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鄉捕相公鄉道妻
鄉捕相公鄉道妻 連載中

鄉捕相公鄉道妻

來源:google 作者:滿江紅葉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舉岩 寧松蘿 穿越重生

作為一個野花般恣意生長的鄉下妞,寧松蘿最大的願望就是嫁給村裏面容貌最好的兒郎,於是這麼多年,她都在她認為最好的那一個身後不停追趕誰知一朝某男來,定定立在她身旁:娘子,我容貌不好嗎?寧松蘿:好,簡直比得上天上之謫仙,但我早已心有所屬,所以……某男:所以,咱回家……展開

《鄉捕相公鄉道妻》章節試讀:

「寧家子孫永遠不休不棄不和離!」 就像個魔咒一般,在寧松蘿的耳邊縈繞,久久不息。 「怎麼會這樣?」寧松蘿喃喃自語:「不休不棄不和離,如何和曲徑山在一起?」 老爹怎麼了?為何要宣布這樣的事?周舉岩給了他什麼好處,他竟他做事至此? 恍惚間,寧松蘿覺得離曲徑山越來越遠,明明濃情蜜意明明只分開兩天,但不知怎的,寧松蘿總覺得她和曲徑山之間,好似已相隔萬水千山。 而如今,則被明令告知,這輩子都不能和心愛之人把手相牽,這種打擊,寧松蘿怎能承受的起? 當然,寧松蘿也沒忘記,罪魁禍首乃是周舉岩: 要不是與他成親,怎會等不到曲徑山有了功名再娶她? 要不是成親之時他百般阻撓,她怎會成了他的妻? 要不是他將合巹酒杯調換,她又怎能錯過與心愛之人見面? 當然,還有今天的「縣城之行」,別人想當然以為,有個鄉捕不錯,但寧松蘿知道,周舉岩別有目的。 這裡被隔離數十上百年,有能力的人更不在少數,為何非選他為「鄉捕」?還不是作為他「入贅」寧家的交換條件? 更有一層隱秘,只有寧松蘿才知道:縣太爺乃老爹好友,老爹力薦,他不會說半個「不」字。 說來說去,都是交易!看來看去,就是算計。 雖然她知道,老爹不惜用交情給周舉岩換官職定有原因,但依舊無法抵擋她對周舉岩的鄙夷。 畢竟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做不出「入贅」換「仕途」的齷齪事來。 「還不走?留在這裡曬月光?」 等寧松蘿緩過神兒來,見眾人都已離去,就連老爹也不見蹤跡——顯然已出發了。 周舉岩竟沒叫她! 真豈有此理! 當然,此時和周舉岩吵架,她也沒這個精力。。 吃完飯,寧松蘿沒回屋裡,而是一頭扎進老爹的房間,默默生氣,都是什麼事啊?好好的,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 「娘子……」周舉岩幾次叫喊:「父親大人留了東西,要不要出來看?」 「哼!」寧松蘿氣鼓鼓不理,與其出去費心出去和周舉岩周璇,就不如多看看父親屋中的玄門典籍,畢竟老爹「世襲」的話已說出去,她不接受也要接受了。 但玄門知識說起來容易,學起來真難,單分類就好幾種:看相摸骨堪輿風水乞雨求仙揚善捉鬼等等,讓人看了就眼暈。 但為了明天出攤不兩眼一抹黑,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寧松蘿只能強迫自己堅持。 雖然昨天周舉岩是沒對她做什麼,但也不能保證以後她就是安全的啊,畢竟他們是「夫妻」,要是發生些什麼,好似人們也不會理。 所以沒辦法,她只能學着自己保護自己,而她的那些珍藏,成親那天都用了個乾淨,有時間一定要再打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過去,寧松蘿看一會兒,走一會兒,然後再看一會兒,就這樣過了一夜。 等天光大亮,寧松蘿方出屋洗漱吃早飯,穿麻衣。 穿麻衣,乃寧家習俗。 只要世襲鄉道,出攤時,必穿麻衣,古曰,「麻衣神相」,就是取此意。 而所出的攤位,也是寧家世襲,就在方遠村頭兒,用細竹竿掛着布條,上面遒勁有力寫有兩個大字——仙師。 相傳這兩個字,乃大鄴開國太祖所賜,只要寧家子孫見官,自大半級,但不知為什麼,寧家人都很少出方遠村,所以寧松蘿對老爹的這次出門才意外。 當然,那些事情寧松蘿管不了,她現在能做的,只能是盡量面上平靜了。 心中的忐忑嘛,則是控制不了的,此時寧松蘿就怕一件事——愧對祖宗。 好在一上午時間,並無一單生意,寧松蘿則趁空閑,連忙抓緊看書,而就在她以為今天就要這麼過去的時候,竟有生意來了。 來者長相粗獷,滿臉絡腮鬍,一雙銅鈴般的眼睛,盯的寧松蘿渾身發緊。 當然,自幼生長在村裡,來人寧松蘿自然認識,他叫渚毛峰,乃寧松蘿幼年的玩伴之一。 渚毛峰大寧松蘿兩歲,但也是一起長起來的,小時候和寧松蘿一樣,都是讓長輩頭痛的存在。 而因為他們都沒有母親,所以關係上還算親近。 不過後來二人就有了本質的不同,因為渚毛峰的爹娶了續弦,渚毛峰在晚娘的管教下甚少出門,而寧松蘿多數又和曲徑山在一起,久而久之,就沒聯繫了。 他此時過來,會有什麼事情? 「寧,仙師!」很顯然渚毛峰對寧松蘿這麼稱呼也有些彆扭:「你既世襲了鄉道,那肯定就有了法力。」 「啊?是啊!」雖然面對發小,寧松蘿也只能硬着頭皮應。 萬事開頭難,寧松蘿已打定主意,什麼事都要接下。 「那就太好了!」渚毛峰喜出望外,一雙眼睛裏全是笑意,一雙大手搓來搓去,好似有些話不好說出來。 「有事細說當面。」寧松蘿咬牙往下問。 「啊,是這樣,我想勞煩仙師往我家一趟,助我渚家定棺捉鬼。」 「啊?」 「啪!」 寧松蘿一着急,身體一顫,將桌子上的陰陽鏡碰了下去,陰陽鏡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旋兒,方拍倒在地。 寧松蘿則借揀銅鏡的時間,快速平復心情。 這不開玩笑嗎?寧松蘿暗暗叫苦。 她看相算命還沒弄明白呢,怎麼定棺捉鬼? 就好似讓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馬上讓下地走,她就是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力啊。 「有什麼問題?」渚毛峰也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寧松蘿沒底氣。 說實在的,他的底氣也不大,要不是出山困難,他也不會輕易找一個剛世襲鄉道的寧松蘿。 「當然沒有!」寧松蘿硬着脖子死磕:「但凡我寧家之物,皆有靈性,而這面陰陽鏡尤甚。」 寧松蘿開始拿出「睜眼說瞎話」的特性:「而它剛才掉下去,就是要吸引我的注意力,屆時我定棺捉鬼,它可相幫一二。」 「啊!原來是這樣啊?」渚毛峰馬上臉上稍霽,打消了疑慮:「那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走吧?」 「好啊!」寧松蘿硬着頭皮答應……

《鄉捕相公鄉道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