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們都一樣
我們都一樣 連載中

我們都一樣

來源:google 作者:俊伴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趙遠 邱夏

世間百態參雜着酸甜苦辣,他們有不為人知的心酸,也有改變命運的付出和倔強雖然我們不一樣,其實我們都一樣展開

《我們都一樣》章節試讀:

其實人心這東西,有着與生俱來的自私和骯髒,如果它所處的環境優越,它會被壓制或隱藏,如果它處在貧窮或者生死邊緣時, 它就會瘋一樣的滋生蔓延。

李老三盯上了趙天祥的墳,這個趙天祥就是村支書趙福寬和村長趙福仁的爺爺,在清朝那會,他們趙家可是遠近有名的大戶人家,在當地流傳着許多關於他們趙家的故事,聽老人們講,那時候趙家每到年關,收回來的銀元都是用抬豬用的那種大框往家裡運的。

李老三十分確定他的墳里肯定有很多值錢的寶貝。

雖然他心有餘悸,畢竟這挖墳掘墓的事情是要遭報應的,但他轉念又想,吃不上飯就要被餓死,與其那樣還不如拼一把。

想到這他猛吸了一口手裡的旱煙,十分用力地把煙頭按在了地上,這不經意的一個動作,表明了他主意已定。

說干就干,下午他去商店買了兩節電池,因為他半夜還要靠手電來挖墳,下午去村裡的墳地踩了一下點,他想再次確認一下哪座墳是趙天祥的。

一切準備就緒,他吃過晚飯,坐在院子里抽着煙,確切地說他是在等時間,他時不時地會抬頭瞅幾眼天上的月亮,因為當月亮升到樹梢的時候,他就該出發了;他的心裏既害怕又興奮,想到自己馬上要發財了,他得意地「嘿嘿」笑出了聲,結果一口氣沒上來,被手裡的旱煙嗆得直咳嗽。

「老三,少抽點煙吧。」老婆聽到他的咳嗽聲勸說道。

他覺得自己挺對不起老婆的,這個女人18歲嫁到了他們老李家,沒有享過一天福,她雖然矮小柔弱,但年輕那會她幹什麼活都是乾脆利索,把家裡收拾得井井有條。

最讓他愧疚的是老婆的眼睛,說白了,其實是他給弄壞的。年輕那會他心心念念想要一個兒子,可以繼承他們老李家的香火,但老婆不能生育,後來他慢慢地學會了以酒消愁,起初只是喝酒,老婆也不管他,有時候怕他喝壞了身子,還會給他燒幾個菜;後來他變本加厲地開始把心中的怒火發泄到了老婆的身上,只要一喝酒,他就會打她,邊打邊罵她不能給他生孩子。有一次,他用酒瓶砸到她的眼眶上,當時她的臉上全是血,可能是傷到了眼部的某根神經,後來她的眼睛看什麼都模糊不清了。

想到這,他羞愧難當,也顧不上幾點了,抄起傢伙就出了門。

這會兒李老三一點也沒有害怕,他非常堅定,他要掘墓,他要發財,他要帶老婆去大醫院把眼睛治好。

來到趙天祥的墳前,他並沒有急着去挖墳,先是卷了一袋旱煙,悠悠地吸了幾口,然後打開手電,脫掉他那件單薄的破棉衣,他本想光着膀子,又覺得這深秋的夜晚有點涼,所以沒有脫身上那件「的確良」的舊上衣,他沖手上吐了口吐沫,便拿起了插在地上的鐵鍬。

趙天祥的後人把他的墳修得很大,李老三賣力地挖了半天也沒挖到棺材,但這並沒有讓他感到沮喪,想到裏面的「寶貝」和下半輩子的衣食無憂,他像打了雞血一樣越挖越起勁。

當棺材板露出來的時候,他並沒有歇息,而是把棺材表面的土大致清理了一下,再用事先準備好的撬棍撬掉了棺材上的「封棺釘」,激動人心的時刻終於到了,他反而又不急了,他丟掉手裡的工具,坐在棺材旁,竟然和棺材「聊起了天」。

