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薇人與歸
薇人與歸 連載中

薇人與歸

來源:google 作者:唱晚之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幼薇 赫連星爍

本該在父母呵護下無憂無慮的沈幼薇卻在自己醫術大成的那一日收到了母親去世的噩耗可悲可嘆,她一手精妙絕倫的醫術卻沒能救得了自己敬愛的阿母下毒害阿母之人究竟是誰,背後的陰謀一層一層的浮出水面沈樂之滿腔恨意,只想為阿母報仇,若是老天無眼,那她就幫老天開開眼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醫的了世人,也殺的了仇人,她隻身一人,卻神擋殺神,佛擋屠佛可誰料,半路殺出來了個尊貴無雙的華曄世子,不但不阻攔她反而為她善後好了一切,他護她寵她,卻從不言及愛她直到一天她徹底按耐不住,攔住世子問這是為哪般,才聽世子寵溺開口:「幼薇,你可知卿卿我心?」展開

《薇人與歸》章節試讀:

大乾虛明山上的國寺萬佛寺中,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女正跪坐在一尊佛像前虔誠的祈禱着什麼,少女緩緩抬頭,露出了一張輕靈之氣的稚嫩臉龐,雖然年紀還小,卻隱約可見容貌絕色傾城,氣質出塵不染,真真是國色清清,蘭味馨馨的玉人。縱使少女額間一抹愁容,也無法讓人忽視她的美麗。

「小姐,咱們出來有一個時辰了,還是快些回去吧,晚了老爺該擔心了。」少女身旁一個身着翠綠色衣裙的丫鬟湊過來小聲提醒着,滿臉都是擔憂和心疼,發生了這種無妄之災,小姐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這位少女便是護國公府的嫡幼女,沈幼薇,寓意她像薔薇花一樣美麗新鮮,馥郁芳香,也能像花一樣綻放出燦爛的人生。

一個名字便能體現護國公對這個幺女是怎樣的寵愛,恨不得將這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她,可就是這樣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小姐,在半個月前,她的生母,陌玉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林錦嫿突染惡疾,藥石無醫仙去了。

沈幼薇聞言輕輕嘆了口氣:「走吧,咱們回府。」自從母親去世後,她的長兄就自請去了邊關鎮守,她的父親一瞬間也恍若蒼老了十歲不止,誰人不知阿父和阿母青梅竹馬,琴瑟和鳴,是令人羨慕的一對佳偶,阿母故去,阿父成日以淚洗面。

阿母出事彌留之際,國公府的小廝緊趕慢趕的跑去了陌玉侯府傳口信,侯府眾人得到這個消息後,他們如同晴天霹靂,幾位至親當場便癱坐在地,可奈何即便他們快馬加鞭趕來國公府,阿母也已經支撐不住,永遠的去了。

他們在看到阿母的屍身後更是如同被抽走了魂魄,陌玉侯府怎麼也無法相信,那樣寵着疼着的女兒和小妹,竟是連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就這樣天人永隔了。

沈幼薇又何嘗不是,沒能見到阿母的最後一面。

她看着外祖父外祖母,舅舅舅母們,表哥表姐們在阿母的靈前失聲痛哭,尤其是外祖父外祖母,甚至哭暈了好幾次,表哥表姐們擔心她,硬是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邊,待到阿母過完了頭七之日才回了候府。

此情此景,她心如刀絞,卻無力回天。

可她卻知道,阿母並非是天災,而是人禍。

沈幼薇今年年芳十二,從自己記事起便跟着名震四國的神醫藥聖子學習本事,雲遊四海,這倒也不是護國公用強權威脅葯聖子逼他收自己為徒,而是葯聖子對她一見如故,死乞白賴非得帶走她,為此國公爺和自己的祖父祖母一直就對葯聖子心裏有怨,覺得他搶走了他們的掌上明珠,只有阿母覺得女子應當學一門本事以在這世上立足,且葯聖子不但醫術精湛,更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毒術,故而勸得國公爺一眾人同意了沈幼薇成為葯聖的徒弟。

顛簸的馬車上,沈幼薇疲憊不堪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在收到阿父的來信後,她和師傅馬不停蹄的就往帝都趕,誰成想造化弄人,他們還是晚了一步,待她和師傅趕回家後,國公夫人已經撒手人寰了。

「我若是再快一步,阿母都不會被這毒生生奪去性命。」沈幼薇的聲音帶着點點哭腔,阿母根本就不是什麼惡疾!而是被人下了毒,阿母身子一直壯健,且不論是侯府還是國公府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怎麼可能會突發惡疾,她根本就不相信這種說法,料定阿母的死絕對另有隱情,於是在輪到自己守夜的時候和師傅一起悄悄又給阿母驗了一次屍,雖是大不敬,可她絕對不允許阿母含冤而死。

結果師傅稍一探脈便知道了,這是毒,還是極其罕見的西域蠱毒,可見下毒之人之陰狠。

沈幼薇握緊了拳頭,她已經告訴了師傅讓他暫且瞞下阿母中毒之事,如今阿父他們已經經不起打擊了,而且下毒之人還未浮出水面,這個時候萬萬不能打草驚蛇。如今只有韜光養晦,她相信她總有一天能抓住這個人的狐狸尾巴。

葯聖子得知真相後也感慨萬分,明明女兒已經可以學成出師,可這夫人居然如此福薄,有了個醫毒雙絕的女兒,卻沒能救得了她自己。於是葯聖子就讓沈幼薇安心待在府里處理家事,並給她留了自己的雪鷹,告訴她有什麼就讓雪鷹送信,他自會前來。

西域蠱毒,可不是尋常人家能用得上的,這中間莫非還有那皇宮中人的參與?想到這裡,沈幼薇冷笑一聲,不論是誰,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她與師傅行走江湖這麼些年,早已養成了敢愛敢恨的性子,誰若給她找不痛快,欺她家人,她必百倍奉還。

《薇人與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