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陵渡
武陵渡 連載中

武陵渡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一方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洛 陳四月

那年洛陽大雪,老祖下山,帶回初生的嬰孩,生養於武陵仙源內,聞春風,聽夏蟬,拾秋葉,賞冬雪……年十四,下山,結交英傑,風雲漸起展開

《武陵渡》章節試讀:

林洛一行沿路來到陶府所在的東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冷清景象。

從東街林立的建築來看,這裡是一片城裡富貴人家府邸區域,現如今卻是空空蕩蕩,難見人跡。

三人面面相覷,那老爺子只是告訴了他們在這裡,具**置沒有告知,看來只能一個個找下去了。

各個頗為氣派的正門一個個看過去,倒也不費力,很快便找到了大門被貼上封條的陶府。

陶府門口擺放的兩隻一人高的椒圖也鎮不住那府里瀰漫而出的陰氣。

好好的晴日之下,讓人有一種直起雞皮疙瘩的感覺,所以發生血案之後,周圍的人家都棄下居住的府邸,紛紛搬到別的房產去了,本來一片非富即貴的住宅區現在愣是空空如也,不復往日繁華。

陳東隅被這種陰冷氣氛弄得皺起眉頭,打算以自身氣息衝散周圍陰氣,卻被林洛制止。

「這裡貼上了封條,白日里怕是不好進去,不如晚上悄悄翻進去探查。」

想來也是,三人不多做停留找個客棧住下,然後尋一家客人不少的酒樓坐下,打算打聽些城裡近來的事情。

陳東隅要了兩壺好茶,一聽兩壺茶花了十幾兩銀子,林洛和吳亮都是一臉肉痛。

隔了幾桌的幾個大漢正在高談闊論,引得酒樓內的人頻頻皺眉看去,那幾人也不管別人目光,依舊喝着酒大聲談論着。

很快,林洛三人聽到了關於陶府的事情。

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猛得幹完一碗酒,打了個酒嗝:「你別說人在做,天真的在看,之前陶府那二公子真的是無惡不作啊,當街看到漂亮養眼的,便直接「請」入府中,若是順從的估計還能保住小命出來,不聽話的直接關進猛犬籠子里喂狗。弄出多少人命,他們家不是依舊好好的,仗着朝里有人,滿城的人有幾家能斗得過他們陶家?」

「二虎,你又知道這些事了,這種禍從口出的事情還是少講吧。」見同伴有些醉態,同座的趕緊提醒。

那個被叫做二虎的大漢根本不在意同伴提醒:「他陶家都被人滅了滿門,你們還怕什麼,還在這裝孫子?我知道什麼?別的不說,我家旁邊老李家女兒多好一閨女,不就是讓那二公子給禍害了?老李硬是給活活氣死了!好在老天有眼啊,終於給他們碰到了硬茬子,滅了滿門老少。現在都稱那人是個魔頭,我卻覺得這人是個除暴安良的好漢,若是能夠見到,我王二虎一定請他喝酒!」

