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塵魔道
無塵魔道 連載中

無塵魔道

來源:google 作者:淵子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一 淵子墉

萬物有靈傳聞之中,若是生靈死後依然對世間有着難以割捨的執念情感,便可不上蒼穹,不墮幽冥,集結天地之靈,成為無形無質的蒼生靈願靈願萬千,世間執念,蒼穹之下,化而為魔這便是初魔的由來…………世間修行由來已久,上不知其源,下不知長遠霄漢之後,更有仙秦,仙秦七分,七國立於蒼穹之下汗青神域,大秦神武,大楚符陣,大燕劍修,大齊幻術,大韓神通,大趙馭獸,大魏鬼道,一代代國主至尊共主天下,追尋着傳聞中的初代秦王之傳說,競逐着那輝煌仙秦的大統一之路殺人滅口仙門坐,天下蒼生化初魔生前身後皆是命,誰言世間無因果一名天生血劍的少年,接過了汗青之域最重的那份傳承,逐漸走上一條舉世皆敵的無敵之路我於魔淵畔,還蒼生璀璨我來過,我戰過,我無悔,我問心無愧這是一個孤獨而熱血的故事,你們要在孤獨中看世間光明——我們書中見展開

《無塵魔道》章節試讀:

大燕,幽州,蒼瀾郡。

走出了存縣的季一給自己掛上了一個淺淺的笑容,步伐從容。

這當然不是說他真的想笑或是遇上了什麼好事兒,只是說……

這樣的他才像一個正常的十五歲少年,這樣的他才能更好地在這個修仙界繼續走下去。

那日「秦王」助他將寂滅血雷煉入心臟之後,他便擁有了前所未有的寂滅靈根。他並沒有立刻修鍊《萬劫天功》,因為他知曉還沒到合適的時候。

他相信大老闆,那個曾經被他喊作老王的老人,既然他臨終前讓他去青冥劍宗,那便必然有他的道理。

雖然老王並不是一名修士,但他對於修仙界的了解甚至比一些修士還要強。

於是,他來了。

存縣外面是封魔郡,這個名字當初讓季一面色凝重了很久。

所有的傳說都是有意義的,名字也是。

他匆忙趕到封魔郡鄰邊的蒼瀾郡,是為了躲無生來人,也是為了蒼瀾郡的青冥劍宗。

從封魔到蒼瀾,便是以季一目前的體質,也是一路搶山賊的馬,快馬加鞭馬不停蹄才在一個月後趕到。

看見那雲霧繚繞的青冥仙山,他又想到了離開存縣時的場景。

「您……怎會如此?」

「如你所見,我並不是秦王,也不是秦王留下的神念……我呀,不過是秦王記掛這裡的事兒,從而在無邊的歲月中誕生的一縷靈願而已,如今,就連橫掃六合的秦王都已回歸蒼穹,我一個靈願又能支撐多久呢?」

「可自然之下的靈願不是……號稱不滅的嗎?」

「世間哪有永恆?魔會崩散,靈願會消失,世間真的會有人擁有永恆的信念嗎?秦王或許有,但我不是秦王,在這個地方待了這麼多年,無邊的孤寂使我時常凍得發抖,我也想走啦……能在消散前見到你這個有趣的小子,能用最後的力量傳下《萬劫天功》,我可算得上是壽終正寢嘍!」

「前輩……」

「你可別說些有的沒的了,我告訴你,其實我挺討厭秦王的,來生我一定要轉世成人,所謂的靈願、大魔都給我滾一邊兒去,老子要當人!」

「……」

「怎麼?不信輪迴?說實話……我也不信,不過嘛,人總要抱着些念頭的,不然生活可怎麼過?在仙秦時期,人們可時常傳說蒼穹之上有一片無垠的神靈海,遊盪着無數迷途的靈魂,只要渡過那片大海,就能到達輪迴的彼岸。」

「是這樣嗎?」

「寧可信其有,我告訴你,你這小子別輕易死了或者把我忘了,待我渡過神靈海,追尋着冥冥中的因果而來,你就是我在此界的道標,能夠指引着我歸來……」

「到時候我一定會有新的名字,就叫,就叫……秦勝天!」

「還有,這裡,存縣,有大秘密,大因果,牽扯到的事情太過無解……你今日過後,離開了這裡便再也不要回來,這個地方越是強大的修士越是忌憚,也越是危險,你如今是凡人還好,等你以後金丹元嬰了又突然回到這兒來,後果不堪設想……」

