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偽色穿越
偽色穿越 連載中

偽色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KC3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九冷 奇幻玄幻 瓦飛

重生在地球的「半神族」瓦飛和九冷,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兩人碰巧在追蹤同一起神秘失蹤案結果兩人在這一次偶然的碰撞中,竟陰差陽錯的穿越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展開

《偽色穿越》章節試讀:

剛解決完那群欺凌者之後,我接着趕往半計小區的事發現場。

果然不出我所料,事發樓頂的天台地面上正插着一把發光的劍,天台地面上的裂痕應該也是光劍的巨大衝擊所導致的。

而且看樣子,已經有四名全副武裝的特警和一名身穿黑西服的不明身份**暫時把現場給封鎖了,不知道好奇心有沒有使他們去亂動那把不詳的光劍......

這時候的腦海里閃過一堆電影小說的劇情...正常情況下,如果按照劇本走的話,接下來的情節是不是會輪到反派登場了?

望着下面那把發光的劍,不安的心情直涌心頭...

多想無益,還是先到找個隱蔽性的地方再仔細觀察吧。

在飛往那邊的過程中,心裏剛想着去B棟樓後邊的A棟天台觀望現場來着,因為A棟的樓層比B棟高出5層,擁有觀察B棟樓頂的絕佳視野,但隱蔽性的話......上面似乎已經滿員了。

A棟天台上的「吃瓜」群眾數量甚比演唱會下的觀眾席,都是一些穿着背心涼鞋或睡衣的大人小孩,然後三五成群的站在欄杆牆那兒拿着手機形成一排。

兩邊樓相隔的距離差不多50米左右,在另一邊樓頂的**似乎也拿他們沒辦法的樣子,只能無奈地用閃光燈示意一下,讓對面天台欄杆上站一排的「吃瓜」群眾趕緊回去睡覺。

過了一會,好像上來了兩名**把他們驅趕了下去,應該是怕光劍的事情被「吃瓜」群眾曝光到網絡上面去,網絡的弊端也一下子被顯得琳離盡致。

本來還想着飛過去A棟天台那邊,這一下子把我給整懵了。

雖說我飄浮在半計小區上方一千多米左右的高空也可以觀察到現場,但如果發生什麼特殊情況,以我目前人類形態的速度下,第一時間也未必能瞬移得過去。

正在空中煩惱該去哪兒窺探窺探B棟天台的時候,腳下的半計小區那塊區域突然起了黑霧......

看到這如同「道具組」般掐好時機放出的黑霧團,我並沒有感到驚訝,反倒是讓剛剛內心裏的不安「踏實」了不少。

雖然黑霧出現的時機並沒有讓我感到意外,但是這樣的經典劇情走向總是讓我聯想到一些電影情節,比如那把發光的劍要是交到敵人那邊,就會威脅到地球的和平之類的。

破壞力非同尋常的發光劍,以及憑空冒出的黑霧團,危險正在逼近。

黑霧的擴張,使得腳下那塊小區區域的視野越來越模糊,趁黑霧覆蓋小區之前,我往B棟天台的位置俯衝了下去。

「砰!!!」

超人式的落地,是我目前可以最快證明自己特殊身份的有力證據。

面對我如此誇張的出場,在場的**至少會給我說話的「籌碼」。

「不許動!!!」

即使是面對非人類般的出場,在場特警們也是毫不遜色地吼出了強韌有力的聲音,並且用最快的反應速度架槍對準我臉上的面具和胸口位置。

可能是我剛剛落地的壓迫感還沒消失,雖然那名全身穿黑色西服的**也在拿手槍對着我,不過他好像還處於驚愕中的狀態。

也正常,因為這已經不屬於是常人能理解的範疇內了。

為了打破現在有點僵持的局面,我面向穿西服的**,給他示意了一下看上面的頭勢,便解釋道:「先別緊張,看到頭上的黑霧沒?我是來幫忙的,**同志。」

可能是稍微帶點無奈的語氣,**們對我的敵意減少了些許。

與其說是語氣,倒不如說是因為我那一口流利的本地母語吧,畢竟我也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聽我講完後的黑西裝**,用質疑的眼睛往空中瞄了一眼,隨後又猛地抬頭看上方,看樣子應該是察覺到異常之處了。

「關於上方突然出現的黑霧,我目前也是一頭霧水。」

「還有,我是感應到這邊有一股巨大的不明能量才過來的。」

我繼續向他們說道,雖然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現狀就是了。

......身穿黑西裝的**抬頭驚愕地看完天空後又把頭望向我,楞了幾秒後向我示意問道:「那你怎麼證明你不是我們的敵人?」

「我來幫他證明,**先生~」

正當我尋思咋回答黑西裝**的問題時,耳邊突然傳來一句嫵媚的聲音。

這個含有魔力傳播的聲音是從後面的A棟天台發出的,隨着黑霧慢慢散開,在A棟天台小閣樓上漸漸顯出一大一小的身影。

黑霧基本散開了,朦朧的月光加上**的手電筒照明下,是一個身穿奇異服飾搭配斗篷的紫發女人出現在我和**們的眼前。

模特般的身材、挺直的鼻子、玫瑰紅的嘴唇、紫紅下的瞳孔散發出了暗淡的光。

雖然她的眼神冷淡的如同兩隻深不可測的古潭,但杏子般的大眼睛,彷彿燃燒着盪動的火焰,發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在她旁邊那頭碩大身影下的生物,像是從克蘇魯神話裏面跑出來的一樣。

