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連載中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26084650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渡 奇幻玄幻 用戶26084650

關渡,關關難渡關關渡在正道宗門時,他道德淪喪,陰險狡詐在魔道宗門時,他道德標兵,正人君子只要加入的宗門夠多,『出師』的速度夠快!我無敵了!(本書元素過多,反套路打臉,高冷師尊念念不忘,多女主,幕後半無敵流)展開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章節試讀:

「唐狸!當著你師尊的面,你再說一遍,我那靈曇花是不是你毀的!」柳如絮被氣的七竅生煙。

讓她如此生氣的原因倒不是因為心愛之物被毀,而是看到單純善良的小唐狸竟然對自己撒謊,還準備替他那個齷齪師兄頂罪!

大殿之中,司雲眉就坐在掌教寶座上,而執掌刑法的殷素荷也沒有缺席。

三名長老和跪坐殿下因為害怕瑟瑟發抖的小唐狸。

沒有人相信,一直乖巧聽話的小唐狸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即便是司雲眉都能猜到做出這樣事情的一定是自己的大弟子,關渡!

「師,師尊,柳師叔,殷師叔,真的是唐狸做的,唐狸知道錯了。」

眼眶通紅的小唐狸讓殿內三名女性看了也是心疼不已。

司雲眉揉了揉眉心,這兩個徒弟沒有一個讓自己省心的。

雖然明知道不是唐狸做的,但現在柳如絮在氣頭上,讓唐狸頂罪卻是也比讓關渡來認罪好。

「你,你連你師尊都敢騙!」

「小唐狸我對你太失望了!」柳如絮在眾弟子中最偏愛的就是唐狸。

如今唐狸的行為也讓她傷透了心。

跪坐在地上的唐狸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對不起,柳師叔,你懲罰唐狸吧,唐狸真的知道錯了。」

柳如絮心灰意冷,『唉,罷了罷了,全當我欠你們師兄妹吧。』

「以後不要來我靈裳峰。」

說罷柳如絮轉身離開了宗門大殿。

她走後,司雲眉看了眼旁邊一言不發的殷素荷。

「起來吧,你要跪到什麼時候。」殷素荷開口,唐狸抹掉淚珠站了起來。

「唉~」一向以冷酷無情讓門內弟子懼怕的殷素荷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既然你柳師叔不追究了,這件事也就算了過去了。」

唐狸心中鬆了口氣,可在聽到殷素荷又道:「不過!」

心中又緊張了起來。

「去跟關渡說,以後少去欺負她,要是再做出昨天的事情,我絕不放過她。」

「殷師叔,不是師兄做的,真的是我做的。」

「我說的是他偷看女弟子洗澡的事情!」

「啊!」

「哼!」殷素荷一甩裙袖也離開了大殿。

司雲眉原本冷硬的目光逐漸柔和了下來,招了招手道:「過來。」

唐狸低着頭膽怯的走到跟前。

「跪疼了吧?」

小唐狸抬起頭,臉上喜笑顏開,師尊還是心疼唐狸的。

然而下一瞬間,唐狸驚恐的看到司雲眉拿出了小時候打過她的戒尺。

「手伸出來!」

「嗚嗚嗚!~」

大殿內,啪啪聲作響。

「知道為什麼打你么!」

唐狸攥着通紅的手心,眼眶裡噙着的淚水不敢落下,「唐狸知道。」

「讓你看着你師兄,竟然跟他一起去採花。」

「採花也就罷了,竟然連師尊也敢騙!」

「以後你不許去思懺涯,我找其他人去!」

「嗚哇~!」

思懺涯上,始作俑者的關渡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

並不是因為採花的事情。

『補天丹竟然沒有用!』

自己早該預料到的,補天丹顧名思義,能補天漏,但自己的情況是,天都塌了!

不過,雖然沒有修補好自己的身軀,但吞下補天丹後也多多少少增加了兩百天的壽元。

比做四五個支線任務增加的還要多。

【關渡】

【壽元:一年一天】

【道行:四十天】

【混沌點:無】

壽元終於多過了一年,已經不錯了,只能自我安慰的關渡坐起身,將四十天道行繼續使用在乙木衍火上。

體內一股微弱氣感流動,對官渡來說熟悉且陌生,靈息境三重。

【乙木衍火(二重)】

【壽元:一年一百八十六天】

【道行:無】

【混沌點:無】

乙木衍火順利突破至二重,又讓關渡增加了一百多天的壽元。

也不算是一無所獲,最起碼自己沒有這麼快死了。

修補根基的希望依舊渺茫,只能寄托在系統轉盤的其它東西上。

但關渡卻是不知道什麼東西會有用,只能積攢更多的混沌點抽獎看看吧。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關渡納悶兒柳如絮竟然沒來找自己麻煩。

他沒來找麻煩那就麻煩了!

不過新的支線任務更新後他也沒工夫再去管那些了。

【支線任務:在清晨的傳功學堂外擾亂周沁的傳功課程】

【任務獎勵,十天壽元,二十天道行,持續三天完成,總計獲得三十天壽元,六十天道行】

【任務失敗,扣除二十天壽元】

這個任務的難點就在要連續三天上,不過任務失敗的懲罰關渡現在也不是不能接受。

第一天,周沁給外門弟子傳授入門心法。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關渡站在大門外,高聲朗誦着他所記的為數不多的完整唐詩之一。

俠客行!

周沁的傳功課程被打斷,她原本想要發怒卻在聽到關渡詠唱道:「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這,這詩自己怎麼從沒聽過?

僅寥寥幾句,竟然就讓自己腦海里出現了一個英武俠客的樣子,殺人無形,淡泊名利。

周沁心中下意識的生出疑問,這詩誰寫的,忍不住想要聽完。

但關渡在接收到第一天擾亂成功收到獎勵後,停在了『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這句上。

關渡扭身就走,完全不在意教堂內一種驚異目光,這些外門弟子自然不知道關渡的身份。

「好了,不要看了,繼續上課!」

第二天,周沁給剛進入內門的弟子傳道解惑。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接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關渡又是扭頭就走。

這幾個剛入門的內門弟子依舊不知道關渡的身份,周沁壓下心中惱火繼續應對這弟子門的問題。

第三天,關渡剛站在門口,還沒張嘴!

握緊拳頭的周沁讓眾弟子先自行領悟,霓裳衣裙鼓盪眨眼間來到關渡的面前。

拎着她的肩膀將其帶到了教堂外。

【任務完成,獲得所有獎勵】

關渡納悶兒,自己這次還沒開口怎麼就打斷了。

「你給我念完!」

《我又被逐出師門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