……

所以說,季一努力活着的理由除了變強和光明以外,又多了一個秦勝天。

逝者回歸蒼穹,生者化作燈塔。仙秦比現在多了一個神靈海的傳說,在他們看來,死亡不是生命的終結,遺忘才是。

有時候,你的存在,或許便是無數個人的燈塔,是無數人的希望之光。

那些凡人避之不及的靈願與魔物,也許就是某些人的夢中之人。

季一想了想,或許……這便是修行的魅力吧。

……

青冥劍宗名字很是威武,然而據可靠消息了解,它的輝煌只在曾經。

換句話說,如今的青冥劍宗就是個空殼兒,大貓小貓一兩隻,僅此而已,撐死了有幾個「金丹期」的長老和以及稍微強些的掌教劍宗,傳聞中的元嬰老祖有沒有都是個值得懷疑的問題。

曾經的青冥,元嬰也不算巔峰戰力,化神才為長老,最強者更是傳說中的大乘天人,乃七國之中最最頂尖的道統傳承!而事到如今,強者沒了,傳承缺了,龜縮於偏僻的蒼瀾郡當個第一宗門,門內弟子倒也還可以沾沾自喜。如此差距,可見一斑。

畢竟,怎麼說,青冥劍宗也是這蒼瀾郡第一大宗了。要知道,封魔郡里比得上青冥的宗門一個都沒有。

至於無生劍宗?無生劍宗可不是封魔的,而是來自於無生郡的大燕頂級宗門,距離這封魔郡何止萬里之遙?說存縣是貧瘠偏遠之地是一點兒也不錯。

一郡以無生為名,可見無生劍宗的強勢。

不過……在這蒼瀾郡的一畝三分地,青冥劍修倒是傲氣十足。

……

「來人報事兒!」

季一回道:「慕名而來,望拜入青冥學劍。」

在仙門前站着的兩位守門弟子面面相覷,對視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問季一:「你確定?」

「確定。」

這二人一胖一瘦,分立左右,宛如門神。

只見那胖修士問道:「姓名?」

「季一。」

瘦修士接着問:「年齡?」

「十五。」

「家境如何?有無靈石?」

「自幼孤兒,靠他人接濟為生,如今幹些粗活兒能混一口飯吃,但靈石是萬萬沒有的。」

「文書呢?」

「那是何物?」

胖瘦二人相互對視一眼,胖修士偷偷對着瘦修士使了個手勢,瘦修士暗暗點頭,表示明白。

只見瘦修士輕咳一聲,「季一……是吧,你的情況我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等宗門安排到了會通知你的,對了,你目前住在哪裡?」

季一感覺有些不對,但還是說道:「就青冥城外城東那裡,我自己搭了座木屋。」

「噗——」

季一皺起了眉頭。

胖修士連忙捂住瘦修士的嘴,露出溫和近人的笑容,道:「這位小兄弟,我看天色不早了,你還是早些回去歇息等消息吧,我們辦事兒很快的,你放心……」

季一點了點頭,真的轉身走了。

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季一猛然轉身,看見的卻是站得筆直的二人,二人神色肅穆,一絲不苟。

季一狐疑,但還是轉身離開。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季一再度回頭看,只見那兩人不知什麼時候抱在了一起,姿勢詭異,一副捶胸頓足的樣子。

可面容上依舊一片平靜,不一會兒他們便若無其事地回到了原處。

季一索性不管,可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季一眉頭一皺,直接回到了青冥山門前,開門見山道:「你們笑什麼?」

「笑?誰在笑?小兄弟你要相信我們,我們是蒼瀾第一大宗青冥劍宗的門面兒,在這個莊重神聖的山門前我們是絕對不會笑的。」

「啊對,對。」瘦修士補充道。「方才那一邊跺地一邊哈哈大笑的兩個人絕對不是我們……」

一旁的胖修士立馬給了瘦修士一巴掌,「說什麼呢?」

季一的目光驟然冷了下來。

用一句話形容他現在的心情就是,從小隻知道殺人的他今日總算體會到了什麼叫所謂的人心險惡。

「仙門招人,可你們連我有沒有靈根都不問,你們是在消遣我嗎!」

胖修士也不裝了,直接冷笑道:「你先消遣我們的。沒有靈石,便打發不了我們,沒有文書,便沒什麼了不起的身份。不知道咱們青冥的身份令牌在大燕在蒼瀾有多吃香嗎?你不上上下下打點好了,就憑你這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泥腿子也想爬進我青冥的山門,你在做什麼春秋大夢呢!」

瘦修士也是補了一句,「啊,對,對。」

季一面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

《無塵魔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