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俠幻世錄
仙俠幻世錄 連載中

仙俠幻世錄

來源:google 作者:痔瘡找馬應龍還是肛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劉中元 李嗣 武俠修真

這個世道,太雜,太亂,修人需修心,心豈是那麼好修的?為何?因為誰也不知心會被修成何樣,那就先為俠吧!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狗屁其實,這個世界還存在仙.......勿談!展開

《仙俠幻世錄》章節試讀:

星空之下,靜謐一片。

往常可不是這樣的。長生心想。所幸他母親給他做的草鞋底板是用的獐皮,這讓他在慌張跑路中的腳底板不至於被隱藏在地上的斷竹給扎穿。但途中經過大片的荊棘灌木叢時小腿卻無法避免的被劃拉開一條條的細密創口。

少年不會因為這點疼痛就輕易掉淚,但他的鼻子此刻卻是酸酸的,感受從腳底傳來的殷實,他想到了他的父母,這一生,怕是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像母親般給他做鞋了。

看了看懷中已經哭得筋疲力盡的妹妹,長生抑制住了哭泣的衝動。

微弱的月光下,兄妹二人手拉着手,吃力地奔跑在遼闊的曠原,這裡的雜草已及人高。氣氛也是無比的詭秘,周圍似乎什麼活物都消失了一般。

不祥的預感像一根根藤蔓蔓上長生心頭。

"嗷嗚!兄妹剛逃出的山林傳來了這麼一聲吼叫,就只這一聲,周圍便再次陷入死寂。是狼!長生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拉起妹妹快步向前奔命。

那狼很是狡猾,它故意不再發出吼叫聲,作為頂級的捕食者,它會等待那最合適的時機再發起最致命的攻擊!

月光不明亮,藉著茂密雜草的掩護,長生看不見它的體型,只曉得畜生離他們越來越近,悉悉索索,聲音越來越清晰,。

長生正向後回望時,他突然看到兩團綠光不斷且迅速地朝向他們過來移動,他能感受到這綠光之中所蘊含的貪婪和對鮮血的渴望!這無疑是那畜生的狗眼。

悉悉索索的聲音越來越明顯,綠光霎時就移動到與少年不足5米的距離處!

長生汗毛倒立,臉上血色瞬間蒼白,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感嘆命運的多舛,切實感受着妹妹身上傳來的體溫,終於在這極度危險緊急的情況他做出了決定。

他將虛弱的妹妹快速推向身後的軟嫩草皮,而後迅速抽出鋒利長刀,對準了凶狼衝來的方向.......

三米,兩米。。看清楚了!從傳出聲音的草叢中跳出了一頭凶狼,它直直地撲向了他,身長居然直達兩米!

這下長生清晰的看到了它的樣貌,這野物確實和家中的犬狗不同,它雖還沒能夠接觸到長生的身體,可鋪面的殺意就如同刺骨的寒風已經向著長生席捲而去。

月光是何其的微弱啊,在這愈發拉近的距離作用下,畜牲的血盆大口清楚地呈現在長生眼前,森然的獠牙上還殘留着大片的血跡!

長生的視線與泛着綠色幽光的眼睛相對,從狼的視角他感受到這頭狼不久之前吃下過一男一女,此刻它非常的興奮與狂躁,長生沒由來的感覺出這畜牲吃掉的是自己的親人!

暴虐的情緒沖刷着長生的理智。

長生大吼着,憤怒擠走了恐懼,佔據了所有情緒的主導,他握緊了刀把,一改先前獃滯的反應,居然率先在凶狼之前主動把刀對準逼近視線的狼嘴,刺了上去。

刀從這畜生的上顎一直捅穿出天靈蓋,狼前沖的巨大身體慣性將長生厚實的壓在草垛上,長生的右肩被它鋒利沉重的巨爪給摸了一下,瞬間一片血紅,傷口處深的泛白,儼然露出了肩骨。

那畜牲不消停,在遭受了重創後還劇烈的掙扎了幾下,擺動過程中,它的血液從創口處不要錢似的噴濺出來,長生的整個身體無一倖免,儼然成為了一個血人。

「嗚嗚....」狼嘶嘶鳴着,它終於沒有力氣再動了,一改之前的兇狠,這回它就和長生家的狗子一樣,氣焰消失,活脫脫一條喪家之犬。

它望向長生的眼中有驚懼,也有哀求,長生看它則是面無表情,沉重的悲痛夾帶着仇恨的力量在長生心底野蠻生長,他從狼的眼睛中知曉了父母的死狀後,他沒有多餘的想法做出哪怕是憤怒的表情。

