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聞君有兩意
聞君有兩意 連載中

聞君有兩意

來源:google 作者:雲連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連滄 現代言情 穆驚弦

那一日,穆府八十八口身首異處,西市街心血流成河只因雲天嘯深信一句話:穆府有寶圖,得之,招兵買馬,改朝換代而他卻始終不知,最大的寶藏,便是助他登上皇位,為他出生入死的女將穆驚弦當他終於拿到浸滿她鮮血的人皮地圖,才知道自己因聲將她認錯可卻是聲聲錯,生生錯展開

《聞君有兩意》章節試讀:

是夜,寧歲悠悠醒轉。

雲連嘯輕輕拉起寧歲摟在懷裡, ”別怕,朕不會讓你受一絲傷害,害你的人,朕定會重重懲罰。 ”

”啊? ”寧歲作勢要起,又呼地按住胸口倒在雲連嘯的懷裡, ”皇上,臣妾出身低微,穆姐姐才是穆家嫡女,臣妾任她打任她罵都是應該的,求皇上千萬不要責罰姐姐。 ”

雲連嘯的拳緊緊握起, ”你是朕的救命恩人,沒有你,朕早在幾年前便橫屍街頭了,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責罰於你,包括朕。 ”

寧歲熱淚盈眶,嬌嗔道, ”那皇上今晚就宿在鳳棲宮吧。 ”

雲連嘯沉吟之間,卻有公公進來傳話, ”皇上,臾猜求見。 ”

”宣。 ”

雲連嘯扶着寧歲躺好,到外間接見臾猜。

”皇上。 ”臾猜跪地,帶着濃重的鼻音叫了聲皇上,顯然是哭過了。

雲連嘯的心一緊, ”驚弦她怎麼了?! ”

寧歲緩緩從榻上起身,側耳細聽,聽到雲連嘯關切的語氣,指尖微縮,狠狠掐進手心。

”回皇上,奴才尊皇上聖旨銀針刺穴,挺了足足一柱香的時間,穆將軍硬是一聲沒吭挺到最後,撤針時,全身濕透跟水裡撈出來的一樣,那嘴唇已經全咬破了,還有手…… ”

”手怎麼了! ”

雲連嘯忽然發現,臾猜的話,一字一字像釘子一樣釘在他心裏,那種疼痛徹心扉,讓他心生不忍,恨不能立即拔腿就去斷鴻閣探望於她。

”手……擦在地上,兩隻手掌都擦爛了…… ”臾猜抹着眼淚, ”皇上,奴才行刑這麼久以來,從未見過哪一個男人能像穆將軍這般加以忍耐。 ”

雲連嘯周身的血在漸漸凝固。

他不是恨她放走了雲連滄嗎,不是恨她專為雲連滄守身如玉嗎?

為什麼聽到這些,他會如此難過?

甚至已經開始在心裏責怪自己對她下手太狠了?

他的帝王之氣好像一下子被掏空了,微弓着身子坐在椅上,問臾猜, ”她,現在怎麼樣。 ”

”不許旁人靠近,該是自己歇着了。 ”

”也罷,就讓她好生歇着吧,朕,明天再去看她。 ”

臾猜隨後跪安。

寧歲等了良久不見雲連嘯進來,不多時,宮女來報,說雲連嘯已經回御書房歇了。

……

入夜的皇宮靜得讓人心慌,穆驚弦癱在床上,失了武功的她身體異常沉重,虛弱得沒有一絲力氣。

忽然,斷鴻閣的大門被踢開,未等她掙紮起身,刺骨的寒風中便衝進一隊侍衛打扮的人。

之後,一碗帶着異香的葯,毫不費力地便灌進了她的喉嚨。

房內僅剩的幾盞燭火被侍衛們吹熄,那些人灌了葯便將她扔在床上,靜靜站在她面前,好像要等着親眼去瞧她的死狀。

珊瑚不知去了哪裡,午後填過一次的炭盆早就熄了,只餘下一團死氣沉沉的炭灰。

穆驚弦卻覺得越來越熱,不僅熱,她身體某處還很癢。

她不解地盯着面前的待衛們,終於在他們**的笑意中,猜到了剛才喝下去的是什麼。

”你們……找死! ”她那雙被臾猜包着葯布的雙手還滲着血,她用它們護着自己的身體,咬牙,孤狼一樣的眼神誓要將眼前之人生吞活剝。

而眼前幾人又何嘗不是以這種眼神看着她。

”別怕,她剛被廢了武功,已經不是那個戰功赫赫的將軍了,她這樣子,充其量是勾欄里的一個賤婢! ”

其中一個見大家迴避她的眼神,出言鼓勵着。

”對,原來一直在戰場上殺敵,今晚,就在床上殺殺我吧…… ”另一個色膽包天的馬上附和道, ”媽的,爺等不急了,現在就想讓她弄死我。 ”

一片**的鬨笑聲里,難耐痕癢的穆驚弦緊緊咬唇,可還是不自覺地低吟了一聲。

”喲,來勁了,聽聽,趕緊的吧,既然皇上賞給咱們了,咱們也不能對不起皇上的一番美意啊。 ”

《聞君有兩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