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連載中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來源:google 作者:煙火中的尋道者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古七 懸疑驚悚 煙火中的尋道者

霓虹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有人持器守在哪裡,護住了燈光下的人們黑暗裡,怪物們在低吼,他們渴望沖入燈光下,撕碎舞池扭動的身軀,吞噬大床是鼾聲漸起的夫妻雷池不可越,士者以命止展開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章節試讀:

戰鬥結束的很快,儘管古七已經拚命去反抗,然而硬實力上的差距還是太大,被人狠狠踩在腳下。

「你——」

「還不夠看。」拖着長長的尾音,閆君狠狠一跺腳,咔嚓聲由地上的古七身上傳來。

顯然有什麼東西斷了。

「之前一直不能說話,現在這樣子,簡直爽翻了啊!哈哈哈。」

古七趴在地上,想要用力擺脫,但他已經使不出力氣。

這就是自己的劫難嗎?

這樣的疑惑圍繞在他的心間,說實話還是很不甘心的,但是對方各種強大的手段,卻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對付的。

如果自己本身就足夠強大……

外界

肉球只是激烈的晃動,卻沒有一點移動的跡象,長官看了看時間。

他們已經守在這裡十幾分鐘。

「不等了,全體聽令,一輪掃射開始。」

「是!」整齊劃一的回應加上子彈上膛的聲音。

嘣嘣嘣……

子彈飛射而出,精準擊中肉球。

少部分子彈穿過肉球表面,進入了裏面,大部分則是被擋在了外面,有的甚至反彈了回來。

彈射的子彈撞擊在紫線上,只是瞬間子彈便被切成了兩半。

「這是超高強度的激光束,是我們對付血肉類異常的重要武器。」

眼見一旁的許露好奇,長官隨即開始介紹起來,一旁的洛谷松看了自己手裡的刀。

其實自己用刀也是一樣的。

當然這樣的話是不能說出來的,然而長官卻好似能夠聽見心聲。

「你在想什麼呢?每位持刀人的武器,都是萬一挑一,花費大量財力、物力、時間、鍛造師精力打造的,刀與人的結合,是為了讓你們對付我們常規武器對付不了的傢伙。」

聽見這話,洛谷松趕緊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許露則是一旁默默聽着,對於什麼都不懂的事情,最好的做法就是少言多聽,有了一定的理解基礎,才有提問的資格。

「嗯?」閆君的眉頭皺起,手裡提着的古七也丟在了地上。

「先把蟲子清理掉。」

古七宛如破布一般被隨意丟在地上,大部分骨頭都已經斷了,十指更是全部斷裂,就這樣無力躺在地上,牙齒死死咬住,僅僅是發出一陣嗚咽的聲音,就是不肯發出一聲哀嚎。

玄清觀

大殿的三清祖師像散發一陣微光,老道士所在的房間,銅鈴大震,一雙明亮的眼睛睜開來,手中快速掐訣。

「劫至,現在就看他自己的了...噗!」老道士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氣息奄奄,好在沒有傷得太重。

大殿,微光匯聚在一起,化作一團明亮的火焰,下一刻宛如流星一般,沖向了外面的天空。

第一輪射擊結束。

所有人注視着肉球的反應,記錄員會把一切情況都記錄下來,以供日後遇見放類似的情況給與參考。

撲通!撲通!

劇烈的心跳聲在每個人心中響起,肉球隨着心跳聲的節奏,開始不斷上下起伏鼓動。

隨着一聲好似水泡刺破的聲響。

之前面對子彈的射擊依然堅韌異常的肉球,竟原地化作一片又一片裂開來。

「兩輪交替射擊,開火。」長官一聲怒吼。

現場又響起了一陣射擊的聲音,這一次脫落的外殼被輕鬆擊碎,化作一團黑霧瀰漫。

黑霧中,兩道赤紅緊緊盯着他們,閆君好似拍蚊子一樣,輕描淡寫拍飛襲來的子彈。

超快的速度甚至不需要施展其他手段,所有子彈被擋了下來。

迎着彈雨,閆君周身湧起一股濃郁的血氣,血氣化作長矛,瞄準,投擲,一氣呵成。

嘣!

