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連載中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來源:google 作者:陸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伍嘉傑 其他小說 夏聞沁

家境富裕的貴小姐,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純潔美好的落魄美人,心地善良的音樂才子是什麼樣的際遇讓四個原本互不熟識的人榻遇相知?是什麼樣的秘密讓最初的圓滿一步步走向萬劫不復?愛情與友情在撞擊之後能否還原到最初的形狀?夢想與現實在權衡之間能否找到最佳的平衡點?如果不是刻骨銘心就不會這麼痛,如果不是深入骨髓就不會這麼傷比哭還要絕望的是現實,比恨還要殘忍的是破滅對不起,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畢竟有些事不可以展開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章節試讀:

譚勝廷有很多處房子,余安所住的公寓只不過是其中不起眼的一處。

自從兩人確定了關係之後,余安便一直住在這公寓里。

距她給譚勝廷發完消息,已經一個月過去了。

這一個月,譚勝廷像消失了般,再未出現。

身為一個合格的情人,她不該打探譚勝廷的行蹤,但還是忍不住向沈默多問了幾句。然而沈默正如他的名字一樣,始終閉口不談。

雖然譚勝廷說過要「開除」她的狠話,但八月初余安的卡上還是像往常每個月一樣,進了一筆賬。

余安有個雙胞胎弟弟妹妹,二十號是他們倆的生日。

這天是周六,余安打算去商場買生日禮物。

弟弟餘明陽和妹妹餘明月都在讀高二,平日里她雖沒有經常回家,但心裏很疼他們。

她逛了一圈商場,給餘明陽買好了禮物,還剩下餘明月的沒買。

餘明月聽話懂事,知道家裡經濟條件拮据,一年到頭連衣服都很少買。余安走過轉角,看到一家服裝店。

她抬步,正要走進去,卻注意到店裡沙發座上的男人。

正是一個月未見的譚勝廷。

他正在聽電話,即使皺着眉,也還是抵擋不了他的帥氣,旁邊一個女孩拿着條裙子湊到他面前說話。

余安看着他們,驚訝的捂住嘴。

那個女孩,幾乎是跟辛冉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原來,他說的是真的。

余安咬住嘴唇,握着袋子的手微微的顫抖。

她眼看着譚勝廷突然從店裡出來,一個閃身,躲開了。

譚勝廷出了店,往對面走,余安看着男人背影遠去,從柱子後面出來。

她看了看服裝店裏面,踱步走進去。

每走一步,心都在凌遲。

余安握了握拳頭,走到那女孩身邊。

楚金金正在挑衣服,餘光瞄到身邊有人靠近,轉頭看了看。

她看着余安,似乎也有些驚訝。

余安的目光落她的臉上,更加肯定了之前的判斷。

她扯了扯唇角,勉強勾出一個笑容:「你真漂亮。」

楚金金被人誇,也很高興,歪歪頭道:「謝謝,你也不賴啊。」

余安笑笑,說:「剛出去的是你男朋友嗎?長得挺帥的。」

楚金金愣了一秒,承認道:「是啊,他工作挺忙的,好不容易陪我出來逛街。」

「是么?」余安看着她那張青春洋溢的臉,那上面滿滿的膠原蛋白,不禁問出口:「你這麼年輕,也上班了?」

「哪能啊。」楚金金挽了挽耳邊的頭髮,甜笑道:「我還在讀大二呢。」

余安抿了抿嘴唇,似乎在意料之中。

「金金,跟誰說話呢?」

身後驟然響起譚勝廷的聲音,似乎還隔着段距離。

余安隨手挑了件衣服,躲進了換衣間。

她靠着門背後,壓抑的喘氣。

「親愛的,你回來啦。」是楚金金嬌嗲的聲音。

「挑好了嗎?」

「唔,我看了看,都沒什麼喜歡的,你再陪我逛逛其他店唄。」

「……」然後是一陣沉默。

「好不好嘛?」楚金金拉着男人的手搖晃,聲音嬌嬌的。

譚勝廷皺了皺眉,看了那女人離開的方向一眼,應聲道:「走吧。」

「嘻嘻,我就知道你最寵我了。」楚金金抱着男人的手臂,靠着他出門。

然後,再也沒響起聲音。

余安靠着門背,滑坐在地上。

她雙手罩住臉,即使咬緊了嘴唇,撕心裂肺的哭聲依然不斷的從嘴裏泄出。

兩名店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還是走到那換衣間門口。

「小姐,需要幫忙嗎?」她敲了敲門,輕聲的問。

余安滿臉淚水,喉頭哽咽,擦了擦眼淚,勉強開口:「不用,謝謝……」

她捂住嘴唇,無聲的哭泣,牙齒快要把手心咬破皮。

她也不知道在那換衣間里呆了多久,出來的時候只覺得腦袋脹痛。

最後,她在店員詫異的眼光里跌跌撞撞的離開。

……

余安回了公寓,一直在床上躺着。

也不想睡覺,就那樣睜着眼看天花板。

感冒快一個月了,斷斷續續的還沒好。

喉嚨里好乾,她卻沒有力氣起床去接一杯水。

眼睛又腫又紅,看起來特別悲慘。

這樣睜着眼到夜幕降臨,許是太累了,余安漸漸合上眼。

也不知道這樣睡了多久,余安模模糊糊的被擾醒。

「唔……」

她張了張眼睛,那一秒有些心慌。

很快,她又卸下防備。

因為她聞到了獨屬於他的味道。

「醒了?」是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

她動了動,意識到自己正被男人抱着。

卧室里沒開燈,只有從落地窗外透進來的一些光。

她看着男人模糊的輪廓,摸了摸他的胳膊,突然推開他。

「別碰我!」她低聲的吼。

那一下她使了好大的力氣,譚勝廷猝不及防被推下了床。

「你幹什麼?!」男人被打斷,已經很不爽。

余安捂着胸口的被子直起身,看着床邊的男人,冷冷的開口:「髒得很!」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