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們的小太陽
我們的小太陽 連載中

我們的小太陽

來源:google 作者:想喝茉莉花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想喝茉莉花茶 林心怡 都市小說

「我怎麼變成女人了?」「完了,活不了了」「老天苦我一輩子竟然還要再來虐我」「我報世界以歌,世界以痛吻我!可惡啊!」一位經歷了半生顛簸的大學生,因為一場英雄救美意外魂穿到了一個地球的另一邊在另外一個全新的世界,顧言將以林心怡的身份繼續生活下去她(他)又將展開怎樣有趣的經歷呢?她(她)又是否能夠追逐自己的夢想,沐浴在燦爛的星光下呢?展開

《我們的小太陽》章節試讀:

2015年首爾冬 12月31日

Hugel首爾私人醫院

滴——滴——滴——

醫療器械發出的響聲不斷

病房裡只有一個小女孩兒躺在病床上,落地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時時閃爍的路燈,透過玻璃,照在牆上,彷彿宣告着死神的鐮刀即將落下。

女孩兒瘦弱的右手腕上戴着的紅繩,在這黑白的病房中顯得格格不入。

而病房外

男人來回踱步,女人無力地坐在長椅上低聲抽泣着。

這時幾位醫生從手術室中走出來,領頭的醫生緩緩走向了還在來回踱步的男人。

「泰宇,該做決定了,人已經到齊了」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

只聽見「砰」的一聲,男人已經跪在了剛剛說話的醫生前。

「澤彬哥,拜託了」

被叫做澤彬哥的醫生先是一愣,然後連忙將林泰宇扶起

「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你先冷靜一下」

男子被扶起後,默默地坐在妻子的身旁,伸手將自己的妻子攬在懷中。嘴裏還在反覆嘀咕着「一定不會有事的」

幾位醫生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徑直走向了病房,將還在沉睡中的小女孩兒推向了手術室。

〖手術中〗手術室門頂的牌子由綠色轉向了紅色。

「怡怡呢!怡怡在哪?!!」

只見走廊盡頭,一個匆忙跑過來的身影,邊跑邊呼喊着。隨着她離手術室的距離越來越近,聲音漸漸變小。

「怡怡......在.......裏面了嗎?」

「剛剛進去,小聲點。」男人沉聲回答道

此時因為手術室外的燈光打在年輕少女的臉上,才看清,那是一張很有特色的臉龐。小巧的嘴巴,精緻的眼睛,飽滿的蘋果肌,微微露出的可愛兔牙。

可是這樣一副本應該元氣滿滿的臉上,卻已經滿是淚痕。

聽見怡怡已經進去的消息,女孩不知已經流過多少次的眼淚,再度奪眶而出。急促的抽泣,繁亂的呼吸,女孩死死地咬住後牙槽,空氣中只聽見牙齒吱吱作響的聲音。

手術室外不時的抽泣像是對神明的禱告——————————————————————————————————————

2015年杭城冬 12月31日

顧言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他準備去武林廣場逛逛,正好今天晚上跨年夜,雖然不是春節跨年,但是待在家裡一個人也無聊,正好出去透透風,湊湊熱鬧。

走到了百貨大樓下,望着這一片一片的人海,不禁感嘆。

「人是真xx的多啊,路都走不動了還往裏面塞」顧言搖了搖頭,轉身看向身後卻發現回去的路也全是人。

「算了,到樓裏面找個地方先坐着吧。」

想着想着,顧言順着電梯上了4樓,找了個書店咖啡廳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等待着窗外樓體上的大屏幕到12點的倒數,跟着在這廣場里的數萬號人一起跨過今年的最後一天。

顧言打開自己吃了兩個月泡麵攢的錢買的二手菠蘿5plus,他可不像寢室里的那幾個舔狗一樣。同是吃幾個月泡麵攢錢,自己花錢自己享受,但他們不是追着女神當免費飯票,就是洗腳會所一條龍。

當然也跟顧言確實沒錢有關係,室友沒零花錢了還可以找爸媽要,而他,除非天地銀行存摺能兌現,不然就只能每天掐着國家補助和打零工過日子。

拋開腦子裏面亂糟糟的想法,顧言閑着無事地刷着社交平台,看着這屆網友們在網上的各種整活段子,被逗的咯咯直笑,不禁感慨:

〖我們華夏的網友,長得好看說話又好聽,個個是人才〗

就在刷着手機的時候,顧言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身前的位置坐下了一個奇奇怪怪的老婆婆,為什麼說這老婆婆奇奇怪怪的呢?

雖然說離春節也不是很久了,身上穿着的大紅袍也不為過,但是褲子穿的是黃色的棉褲,頭上又戴着軍綠色的針織帽,脖子上的綠色底圖案圍巾更是重量級。

顧言心想:「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紅綠燈穿搭嗎?」

顧言順着這神奇的穿搭向老婆婆的目光看去,卻發現這老媽子一直笑咪咪地盯着自己的手腕。

顧言撓了撓腦袋,揣着疑惑向老婆婆問道:

「老婆婆,你有什麼啥事兒嗎?」

隨着顧言的發問,老婆婆的笑容更加燦爛,從棉服的手兜里掏出來了三個木盒子放在桌子上,順勢說道:

「小夥子,我觀你骨骼驚奇,頭角崢嶸,天庭飽滿,一定是大富大貴之人。」

「停,打住,老婆婆你有啥事直說」

「誒~小夥子不要太心急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看你一個人閑在這兒也是無聊,不如跟老婆子玩個遊戲如何?」

