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我本凡塵一書生
我本凡塵一書生 連載中

我本凡塵一書生

來源:google 作者:羅泓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尋 柳清歡 武俠修真

一個窮困潦倒的落魄書生,在亂世間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命運幾經波折,身不由己的捲入了時代的紛爭,是順勢而為,還是逆天改命?世間萬物有因必有果何為正?何為邪?紅顏知己難求,兄弟情誼難斷展開

《我本凡塵一書生》章節試讀:

東土神州,一個偏遠小國趙國境內,青牛鎮。

「咚咚咚」

一個衣着單薄的讀書人,托着腮,盯着眼前一方硯台,另一隻手漫無目的敲擊着桌面。

他姓李單字一個尋,本是一個秀才,此次進京趕考落榜,盤纏用盡。

天無絕人之路,平時靠着在路邊擺攤給人書字寫信,賺得一點微薄收入,勉強維持生計。

青牛鎮地處偏僻,往來的行人不是很多,一天下來沒幾個找他寫字的,也沒掙到幾個錢。

眼看日落西山,住戶、商鋪、都在打烊關門。

暗自發愁,正想着今晚的着落,怔怔出神!

「先生這可是寫信嗎?」

突然一句女聲將他驚醒,回過神,抬眼望去,一位身穿白衣紅裙的女子正站在攤位前。

「咦?」,心中有些疑惑,剛看了街上並沒有行人,才決定收攤,這女子怎麼突然冒出來了?

「先生?你這可是寫信嗎?」攤位前女子,見對方並未答話,秀眉微蹙追問道。

「咳咳」

李尋輕咳兩聲,不再胡思亂想,連忙答道:「是的,在下這正是在這出攤,給人寫信書字」

一邊說著一邊熟練的將剛收好的紙筆一一拿出來擺好,並招呼女子坐下。

「敢問姑娘要給何人寫信,姓甚名誰?還有姑娘的芳名,跟信中內容一一說與在下就好。」

天已經黑了,小鎮街道上行人寥寥無幾,書生的攤位在街道拐角處的一個小巷口,位置不怎麼顯眼,這可能也是他生意不太好的原因之一吧,不過也沒辦法,初來乍到能有個地方出攤就已經很不錯了。

攤位前紅裙女子捋了捋額前秀髮,綿言細語的開口道:「小女子名清歡,這次是書信給我那遠出多年未歸的兄長,他名為柳幕………」

雖說天色已晚,李尋聽着女子的述說,藉著微弱的月光照耀,手中疾筆如飛,僅僅片刻,一個個剛健有力而不失韻味的字,便寫完了大半張紙,內容並不出奇,大多是些家常瑣事。

約莫半柱香後,女子忽然停止了言語,秀眉微蹙好似在思量接下來的書信內容。

李尋見此也並未催促,靜靜等着,趁着這片刻間隙,他打量起紅裙女子。

女子雖然面色異常蒼白,毫無血色,但容貌着實秀美,五官精緻,杏眼更是清澈明亮。不禁感嘆,能在這小鎮遇上此等貌美佳人當真驚奇。

「公子?公子?」原來是女子已經思量完畢,打算繼續述說,見到這老闆正盯着自己看的出神,便出聲提醒。

回過神的李尋,連忙收回目光。心中不由暗罵自己。人家姑娘不過生的好看了些,便做出如此醜態,真是枉讀這麼多年聖賢書,這下怕是要被人當成那好色的登徒子。

興許是瞧見這讀書人尷尬模樣,便生起了打趣的念頭!「公子,小女子這相貌可還好看嗎?」紅裙女子嘴角微微上揚,一雙媚眼瞅着李尋。

「好看…」心不在焉的李尋,想也不想的便脫口而出回道。

「哦,既然這麼好看,要不公子再湊近一點看?」

李尋剛才不經意間與女子目光對視片刻,不知怎的腦子就好像不聽使喚一般,迷迷糊糊!

「啊?那好啊,我湊近一點看………」

他站了起來,身體緩緩微微前傾,向著紅裙女子靠近。

忽的!就在快要湊近之時,「哎喲……痛死了」額頭便「砰」的一聲,被一堅硬物件敲在了上面,痛的他是捂頭哀嚎。

這一吃痛也是將他打醒,回想剛才自己的所作所為,羞愧的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搖了搖頭,李尋也顧不得額頭的疼痛,連忙對着女子擺手道:「姑娘息怒,小生剛才色迷心竅,冒犯了您,你看你也教訓了…對了,今晚這信我也不收您錢了,全當賠禮道歉,你看如何?」

「哼,你這窮書生,看你長的人模狗樣的,還以為你是個老實的讀書人,原來也是個色胚,」 「我呸!」

「姑娘息怒,您誤會了,我平時也不這樣,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才冒犯了你,」一手捂着額頭,一手對着女子擺手解釋。

