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萬曆經紀人
萬曆經紀人 連載中

萬曆經紀人

來源:google 作者:松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秀二 秀大

這是一個腹黑工科男和一個愛錢如命的皇帝的故事21世紀剛剛畢業的工科生,在參觀萬曆皇帝陵寢時,被陵墓上方龍頭攝魂來到萬曆十五年,這個平凡、平淡的年份,是社會大變局的開始、是大明國力從巔峰一瀉千里的開始生在京師市井之家,回,回不去,死,死不了既然這樣,那就瞎折騰吧…………展開

《萬曆經紀人》章節試讀:

秀二一直想不通的問題,其實在解戶這些苦主身上。

但是對這三人來說,關鍵點卻在皇親國戚。

還是眼界不同的原因,非常可悲的理由。

解戶主動出賣自己的女兒,讓他們去死,極有可能只是換來『後半生不被扣剝』,冷血無情的交易。

秀二說完以後,就獨自一人在吃班世烈帶回來的麵餅。

這次連刑良都閉嘴了。

炭盆中烤的金黃,麥香味讓人食慾大增。

「二哥認為該怎麼做?沒有翻案的確鑿證據,我們毫無辦法。就算報到千戶所,大人們也不會多看一眼。」

「水兄,這裏面唯一的苦主,是長公主和駙馬都尉,我們得製造機會,讓他知道,他掏錢,不是給自己兒子洗本來就不存在的罪名,而是在補內庫的虧空。」

「所以,倉庫大使,知道很多內幕,引發血案,才能全身而退,他是最薄弱的環節,也是線頭的中心。」

秀二不禁大讚,說這話的,不是水旌辰,是班世烈。

二秀幫沒有蠢人,天天在錦衣衛,父輩也是錦衣衛,物質上什麼都缺,腦子裡不缺邏輯思維。

就算是刑良,性格毛躁,做事很有一套的,市井小聰明一點都不缺。

「我們既要讓長公主掌握證據鬧着重審,又要讓錦衣衛參合進來,還要讓主官們想到我們,太難了。」

外面噔噔噔的上樓聲,四人瞬間收起沉重的神情。

推開門,是秀大和明哲鉦。

大罵一聲,恢復了哭喪的表情。

秀大興高采烈,「秀二,一錢銀子請了個良媒,上門一頓誇,宋老闆知道旌辰,立刻就同意了,彩禮五十兩,屬實有點貴,還沒有嫁妝,明日讓媒人再談談。」

「沒關係,姓宋的知道兄弟們會幫水兄,獅子大開口而已。咱也不用講價了,直接給,唬住狗日的。」

水旌辰大紅臉,「二哥,這,這怎好意思,都是兄弟們的錢。」

搖搖手指,讓兩人坐下,「水兄,我們成功了,大家都大富大貴,不成功,還是死水一灘,銀子是身外之物,不應該成為你我兄弟的芥蒂。」

被兩人打斷了之前的談話,班世烈給兩人簡單補充了一下。

明哲鉦是巡街校尉,更雞賊,立刻就說,「那我們還是得盯緊姓辛的,他一定知道很多秘密。」

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激動。

「關鍵在倉庫大使和長公主身上,第一步,不是激活他們,而是留後手。水兄,這兩天你到文書處把有關這件案子的坐探記錄,勾畫一點問題,不要高談闊論,就說案子的細節。比如,女孩都是穿的破爛單衫,解戶怎麼一口認定是他們女兒。還有,仵作的驗屍記錄,死亡痕迹,都是含糊其詞。」

「然後報給經歷司存檔,等案子有了新情況。主官查驗,了解水某早就發現問題,自然會把我們提溜出來詢問!?」

「是這樣!」

「那倉庫大使呢?」

「我也不知道啊,三天後不是連着我們的人巡夜嗎,到時候看看情況再說。或者你們有什麼好主意?」

秀二與水旌辰談完,幾人連連搖頭,一般不動腦子的刑良卻說道,「二哥,倉庫大使為了補虧空,利用解戶賣女兒,他應該是操作人吧?大理寺、刑部、其他主官,都在順勢而為。」

「差不多是這樣吧。」

「這事絕對不是姓辛的一人乾的呀。」

「怎麼說?」

「具體的我跟您一樣,沒頭緒,但大人物很難接觸的,不如我們從解戶身上想想辦法。」

刑良說完,眼睛一亮,雙手一拍,繼續補充,「沒錯,這事得找水甲丁,這小子鬼主意多,如果真是二哥這麼分析的,那解戶一定喪盡天良。他們內心惶恐,才不斷說辛大使的好話。」

幾人連連點頭,這人性分析的透徹,秀二一拍板,「那就去找,我們兩路並行,刑良和甲丁在解戶身上想辦法,可以花錢。我們去摸摸辛大使家裡。」

「好!」

沒有人怕事,或者怕死。

這麼危險的活,在報效皇恩的偉大思想光輝下,親軍的小嘍啰『愉快』地決定了。

皇恩是什麼?

老子也不知道,大概是沒餓死還有機會發騷。

……

秀二忙完了發俸,每天無所事事,關於這件案子的坐探記錄很多。

水旌辰專門到文書公房補,有點扎眼,自己只好給帶出去。

在安全屋或者刑良家裡加緊補辦。

這是個腦力活,既要發現問題,還要達不到上奏的標準。

說白了,就是讓上官一看,就知道自己的坐探,揣着明白裝糊塗。

字跡與原本不匹配,倒是正常,很多坐探的記錄都是後來補充的,這是常規操作。

兩天後,秀二叫了兩個幫閑,楚仕興和班世烈。

文書的交接,時間和內容都不固定,裴長宇也不多過問,看了看上報的清單,簽了個條子。

三人就到了千戶所經歷司。

經歷司這種高級輔助,是從七品衛所『文官』,錦衣衛千戶所獨有。而其他衛所在衛指揮使下面才有『後勤屬官』。

錦衣衛龐大的組織結構,說是正式工五六千,實際人數有十倍,五六萬人。一個衛的兵力快趕上一個邊鎮了,經歷司自然下沉到千戶所。

「剛發完俸祿,你小子來做什麼?」

老文書是東城百戶所的,不知道怎麼巴結上了千戶梁慎,做了這個權力最大的屬官。

秀二低頭哈腰的媚笑,自顧自坐到公桌旁邊,「張叔,我是來送坐探記錄的,我看他們勾勾畫畫的,送您這兒保險。」

「勾勾畫畫?有問題老裴應該直接上報千戶大人。」

「不,不是有問題,錦衣衛又不多管閑事,都是都察院和大理寺審案經過,總覺得放您這兒好一點。」

秀二邊說,邊把老文書半涼的茶水倒了。掏出一個紙包,裏面有剛買的二兩茶葉,重新沖了一杯熱水,順勢把剩下的茶葉也放到了桌頭。

老頭大大方方捧着紙包聞了聞,雙目含笑,「還是你小子孝順。」

看了一眼秀二遞上來的檔案清單,一秒都沒多想,簽字,蓋戳,「好了,交到甲字庫,滾吧,老夫沒錢請你吃飯。」

《萬曆經紀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