它長着一個像八爪魚似的有眾多觸鬚的腦袋,身體像是覆著鱗片的膠狀物。

唯一不同的就是腦袋中間好像鑲嵌了一顆類似於能量球的球形寶珠,寶珠內部如火焰般燃燒及流動的血一樣的光彩四射的顏色。

SAN值大危機了屬於是,這下巴比Q了,要直接拿着光劍跑路嗎?

可現在眼下含有戰力單位的就我一個,要是我跑路導致**和無辜居民受傷的話......還是算了。

但目前光是那頭小閣樓大的「進口」克蘇魯生物就已經足夠讓人反胃了,再加上那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我內心裏極力吐槽着眼前的各種畫面。

「喂!那邊的兩位coser(是指對動漫或遊戲角色的真人扮演),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啊!?漫展都關門啦!」

我調侃地向那個紫發女人說道。

看了很多超級英雄電影劇情,這句話我早就想跟現實里的反派吐槽一次了,不過一直沒機會,直到剛剛為止。

「噗......」

嗯?剛剛我背後是不是有人發出了憋笑聲?可能是錯覺吧。

「呵,你這個人類還挺有意思的,如果不是任務在身,我說不定會和你喝上一杯呢。」

她的眉頭間突然間緊湊了一下,眼神也逐漸變得犀利起來。

只見她說完後的下一秒就抬起右手指向我這邊,她身旁那頭克蘇魯般的怪物也隨即消失......

「唰!!!」

一瞬間,數十條觸手往我臉上懟了過來,速度極快。

但是在這一剎那,因為身體在暗能量與魔法的加持下,所以我的神經反應跟動作更快,周圍的時間彷彿也因此而被放慢了數千倍一般。

趁着這個間隙,我一瞬間手刃斬斷了所有觸手,然後反手再使出我自創的「空間吞噬牢籠」魔法鎖住它。

「嘶嘶——哐——嗡」

隨着我右手五指的用力併攏下,這頭剛出場不久的克蘇魯狀怪物,被我的「空間吞噬牢籠」鎖定下給「吞噬」了。

如果我在不觸手攻擊到人類之前把它「卸」了,不然以眼前這個進口生物的觸手攻擊速度,對於人類目前的反應速度來看,可能早已被觸手拍死了都不一定能發覺過來。

這一波技能下來,似乎有點傷神,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邊世界重生之後的身體所使用的相當於大招的招數。

剛「辦」完克蘇魯狀的怪物後,剛剛還在A棟小閣樓觀戰的紫發女人消失了......

「在你身後!小心!」在我身後處的**突然大聲喊道。

「**啪......」忽然間,衝鋒槍巨大的啪啪聲伴隨着槍口源源不斷的火光,一瞬間打破了夜裡的寧靜。

聽到槍聲後,我立馬轉身做出防衛姿勢。剛開始我還以為**的火力是對準我輸出,原來是對準輸出剛剛想在我背後搞偷襲的紫發女人......

她又憑空消失了,像是躲進了黑暗似的。奇怪,突然想起她剛剛不是說有任務在身嗎?那目標應該不是我才......完了,那把光劍,草!

不知道她使用了什麼手段,突然又憑空出現在光劍旁邊......這一刻沒多想,我立馬就往紫發女人那邊飛衝過去阻止她得到光劍。

快要飛衝到她背後的那一瞬間,她的嘴角好像往上翹了一下......

在衝過去之前,有想到過紫發女人為什麼會把那樣毫無戒備的把後路暴露在我眼前。明明知道我可以瞬間殺掉她也說不定。

雖然有懷疑過是不是陷阱之類的,但是在那一瞬間,滿腦已經都是不能讓她拿到光劍的念頭。

完了,真巴比Q了,因為無腦沖得有點快,即使我反應到是陷阱,但也已經來不及了。等等!好像有什麼東西向我衝過來了,這個股力量的感覺是......

「快點用『神形態!』」

耳邊突然傳來一句急促的少女聲。

「神形態」是半神族的一種半神化形態,也基本只有半神族的人才知道的特殊形態。

化身為「神形態」之後,可以瞬間恢復出生到現在所累積的全部力量,身體力量也變得幾乎無敵的狀態。

但是以我目前人類的身軀使用「神形態」的話,頂多hold得住幾個鍾,幾個鍾過後不解除的話就得氪命了......

就在這時,那把插在地上的光劍突然間發射出了巨大的光芒......

《偽色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