紅裙女子聽後大感惱火「哎呀,你還狡辯,」說著便要拿起剛才敲書生腦袋的物件再次招呼下來。

李尋見狀連忙躲開,這才看清剛才砸自己的是個什麼東西,原來是那方硯台,這東西可是堅硬無比,砸身上當真是疼。

就在你追我趕之際,不知什麼時候來了個老婦人,喝止道: 「清兒住手不得胡鬧」

看樣子應該是這清兒姑娘的家中長輩了。

「姥姥,這個臭書生剛才冒犯我,我要教訓他」清兒還不甘心,嘟囔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老婦人。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我都知道」說完還瞪了前者一眼。

清兒見狀跺了跺腳,朝着李尋做了個兇狠的表情,「哼!」隨即扭過頭去不再看他。

李尋見此,知道是救星來了,連忙上去對老婦人說道:

「在下剛才絕對不是有心冒犯,當真是對不住了」說罷又指着自己已經有些微腫的額頭說道:「老夫人你看清兒姑娘,也教訓過我了!」

老婦人微微一笑,「呵呵,年輕人我知道了,這事就此作罷,清兒不懂事,出手沒個輕重,還望見諒。」

李尋心知自己無禮在先,這老婦人如此客氣,有點受寵若驚,連忙擺手道「不礙事,不礙事。」

沉默了片刻,李尋見場面有點冷,於是指着桌上的信道: 老夫人你看這書信可要還繼續嗎?」

老婦人聽聞,將目光投向了桌上的信紙,粗略一掃後,眼神微眯,伸手就欲拿起觀看。

不過還是慢了一步, 在她身後的清兒,一躍向前將桌上的信率先拿走,嘴上還嘟囔道: 「哼,還寫什麼寫,氣都氣飽了」

然後也不理在一邊撓頭尷尬的書生,扭頭就離去了。

老婦人見狀搖了搖頭,朝書生說道:「清兒刁蠻任性慣了,讓公子見笑了」說罷拿出一塊碎銀放在桌上便也離開。

李尋看着二人離去,心中暗自鬆了口氣,不過在瞥見桌上的一塊碎銀後,連忙開口喊道:「夫人,且慢!」

剛離開沒走幾步的老婦人,聽到呼喊,轉身疑惑的望着書生:「嗯?還有何事?」

「夫人你忘了,我還沒找你錢呢?」讀書人拿着剛才婦人給的碎銀在那說道。

隨即他又尷尬的撓了撓頭,道:「你…你這太大我找不開…」。

老婦人會心一笑,並沒有伸手去接碎銀,微笑道:「呵呵,公子不必為難,這碎銀你就收下吧,不用找了,先前見你寫的一手好字,想必也是學識淵博之人,在這給人書信寫字也是屈才了,另外清兒剛才也給您添麻煩了,這權當賠禮了」說完就欲轉身離去。

這如果在旁人看來,一定都會稱讚老婦人出手闊綽,但李尋見婦人這番說辭,只覺得是將他當成那賣藝乞討之人,打賞於他,於是連忙上前攔住說道:

「那怎麼行,在下雖然囊中羞澀,做的也是小本買賣,但從不多收,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況且……」

不知該說他迂腐,還是做事有原則。客人結賬,多給他一些錢財讓他收下,他非但不收,還在那喋喋不休,講起了大道理,賣弄起讀書人的清高。

一旁的老婦人,此刻也是犯了難,她倒不是贊同這書生比劃的那一堆什麼古人云,君子說。其實她壓根就沒聽進去,也沒有別的什麼意思。

是因為她身上並沒有什麼一文兩文的,這種銅錢,給書生的碎銀已經是身上最小的了。以前也沒遇到過這種不收的情況,一般多給,人家高興還來不及呢。

心中暗自啐罵這李尋不識好歹。

就在這時!

突然一道人影躥過,來到書生面前,一把將銀子奪過。

「收什麼收,找什麼找,不是說不收錢了嗎,怎麼我才剛走就說話不算數了?」清兒一臉不忿的看着李尋,氣往上沖抬手就欲作打。

來者不是別人,是那還沒走遠的清兒,見她姥姥遲遲沒有跟上來,便回來一看究竟,見那李尋正跟姥姥義正辭嚴的說教,瞬間就氣不打一處來。

原本還在那侃侃而談的李尋,見清兒來了,生怕又要受那皮肉之苦,嘴上連忙求饒:「姑娘息怒,不收錢,不收錢,剛才我將這事給忘了…」一邊說著一邊後退,一雙手下意識的抱着頭。

這清兒本來是想教訓教訓這李尋的,不過見着他這抱頭鼠竄的模樣頗為滑稽,原來微有怒氣的臉龐,也是舒展開來,忍不住噗呲輕笑起來,啐道:「哼,瞧你這慫樣,活該你挨打。」說完將手中信紙揉成團丟了過去,然後拉着她姥姥離開了。

片刻過後,李尋見周圍沒了動靜,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確定沒人後。鬆了口氣,口中喃喃自語:「這小姑娘,細胳膊細腿的,打人怎的這般生疼,不知哪來的力氣。」

「哎,今天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自己堂堂七尺男兒,竟被一個弱女子,追的抱頭鼠竄,這讓人看見了不得笑話死他。

這錢沒掙着還挨了一頓毒打,真是倒霉!

《我本凡塵一書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