一番話引得大家都側目看去,似乎有所意動,另一桌有人舉酒站起正準備說話,二樓傳來一聲冷哼。

「請朝廷欽犯喝酒,膽子不小啊,是哪位好漢啊,上來讓我董旻嚴認識認識。」

舉碗站起來那個聞言馬上坐下,快到似乎剛剛沒有站起來一般。而那幾個王二虎一桌的都已跪在桌邊,頭如搗蒜。

「董少爺見諒,我兄弟多喝了幾口,酒後之言,還請董少爺多多海涵。」之前出言提醒之人此時又不得不硬着頭皮出來為兄弟求情。

「灌了幾口黃湯就敢請欽犯喝酒,再多喝一點豈不是也敢去行兇了?趕緊滾,別再讓本公子再看見你們幾個莽夫。」

見樓上那位沒有多加刁難的意思,幾人告謝後如蒙大赦,連滾帶爬跑出了酒樓。那王二虎估計喝下的酒都已變成冷汗,竟當街摔了個狗吃屎,引來周圍一陣鬨笑。

聽聞樓上自報姓名之後,樓下喝酒吃飯的客人們都老老實實專心對付桌上的酒菜,沒人再敢高聲交流。

林洛和陳東隅都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對這一片相對了解一點的吳亮。

吳亮輕聲說道:「董旻嚴,郴州刺史家的二公子,來頭確實不小。」

二樓雅間,方才發話呵斥樓下大漢那位董公子正一人獨酌,眉宇間儘是陰霾。

「陶二你個廢物仗着朝中有個做御史的大伯欺男霸女也就算了,誰知道一家都是廢物,給個人宰了全家。」說著又是一杯美酒下肚,接著說道:「誰管你陶家死活,好死不死偏偏在春考前死了全家,我父親本來有望更進一步,不說去朝中做那正三品,去個上州的從三品也不錯。骨節眼出了你們家這屁事,能不能熬過春考保住當下位置都難說,一幫廢物,百死不足惜!」

雅間里傳出瓷器被打砸的聲音,如同砸在門口侍立的嬌小侍女身上一般,身軀猛的一顫,如遭重擊……

喝罷也無太多意思主打一手沒有性價比的「好茶」後,回到下榻的客棧,三人換好一身便衣,說是都換了衣服,實際上只有陳東隅將一身華服換下,反正林洛和吳亮穿的已經不能再普通了。

「聽酒樓里那些人的話,這陶家倒也不過是遭了報應,估計是惹了不該惹的硬茬子。倒也是個猛人,一殺便是一府上下。」吳亮笑嘆道。

陳東隅或許是對這種事早就見慣不怪,沒啥想說的。林洛則是覺得終究是人命關天的事,有些沉重,也沒多說。

無人接話,吳亮有點尷尬,悻悻得摸了摸鼻子起身去街上遊逛遊逛。

屋內無法練刀,陳東隅顯得有些遊手好閒,也不知道做什麼:「有事嗎?給我來一本看看。」

林洛遞出一本比較易懂的養氣道經,陳東隅接過也沒多說,林洛憑空取物早已見了多次,知道這小子也有一件和他手上芥子化須彌類似的寶物,直接翻閱起來。

只是沒看多久,陳東隅的臉上已經有些不好看,翻書的速度也逐漸加快。

見陳東隅臉色不佳林洛在一旁問道:「若是不喜歡的話給你換一本也可以。」

陳東隅擺手示意無妨,但終究沒堅持多久,將書遞給了林洛。

林洛給他換了一本不久前在書攤上淘來的書,繼而露出一副這書絕對拿得下陳東隅這小子的表情。

果不其然,不一會陳東隅便看得津津有味,見此林洛安心去打坐修道。

已是日落時分,吳亮終於回來,進門見陳東隅捧着書埋頭苦讀,摸了摸自己額頭,沒有發熱,看來沒把林洛看錯成陳東隅,那就是陳東隅。

可是這個一言不合拔刀的莽子什麼時候看起了書?

站到陳東隅背後,伸頭去看這小子看得什麼東西,陳東隅這傢伙竟然沒把他拍開,而是默許了這種有些親近的動作。

真的是看書看傻了。

一本封面沒有寫書名的小說,讓這個莽子這麼沉迷?我也瞅瞅。

打坐一下午的林洛站起來只覺得通體舒泰,伸了個懶腰前去看陳東隅看書看得怎麼樣。

結果是一副做夢都沒想到的景象——陳東隅和吳亮這兩個關係一直不算融洽時常讓林洛頭疼的兩個小子,一左一右坐在桌前一起看着自己給陳東隅那本書。

或許是吳亮翻頁翻快了,陳東隅伸手又翻了回去,看完才讓翻頁。

這本書林洛看了一些,覺得倒是有些意思,但是每日還得溫習道藏,沒太多時間去看這種被師父會被呵斥的「閑書」。本是覺得陳東隅應該會喜歡這書,沒想到能讓這兩人坐到一塊看。

倒也不錯。

天色完全暗淡下去,兩人準備起身點燭照亮,吳亮乍一眼看到林洛坐在旁邊忍笑着看着兩人,沒什麼多的想法,只覺得錘林洛這小子一頓應該會減少些尷尬。

林洛一眼便看穿了吳亮的想法:「差不多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呢,別忘了,這書可不止一本,若是讓我不高興了就不給你們看了。」

吳亮乾笑幾聲,出去叫客棧小二送些吃食過來。

油燭下三人簡單吃些東西,起身出門,直奔陶府。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武陵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