嗯。」

「所以,這次我們要去找的就是他,對不對?」

斧靈珠點頭,「噢噢!」兔子明悟。

「到了。」

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那坑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重物,從天砸落。

然後帶動巨大的衝擊波,與地面發生猛烈的碰撞而形成的。

且深坑深不見底,四周覆滿了厚厚冰雪,一眼探入洞中,神魂淪陷。

猶似有一巨大吸盤,如旋渦般時刻吞噬着外界,只要靠近,無論何物統統吸入。

斧靈珠將飛行法器降落地面,從中走了出來。

兔子畏懼寒冷,有些猶猶豫豫不肯下來。

斧靈珠勸道:「這就是穹極淵了,冷是冷了些。

但你只要化成人類,開啟了修玄之路,未來就是比這冷上千百倍,你也會毫無冷意。

所以出來吧,好的開始從這裡出發,沖吧,小兔子!」

「不要!」兔子抗議。

轉念一想,又道:「除非……有個仙女姐姐送我毛絨大衣。」

斧靈珠:「……」

它是直接無語的,只見那滿臉的黑線,有一種直想打人的衝動,但是,那兔子大大的眼睛,卻又滿是期待之色。

只得心中一軟,柔聲道:「北極之地鳥都不肯拉屎的地方,哪裡有什麼仙女姐姐,送你衣服?」

「那你變一個嘛!漂亮的球球衣服,送我。」

兔子眨巴着她那雙既純潔又可愛的大眼睛,一副可憐兮兮地樣子,只叫人愛憐不已,哪裡還能忍心拒絕。

於是,「好,你說的。」

斧靈珠說完目光突然一冷,一個閃爍衝出十丈之遠,然後躍到一塊冰石之上。

「丫頭,偷聽了這麼久,是不是該表示表示?」

原來,這塊冰石之後,居然藏着一個人,是一個女孩。

年齡應該沒有十歲的樣子,但卻比兔子明顯要大上不少。

她纖細妖嬈的身材,傾世絕美的容顏,這是個美人胚子,長大後,也絕對是個傾國傾城的妖姬存在。

《兔子的苟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