「散開!」

率先察覺不對的洛谷松飛身上前,士兵們也是立刻停止射擊,撲倒在地上。

嘶啦~~

直刀與長矛相碰撞,產生恐怖的衝擊波,趴在地上的士兵,很多五官開始向外滲血。

「撤退,呼救特殊小隊支援。」離得遠些的女長官下達命令,士兵們互相攙扶着起身,以他們的實力再留下只會是累贅。

「我們也走。」

「誒?」許露尚未反應過來,強大的力量便拉着不由分′說逃離。

感覺鼻尖有些暖流,伸手擦了擦,拿到眼前一看。

血。

本來還以為喝了那種藥劑,身體得到強化的自己可以幫上忙,沒想到只是見面一擊的餘威,都不是自己可以輕鬆應付的。

不自覺的,許露心中升起濃濃地挫敗感。

「不必在意,你還年輕,還有着無限的未來。」女長官的話意有所指。

而許露也不笨,心中已經有了某個決定。

一人一怪物的戰場中,閆君舒展着身體,並不准備第一時間戰鬥。

「啊!新的身體還真是舒服。」

他完全無視了對面的敵人,這裡跳跳,那裡敲敲,宛如一個精神病院出來的病人一般。

又過了一會兒,閆君終於停下動作,瞥見遠處持刀的洛谷松,一臉的意外。

「一把好刀,可惜跟錯了主人。」聲音尖銳刺耳,絲毫沒有把人放在眼裡。

對此,洛谷松只是持刀蓄勢待發,在對方突破防禦過來的時間,他需要把狀態調整至最巔峰。

集中所有的力量嘗試進行斬殺,如果不成,便是血撒此地,持刀人的生涯結束。

「嘶,這是什麼玩意,好疼啊!可惜一點也不結實。」閆君的身體化作兩截,切口處的血液化作長鞭,狠狠抽打在射出紫線的圓柱形儀器上。

爆炸尚未發生,血紅的液體包裹住這裡東西,一聲悶響,液體瞬間膨脹了幾倍,但始終沒有破裂。

斷開的身體在紅色液體的牽引下再次復原。

咔嚓咔嚓...

閆君牛丁了一下脖子,輕鬆過了第一道防禦。

來到第三道防禦,這東西看着似曾相識,再仔細看了看,閆君這才明白,這些奇怪玩意組成的東西,就是一個簡易的陣法。

「現在的人,已經這麼有趣了嗎?只可惜中看不中用啊!」

肆意地笑着,他毫不顧忌一腳踏出。

下一刻,不同陣位的奇怪盒子,有的釋放出一種特殊的氣體,有的則是射出綠色的駭人液體。

有雷電激射,亦有火龍亂竄。

一時間,周圍都是攻擊,與此同時準備躲避的閆君也發現,自己的行動變得十分緩慢。

好似年邁的烏龜,慢吞吞的動作根本擋不住這些攻擊。

噗呲!

一根兩根手指粗的巨大弩箭貫穿他的身體。

傷口處的液體顫動着想要癒合,然而箭身上的東西卻是讓他怎麼也恢復不了。

兩分鐘後,所有機關已經觸犯,地上只剩下一攤血跡,若是平常異常,這種情況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洛谷松卻是一刻也不敢放鬆,死死盯着煙霧逐漸散去的陣勢。

霧散,閆君毫髮無損立於心,原本還是烏黑的長髮變為血紅。

一身血色鎧甲加身,儼然比之前更難對付了。

「威力不錯,可惜攻擊的時間太短了。」閆君一邊剔着牙,一邊說出自己的感受。

「來吧!小子,你配不上你的刀。」

「我的刀與你無關。」

話落,洛谷松整個人衝來進去,對此不屑的閆君只是準備隨便抬起只手阻擋,突然天邊一道流光砸落。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動不了了,這種力量……

閆君牙齒都快要咬碎,卻還是掙脫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對方的攻擊落下。

好疼!

閆君滋着嘴,一條手臂被斬落在地上。

一擊得逞,意外之餘,洛谷松的下一刀已經到了。

「魂斷。」

「你以為這樣的攻擊,我會再次中招嗎?」閆君癲狂着,依靠着速度來回閃躲這次的黑線。

洛谷松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