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妃跑了以後攝政王他瘋了
王妃跑了以後攝政王他瘋了 連載中

王妃跑了以後攝政王他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九分零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楚 李昭明

【追妻火葬場】寧楚與李昭明成婚三年,雖說不上多麼情深,但也算是還過得去,夫君冷淡了一點,對她倒也不算差,原以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誰知一朝被人陷害,孩子沒了,夫家也將她休棄原本就打算窩在家一輩子,偏偏又攪進了奪位謀逆的風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外敵入侵,身世謎題,被陷害的真相,在一步步的成長中找到自我……展開

《王妃跑了以後攝政王他瘋了》章節試讀:

第五章

「咦,人呢?」連高義進來就着外面的微弱的月色四處張望,殿內空空如也,突然背後一股強勁的風掃過,後腦勺一痛,他就沒了知覺。

寧楚看着手裡的燭台,幸好她急中生智,趕緊找到一個未燃燈的燭台,連鞋都敢沒穿便下了床,躡手躡腳走到門後面,藉著陰影藏着,連高義此時正在興奮之際,顧不上觀察四周,肯定會先找她,她沒猶豫直接往他腦袋上一砸。

幸而這座宮殿周遭荒蕪,樹影很好地掩蓋了她的身形,不然還不待靠近門後,連高義就能發現她。

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人,覺得着實可恨。

賊心不死,還想出這等骯髒的手段,上前狠狠踹了兩腳,寧楚方出門去。

連高義一個草包,色膽包天但一個人也做不出這種事,必是有人攛掇,十有八九跟寧惜脫不了干係。

知道連高義對她有意的,只有寧家人和連家人。

連萱彤縱使看她再不順眼,也不會蠢到在今晚的晚宴上動手,這個她還拎得清,只有寧惜這個被寵壞了的妹妹,從來都無甚分寸。

況且,寧國公府的嫡長女,就算二嫁,也沒有嫁給連高義那個紈絝子弟的道理,這等事繼母還能犯糊塗,這個國公夫人她也是白當了。

走出這個側殿,才發現這個地方陌生得緊,畫燭也不知道被弄到哪兒去了。

萬籟俱寂,方才還嫌棄長盛殿上的熱鬧,如今卻突然開始想念那個有人氣兒的地方了。

輕嘆了口氣,寧楚開始摸索着,往一個方向走去,雖然不知道通往哪裡,但是在哪都比在這個鬼地方安全,誰知道連高義和寧惜還有什麼後招等着她。

月光把人影拉得長長的,安靜的環境里,什麼聲音都顯得十分突出,隱隱約約從前方的宮殿傳來絲絲響動,寧楚心裏一哆嗦,雖說覺得鬼神之論是無稽之談,但是這種環境下顯得十分可怖。

正欲加快腳步,模模糊糊間,突然好似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寂靜的夜晚,人聲也越發清晰。

「昭明,我是真的愛你。」聽到這個聲音,寧楚心裏大驚,聲音的主人竟是當今最受寵的蕭貴妃。

「哦?貴妃娘娘愛的是權勢,還是我?」

顯而易見的,和蕭盈對話的另外一個人是她的前夫,李昭明。

不是沒有察覺,蕭盈喜歡李昭明,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時候她和李昭明還未成婚,蕭盈也還沒有嫁給皇上,難不成嫁入皇家之後,她還沒有死心?

生怕打擾裡邊的人,連呼吸都變得慎之又慎。

「你,你怎的如此說,我對你怎麼樣,我不信你沒有感覺,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先前託人給你傳的信兒,王爺可考慮好了?只要王爺答應我的條件,我們聯手,必可以讓你名正言順,榮登大寶。」

「樣貌家世才華,我哪一樣不如寧楚,她甚至背叛了你,而我永遠不會。」

寧楚的手猛地收緊,那天晚上,蕭盈也在,可是蕭盈事後還來假惺惺安慰自己,說相信自己的為人,沒想到,她居然背後竟如此。

李昭明急着要把她休棄,甚至不惜讓她墮胎,還作出深情的樣子,就是為了給蕭盈騰位置嗎?

不怪寧楚這麼想他,她比誰都知道李昭明的性子,幼時被送進京作為質子,在宮中受盡欺凌,關於身世的流言蜚語,經歷這種種遭遇,李昭明根本不能算是良善之輩,甚至性格十分多疑。

當今皇上體弱,累得蕭盈唯一的兒子,李睿廣,生來便患有心疾,久尋良方仍然不愈,這皇位,李昭明早有問鼎的決心。

只是自己和李昭明夫妻三年,即便當初是一紙婚約將彼此拴在一起,共處三年到底也應該生出了感情。

她也是真的想跟他白頭始終。

只是她似乎是低估了他無情的程度,更加高估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對話還在繼續,「皇上的身體根本就沒有好轉,反而每況愈下,你和我合作,是最快且省力氣的法子。」

「端看肅王,有沒有這個決心,江山美人,一同收入囊中了。」

裏面的蕭盈媚眼如絲,看着對面的男人。

她不信他會拒絕,這筆帳,怎麼算,他李昭明都不虧。

寧楚不想再聽下去,只覺得荒唐。

失魂落魄想要離開,誰知今日所穿衣物繁雜,竟然鉤住了窗!

「吱呀。」那窗戶本來就沒栓住,被衣物一勾,發出了突兀的聲響!

寧楚什麼也顧不得,抓起裙擺就跑。此等謀逆大罪,若是被他們知道自己聽到了,定是要殺人滅口的。

窗戶響時,裡頭的自薦枕席已經走到了脫衣裳這一步,窗戶響的那一刻,李昭明迅速反應過來,他追出來只看到了寧楚的背影。

「是誰?」後面的蕭盈穿好衣物也跟着出來了。

「沒有看到。」鬼使神差地,他不想讓蕭盈知道方才是寧楚在外頭,蕭盈若是知道,難保不殺她滅口。

「你尋個時間快去宴席吧,這件事,我還需些時日才能答覆你。」

說完,李昭明便匆匆走了。

蕭盈眯起眼睛,方才在門外偷聽的人,他真的不認識么?為何最後他像是要着急要找什麼人似的?

這廂寧楚還在沒命地往前跑,她壓根不辨方向,只一個勁沖。

也許是奔跑使得藥物又開始起作用,又或者是因為方才聽他們講話太過入神,沒有注意到之前那股燥熱,總之現下身子又開始不適,且與之前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心中也越發煩躁。

一不留神,忽地好似撞上了什麼人的胸膛,寧楚心中一驚,莫不是那兩人追了上來。

抱着視死如歸的決心,抬頭一看,是李昭明。

這還是兩個人三個月以來第一次見面。

眼下這場景倒是尷尬得很,他難道是來滅口的?

更糟糕的是,似乎是被藥物影響,見到李昭明之後,心底生出了一些難言的渴望,連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等了一會,見李昭明還是固自沉默,既沒有要開口,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耐不住藥物影響,她實在是怕自己會做出什麼不得體的事情,便想要繞過他離開。

「你怎麼了?」李昭明終於開口了。

「不……不關你的事。」努力維持着自己語氣的平常,不想透露出一絲馬腳。

但是對於李昭明來說,要看出她的異常實在是太過容易的事了。

習武之人本就耳聰目明,她的不對勁一眼就能看出來,臉色泛着不正常的紅,呼吸濃重。

《王妃跑了以後攝政王他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