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漢末鑄天朝
我在漢末鑄天朝 連載中

我在漢末鑄天朝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不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月不語 武安國

穿越漢末,成為武安國名是賤名,人是傻子!但他有後世的眼光,更有執行力在太行山裡,一個小基地悄悄發展起來一年後,十八路諸侯討董武安國率眾出太行山,打得群雄鬼哭狼嚎!袁紹:「那個傢伙,怎麼那般厲害?」曹操:「天下英雄,唯安國與操耳!」呂布:「某昨晚沒有睡好,明日再斗!」孔融:「可惜啊,此人差點就做了我家鷹犬!」董卓:「我封你為齊國公,你可敢領受?」展開

《我在漢末鑄天朝》章節試讀:

「嘩啦!」

一聲水響。

一條又黑又長的大黑魚,被武安國用一雙手捉出了水面。

原來,就在剛才,他蹲着的石頭下面,游出一條大黑魚。

武安國突然出手,五指破開水面,抓住了大黑魚的腦袋。

最後他用了兩隻手,這才將這條大黑魚捉拿歸案。

這條魚不小,目測有五六七八九十斤重。

不是他故意瞎說,而是真的缺乏一些常識!

前世的他,是個只會寫程序的廢物。

別人一周上班40小時,他每周的加班時間都超過60個小時!

搞得提前謝頂,小腹隆起。

妹子們個個都很驕傲,認為集美們都是天上的小仙女。

只想要他的錢,卻嫌棄他這個人。

他始終沒有女朋友,自然也就沒有心情買菜做飯。

對生活不關心,也就對重量沒什麼概念。

但是,他清楚一點,這條魚絕對是野生的。

憑藉看視頻得到的知識,他肯定可以將這條魚烤熟。

為防這條大傢伙掉入水中,武安國快速向著河邊的草地上轉移。

「啪!」

「嗷!」

卻是黑魚突然發力,魚尾狠狠地抽了一下。

武安國被抽中了要害之處,疼得發出一聲嚎叫,直接把黑魚扔了出去。

「嘶~~痛死老子了。」武安國痛得彎下了腰。

一邊吸着涼氣,一邊快速去解褲頭。

這麼痛,他怕自己落個雞飛蛋打的下場。

褲頭被解開,武安國很乾脆地將它褪到腿彎處,睜大眼睛仔細觀察。

還好!

蛋沒碎,根也還在。

只不過,這套設備上面,被印上了一個巴掌大的魚尾巴痕迹!

武安國驚嘆了一會兒,重新系好褲頭。

接下來,自然就是做烤魚了。

先去撿拾柴禾。

這年月處處都是山林,乾柴到處都是。

不一會兒,就拾到一大堆乾柴。

有了乾柴,就差烈火了。

鑽木取火嗎?

不可能!

且不說他鑽不鑽得功,關鍵是不必要。

可以用火摺子啊!

然而,武安國最終還是沒能吃成烤魚。

原因是,原主是個傻貨,從來沒有操心過吃穿。

他要是身上帶了火摺子,那才叫有鬼了!

這時候,武安國終於想起,家裡還有一個可憐的小侍女。

羅秀兒才十三歲,眼睜睜看着主人被官府捉走,這會兒只怕已經急死了。

「對不起,我有罪!我單知道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卻忘了現在還有你!」

武安國一邊自責,一邊用根樹藤把大黑魚串起,提溜着就往家裡走去。

這時,武家窩棚前的院壩里,停着一輛車轎。

車轎一旁,站着一大群青壯年男子。

為首的兩名青年,一個是看起來完好無損的孔林,另一個是孔融次子孔修。

「林弟,你馬上就可以得償所願了啊!」孔修似笑非笑道。

孔林笑道:「如果二哥也對她有興趣,可與我共賞之!」

孔修不置可否道:「且看看再說吧。」

窩棚裏面。

羅秀兒坐在小小的胡凳上,垂着小腦袋,默然不語。

她那緊握的一雙小拳頭,顯示出她內心的不平靜。

在羅秀兒對面,站着媒婆張氏。

「羅秀兒,你就從了吧!」張氏低聲勸道。

羅秀兒繼續不言不動。

張氏深吸一口氣,繼續勸道:

「我見過蠢的,卻從未見過你這般蠢的。

那個傻子有什麼好?值得你繼續留在這裡?

至多再過兩日,你還是要被抵給孔家!

這是官府的判罰,那個傻子也是認了的!」

羅秀兒想起自己終究要被帶走,莫大的委屈湧上心頭。

兩串淚珠兒,一下子就滾出眼眶。

她抹了抹眼淚,倔強地抬起頭來:「那就兩天以後再說!」

「愚蠢!」

張氏怒聲喝斥起來。

她是接了孔林的任務的。

今天把羅秀兒好生勸走,就有五百文可拿。

如果要讓男人們上來強拉,這五百文可就飛了!

至於孔林的小心思,她當然猜得到。

無非是對羅秀兒垂涎已久,連兩天都等不及了。

「你真不走嗎?」 張氏聲音轉寒。

羅秀兒非常肯定地點點頭,卻又甩下兩大滴淚珠。

她不願意走,也不放心走。

她的主人有點憨,對她卻真的很好。

她若換個主人,肯定不會活得像現在這般自在。

再說了!

主人憨憨的,一直都是她在照顧。

她若走了,誰給主人做飯,誰給主人洗衣?

哪怕兩天以後她就必須要走,她也會在這裡多待兩天。

張氏卻被激怒了。

她也懶得再和羅秀兒廢話。

彎下腰,抓住羅秀兒那細細的手腕,便往窩棚外面拖去。

「我不走!我不走!」羅秀兒帶着哭腔大喊着,使勁朝後面掙扎。

「走不走,哪能由你說了算?!」

張氏使出力氣,奮力向前扯。

羅秀兒本就瘦弱,根本抵擋不住。

為防把這個脆弱的窩棚拉壞了,羅秀兒甚至不敢去四處找抓手。

她無助地哭嚎着,被張氏硬生生拖出了窩棚。

外面的男人們看到這一幕,如同看到了什麼好戲,紛紛發出笑聲。

孔林盯着張氏,不悅道:「你沒勸好,價錢減半!」

張氏暗自慶幸自己機靈,保住了二百五十文,連聲道謝。

孔修仔細打量幾眼,朝孔林道:「林弟好眼光啊,這顏色很不錯。」

一邊說,一邊蹲下身來,伸手去捉羅秀兒的下巴。

羅秀兒被驚嚇到,慌忙躲了開去。

孔林扯了扯孔修的衣服,提醒道:「二哥,此處不是地方,且回家再玩吧。」

「也罷!」孔修站起身,對張氏吩咐道,「將她塞進轎子里,快點!」

張氏抱起羅秀兒,就往轎廂里塞去。

「我不去!我不去!」

羅秀兒大聲尖叫着,使用雙手雙腳抵住轎廂車門,作最後的掙扎。

幾名僕從一起上前,有的去推羅秀兒的雙腳,有的去掰羅秀兒的手指。

羅秀兒漸漸絕望,發出大聲的哭嚎:「主人,你在哪裡?」

「秀兒別怕,我來了!」

武安國的大聲呼喊,突然響起在遠處。

眾人循聲望去,發現一名神情憤怒的壯實青年,正向這邊飛奔而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在漢末鑄天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