「這老媽子不會要坑我錢吧,我一窮鬼,從我身上薅羊毛那是必不可能的」顧言心想「只要提錢,拍馬走人」

「你說,啥遊戲,提錢免談。」

只見這老婆婆嘴角抽了抽,臉上的笑容都少了幾分色彩,把三個盒子推向了桌子正中間,並說道:

「這裡有三個老婆子的珍藏,等會我把三個木盒子都打開,然後待你看完三件珍藏之後,老婆子再在14秒內打亂三個盒子,你拿走你想要的那個盒子。」說罷她便將三個盒子依次打開。

定睛望去,這第一個木盒子裏面裝的是一塊脂白色的玉墜,上面刻着的是一匹奔騰的馬駒。玉墜帶着油脂光澤的純白,在燈光之下的光暈是柔和而微微泛黃的,如同凝脂一般無暇。

隨着第二個盒子一打開,燈光照射在這盒子里的物品時,被這物品切割成無數道光芒,一個詞來形容這裏面的東西,璀璨奪目。

什麼東西能如何閃耀呢,只能是鑽石。

而在這盒子裏面的鑽石飾品,是一條鑽石項鏈,對顧言來說,真的只能是嘆為觀止,他這輩子也沒見過如此絢麗的瑰寶。

在顧言下巴都要驚掉的時候,他突然腦子靈光一閃。

「鑽石也可以是手工的啊,再不濟也有皓石這類的人造類鑽替代啊,更者玻璃碴子也可以平替,一個老媽子能有鑽石這東西?」

就在顧言還在百思不得其索的時候,老媽子很快地打開了第三個盒子。

一根紅繩。

「額,這才是正常的畫風好不好。哪有一個老媽子隨手拿玉墜鑽石當遊戲獎品的。」

顧言無奈的搖了搖頭,便聽這老媽子開口道。

「小夥子,這三個東西都是老婆子的珍藏,可珍貴了,我是看你是有『緣』之人才拿出來的。」

「阿婆,你說吧,要什麼條件,還是那句話,提錢免談。」

老婆婆看這小伙油鹽不進的樣子,笑着搖了搖頭說道:

「也罷,既然你也說了不提錢,那就打開你的手機下載一個軟件,助力老婆子一下就行」

說完,老婆婆嫻熟的打開了手機,並指了指手機屏幕上一個軟件圖標,顧言細着眼睛一看,那軟件圖標上分明寫着一個大字——《拼》。

顧言額頭冒出幾道黑線

『難怪這老媽子能有這走在時尚前沿的穿搭』

顧言本着閑着也是閑着的原則,便配合著這老婆婆完成了並夕夕上的助力。

看着這老婆子望手機屏幕欲穿的眼神,顧言也覺得這老婆婆算得上一位奇女子了。幫助老婆婆弄完這一系列操作之後,老婆婆如願以償的得到了2.5個金幣,離100個金幣只差1.5個金幣了。

看着老婆婆手機里明晃晃的98.5個金幣,顧言為了不打擊老婆婆的自信心,強忍着笑意,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時間說道:

「老婆婆,快開始遊戲吧,離跨年倒計時只有4分鐘了,我還要等着跨年呢」

「哎呀,年輕人就是心急,馬上開始,馬上開始」

顧言看着老婆婆慢慢關上的三個木盒子,自信滿滿,畢竟這老婆婆看起來年歲不小了,自己一個大二的重點大學的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三好學生,怎麼可能猜不到這老婆婆手中的木盒哪個是哪個。

「三,二,一,老婆子開始咯~」

隨着老婆婆的倒數三聲,老婆子開始了神似搓麻將的嫻熟手法,一看沒個幾十年功底都沒那味兒。三個木盒子在老婆子的嫻熟手法的加持下,不斷地移形換位,不斷地加速交替位置中。

顧言一開始自信滿滿的看着三個木盒子來回交替,畢竟只有三個木盒子,來來回回變動的位置也不會過大的差別,可是僅僅幾秒的時間,顧言的世界觀就被顛覆了。

老婆婆的揉搓手法,彷彿就是加速度的平方增長,一揉一撮,一拉一扯,更要命的是,那三個木盒本身體積不大,老婆婆的手掌完全可以蓋住木盒的表面,而且這揉搓的速度也太離譜了吧,比自家樓下早飯店裡大爺搓麵糰的速度還要快。

在最後幾秒中,更是讓顧言目瞪口呆,甚至顧言都能看見老婆婆通過手掌做出的動作導致產生的殘影了,這是人類能做出來的操作嗎?

「小夥子,來選吧~」老婆婆和藹的笑容從未落下,一直都是笑顏常開。

但是在顧言的眼裡,這老婆子簡直離了個大譜,那笑容在顧言心中,分外猙獰,簡直能跟魔鬼相媲美。

『這特喵的誰能記得住啊!』

顧言顫顫巍巍的伸出了左手,心中也不知作何選擇,沒辦法,只能隨便選一個了,本着男左女右的原則,他選擇了左邊那一個木盒子。然後他看向了老婆婆。

老婆婆看到顧言伸手指向左邊的那個木盒子的時候,嘴角的笑容就差咧到後腦勺去了,所以當顧言看向老婆婆那跟奸商得財無二般的笑容時,心已經涼了一半。

老婆婆笑嘻嘻地打開了最左邊的木盒子,醒然入目——

一條紅繩

《我們的小太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