「你,趙天祥,趙財主,你可不要怪我挖你的墳,對,我承認我不是個東西,那你呢?就你做的那些醜事,我也聽我爺爺跟我說過。」說到這,李老三冷笑了一下。

然後接著說道:「民國的時候,你的小女兒那年也就十幾歲,因為腸胃不好,總是會噁心乾嘔,有人就在背地裡說她懷孕了,你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聲,就讓手下大半夜地把她拉到野外,活生生地用撅頭給打死了,埋屍體的坑挖小了,他們就打斷了她的腿,硬折了進去,人家都說虎毒不食子,哪怕放她遠走他鄉,你也算是個人!」

他說完吃力地站了起來,是的,他要開棺了。

當推開棺材的那一刻,他已經顧不上傳來的那積壓幾十年的屍臭味了,棺材裏整齊地擺着兩大缸子銀元,還有他腰間掛着的羊脂玉佩,手指上的大金戒指……

他在面對這尊骷髏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害怕,因為他的內心被貪婪和**填滿,已經容不下任何東西了。

他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麻袋,將裏面的東西洗劫一空。

李老三看着滿滿一袋子的「寶貝」,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這下老婆的眼疾終於能治好了,以後終於可以過上天天二兩小酒一盤花生米的生活了;想到這,他得意地笑了。

他把棺材板重新蓋好,把土填了回去,又拿着手電筒圍着墳堆照了一圈,還算圓,應該不會被人懷疑。

他背起麻袋,撿起地上的工具,嘴裏哼着小曲,得意地回家了。

回家後,他先把大門的的門栓插上,剛要轉身回屋,又覺得不放心,於是便回頭又看了一眼門栓;他回屋拉開家裡那隻8瓦的電燈,他輕輕放下麻袋,又去裡屋看了一眼熟睡的老婆,便迫不及待地拿出麻袋裡的「寶貝」端詳了起來。看着那兩大缸的銀元,他感嘆頗多,這如果是在民國,一枚銀元就能蓋一間房,他為「它們」出現的時機感到惋惜。接下來他要考慮的是怎樣把這些寶貝出手,他坐在板凳上抽着煙,忽然想起了鄰村收古董的張有志,這傢伙自從「單幹」以後,就干起了這營生,每天都是到各個村裡走街串巷收古貨,逢人便說不掙錢,是愛好,可沒過多久,他那破舊的單車就變成了嶄新的摩托車。

第二天一大早,李老三就去找了張有志,說自己手裡有點祖輩上留下來的好東西,張有志一聽便來了興緻,便跟他來到了家裡看貨。

「你這些東西哪來的?」張有志拿着那塊羊脂白玉端詳着說。

「不是跟你說過了,祖上留下來的嘛。」李老三心虛地說道。

「誰不知道你爹和你爺爺都是餓死的,但凡他們當時有一個大洋,也不至於餓死。說吧,哪來的。」張有志心裏也大致有數了。

「那我跟你說實話吧,刨地刨到的。」他還是在撒謊。

「行吧,你不想說,那我也不問,這些東西,你準備賣多少錢?」張有志從板凳上站起來說道。

「你先說吧,如果價錢合適就賣給你。」李老三在心裏預期着這些東西的價格,他想如果低於2千塊,他是不會賣的。

「五千,不行我就走。」張有志這一張口,可把李老三樂壞了,在90年代初,這五千塊錢可頂兩個年輕人一年的工資了,這比他預期的多了兩千塊,他高興地差點樂出來。

「成交!拿錢吧。」李老三說完,急得直搓手,因為他這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

張有志帶着東西走了以後,李老三看着手裡厚厚的一摞鈔票,激動地手抖個不停,他點了一遍又一遍,最後確認無誤,他把它們放在鼻子上聞了又聞,他太喜歡這「銅臭」味了。

《我們都一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