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便是要殘忍的虐殺掉眼前這頭該死的畜生。

長生眼睛紅了,他用手指猛地**那畜生的右眼,感受到巨大的疼痛,凶狼用盡最後的力氣掙紮起來,長生被波及,吐出幾口鮮血。

可以他現在複雜的狀態,身體上的痛覺直接被他無視。就算被狼畜生壓在身下,被無章攻擊的狼爪撕碎身體的皮肉,他也是一拳轟出,一拳又接踵而至。

不多時,畜生最後抽搐了一下,便永遠靜止。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結束的也很突然,草垛上的妹妹早已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半晌,她帶着哭腔嘶啞呢喃道:「哥哥!你在哪?」

「阿妹莫怕,啊!」長生忍痛從狼屍體下面鑽出來。腦子變得有些遲鈍,他現在很想倒地昏睡。「阿妹,我們走。」

阿妹主動挪過來抱住渾身浴血的長生,她的淚水哭幹了,臉皺縮成哭的表情,小聲抽泣。

長生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而後從狼嘴裏拔出了長刀,隨手抄起地上一塊長相尖銳的石頭,對準死狼的左眼狠砸而下。

一縷光線兀的射破在天空,擠走了漫天星辰,不着痕迹的掩蓋了昨夜的血腥與冷酷。一群食腐鳥圍繞着昨晚的狼屍大快朵頤,它們拍打着翅膀,做出它們特有的動作,這應該是對上天恩賜的感謝所做出的回應。

待到刀疤臉男領着一眾蠻子發現狼被啃的殘缺屍體時,長生早已帶着妹妹逃離了。

他看到狼屍的慘狀,怒火中燒,他憤怒的不是狼的死亡,而是跟丟了紅璽的去向,他朝着了狼屍踢了一腳,狼屍巨大的身體竟橫飛出數米遠!他狠罵道:「沒用的東西!」

眼睛環視了一周,目光掃過他身邊的蠻人同部下時同部下們都低下了頭,認為首領罵的也正是他們。他們畏懼首領的強大。不敢回以正面的目光。

清晨的南息鎮,集市來往貿易的人員絡繹不絕。戰火還未蔓延到這個平靜的小鎮,這份平和尚未被打破。祥和是每一個外來者對它最直觀的評價。

唯一不應景的,便是在那某處僻靜深巷中存在的兩兄妹了。

經過一夜驚險,疲憊的長生牽着妹妹挨家挨戶地敲門,他們必須暫時找一個庇護的地方,況且現在他們又累又餓。

好幾家人看見長生的臉還沒等他說話便又將大門迅速關閉。其中一家人看到長生滿身是血的模樣,更是大聲驚叫。

意識到是自己的問題,長生就不知從何處弄來了一件麻布上衣,他胡亂的抹了抹臉頰,確保自己的樣子看起來不那麼駭人後,再次敲響了一處人家的房門。

「救命啊!好心人啊,請你們行行好吧!」

門開了,開門人是一個中年婦女。

看着這兩人還是個孩子,大娘不由分說的將長生兄妹倆拉進屋子。

「孩子,你怎麼了?」大娘關切地問。

看着眼前的大娘,長生想起了他的母親,鼻子一酸,差點哭出來,不過經歷了這一夜,他成長了,他沒有哭。阿妹卻是梨花帶雨。

所愛之人離開你只間隔了極短的時間,你卻總是習慣性的認為他(她)還在身邊,沒能從失去他(她)的陰影里走出來,這種悲痛像是一把刀子直插心臟。

長生卸下了心防,將這一路的變故與曲折全部講述給了眼前這位心地善良的大娘。

大娘聽後也是紅了眼眶,她一把抱住阿妹,連是嘆道苦命的兒,接着也想把長生攬入懷中,可剛一觸到長生的肩,長生就本能的退避並發出嘶吼的抽氣聲。

「孩兒啊,你怎麼了?受傷了嗎?」大娘關切的問。

在長生說明情況後,她立即為長生撤下上衣,大娘看向那一團模糊的血肉,心中更是心疼萬分,於是焦急忙慌地說:「你們就在這裡安心住着,長生啊,你可別亂動了,我去鎮西頭濟仁鋪給你抓點葯。阿妹,照顧好哥哥。等我回來.....』』

大娘出去了。

長生倚靠木床挨窗一側,望了望天邊漸落的日頭,不知在想些什麼,他的左手有些麻了,俯頭看向緊緊抓住自己左手,將頭埋在自己的胸前的妹妹,溫柔地用右手撫摸着她的後腦勺,她睡著了。

昨晚的拚命奔逃,再加上經歷的那些是個正常成年人都無法接受的慘痛經歷,早已耗空了一個八歲女孩的體力和心力。

院牆的大門從大娘離開後終於再次有了響動,是大娘回來了吧。長生心想。

腳步聲很響,長生有點疑惑,他注意過大娘走路時發出的聲響要比現在這腳步聲小很多。

長生有意去查探,可今天這一放鬆下來他才發覺身體疲軟的起不來了。

腳步聲臨近門口的時候,長生聞到了一股濃烈的劣質酒味兒。

他心中一緊,抄起了床頭的鋒利長刀。

《仙俠幻世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