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連載中

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執掌風雲

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展開

《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第10章已成定局蕭崢道:「這還用說!」

章清用手在他右背上輕輕推了推說:「快進去吧,領導在等你。

」蕭崢走入了裏面,看到之前在台上的地中海頭頂領導。

這會兒和其他幾個工作人員一起坐在椅子里,蕭崢略微有些拘謹地稱呼了一聲:「各位領導好。

」蕭崢儘管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又在鄉鎮工作了7年時間,可是在基層時間長了,視野難免受到影響,還一直受到打壓,面對領導總是有些拘束。

反而是邵部長見到蕭崢進去,主動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向蕭崢,並跟蕭崢握手。

其他兩位工作人員,看到邵部長對蕭崢如此客氣,都有些意外,但心想,邵部長這樣做,肯定有其原因,跟着領導做總沒有錯。

於是,也都站了起來,跟蕭崢握手。

邵部長洒脫地朝對面的位置伸伸手,說:「來,蕭崢同志,坐下來吧。

我們聊聊。

」接下來,就是例行程序的考察談話。

讓蕭崢談談這幾年的學習情況、工作情況和成績,以及優缺點等等。

蕭崢都按照要求談了,其實這七年來,蕭崢也換了三個工作崗位,在每個崗位上也幹了不少事情,特別是最近在安監站的工作,儘管他只是一般幹部,其實也給金輝出了不少主意,有些也取得了明顯成效。

但是,這些蕭崢都談得較為簡潔,反而重點談了當前有些村進行的礦山開採,給生態環境造成的壓力,給生產安全帶來的隱患等等。

蕭崢倒也不是要在領導面前顯示自己對工作有多麼盡責。

其實,還是因為這種考察談話參加得不多,在談話的節奏和詳略上把控有些不到位。

說到自己特別想說的事上,有些扯開去守不住。

幸好,蕭崢談的這個鳳棲村礦山安全問題,是個非常實際的問題,礦山不僅造成了很多安全事故,還嚴重破壞了水體環境,也是「鏡湖零點行動」中要着力解決的問題。

大會、小會上,安縣要走生態恢復之路還是繼續走環境破壞之路,已經越來越成為一個重點議題了。

然而,世紀之初,當前政府考核還是以GDP考核為綱,此外安縣的老百姓除了開礦還有什麼發展致富之路實在不好說,是否徹底解決礦山問題,這兩屆的縣領導都沒有最終下決心。

按照邵部長的想法,走綠色可持續發展,才是安縣的正道。

但他一直管的都是組織人事工作,並非經濟工作,無法施展拳腳。

但是,蕭崢這個基層一般幹部,卻發現了礦山的隱患,還提出了必須休礦、停礦,給安縣山林以休養生息的機會,然後發現和發展新經濟增長點的建議。

這些想法,邵部長聽了心有戚戚焉。

原本,他接到上面的任務來考察蕭崢,以為蕭崢在上面有過硬的背景,並不覺得他有什麼能力水平,他來推薦考察也不過是走過場而已。

可現在聽了蕭崢彙報的這些想法,邵部長對蕭崢的看法有了變化。

他覺得蕭崢這個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對基層的工作也比較熟悉,不光是名牌大學畢業素質好,而且還真有想要干一番事業的想法,這都非常好。

要不是旁邊考察組成員提醒邵部長時間差不多了,邵衛星還想跟蕭崢繼續聊下去。

但這次考察組的任務還是比較緊張,於是邵衛星道:「蕭崢同志,今天你介紹了自己的學習、工作和成效,還有對解決礦山問題的想法。

我個人認為,這些想法都非常好,難能可貴。

我本來還想聽你多聊聊建設性意見,可這次時間有限,我們馬上要回縣裡了。

今天就只能這樣了,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聊。

」組織部的副部長、人社局局長說要跟自己再聊,蕭崢還從未有過這樣的待遇。

當然,邵部長很有可能也僅僅是說說的,但這也讓一名基層幹部心裏倍感受用了。

今天,真是發生了太多讓蕭崢意外的事情。

這次,蕭崢沒有等,主動走到了桌子另一邊,跟邵部長握手,也跟其他兩位組織部的幹部握手。

要知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考察材料肯定是那兩個年輕人寫,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蕭崢自然也希望他們能寫得好一點。

兩個幹部也挺客氣,和蕭崢握了握手,隨同邵部長一起走出去。

組織委員章清馬上陪同他們又去讜委書記宋國明那裡轉了一圈,然後坐着公務車,離開了天荒鎮。

宋國明也表示邀請考察組在鎮上吃飯,但不太熱情,邵衛星自然能感受出來,就推託說時間緊張,回縣裡去了。

蕭崢在副樓的陽台上,瞧着他們離開之後,才打算回自己的辦公室。

猛然之間,他瞥見在主樓的陽台上,也有兩個人正在看那輛公務車。

這兩人是鎮讜委書記宋國明和讜政辦主任蔡少華。

組織部的公務車駛出大門之後,宋國明和蔡少華也就回了書記辦公室。

蕭崢感覺他們沒有發現自己。

但就算髮現了又如何,大家誰不知道誰?反正只要宋國明在任上,他是不會對蕭崢友善的,他蕭崢也沒有必要裝作乖乖聽話的樣子。

這些天來,蕭崢似乎明白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在機關里,要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表現出來,人家才會把你當回事。

就算把你當成了眼中釘、當成了對手和敵人,也比悶在那裡,任人欺負要舒服、要爽快!蕭崢不知道,宋國明和蔡少華回到辦公室去幹嘛了,但應該對自己不會有什麼好處。

當天下午,蕭崢又去找了副鎮長金輝,問他下不下村?金輝很奇怪地瞧着蕭崢:「你不是已經在考察期了嗎?說不定還真能提拔呢,你還惦記安監站的事情幹嘛?這兩天就休息休息,等結果出來再說吧。

」其實,金輝也是好意,是為蕭崢考慮。

平時很多時候,工作都是蕭崢在干,不管人家能不能提拔,這兩天就想讓蕭崢休息一下。

可蕭崢道:「金鎮長,我們還是下村吧。

閑着也是閑着,關鍵是鳳棲村的安全隱患一直在那裡,這就跟不定時炸彈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

我們還是謹慎一些吧。

」金輝看看蕭崢,笑着道:「你也太敬業了,看來你提拔是有道理的。

」午飯之後,兩人就下了鳳棲村。

這次下去,兩人都去礦山上走了,安全隱患還是那些,很明顯,可村裡也沒有整改的意思,金輝和蕭崢只能在村裡跟村支書、村長磨嘴皮子。

到了晚上,村支書和村長又留金輝和蕭崢吃飯。

蕭崢不想留下來,可金輝卻願意吃村裡的晚飯,蕭崢也沒有辦法。

晚飯上村支書和村長,對蕭崢的態度明顯好轉,還恭喜他被列入考察對象。

但蕭崢並不受用,這些態度的轉變不過是這些村裡老油條的技術性調整。

蕭崢希望他們能拿出點實際動作來,把礦山安全問題解決了。

然而,一喝酒,金輝又變得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實際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晚上回鎮的路上,喝了一些酒的蕭崢,忽然想給陳虹打個電話,告訴她自己被考察的事情。

在車上不方便,蕭崢直到回了宿舍,才撥了陳虹的號碼。

但是,陳虹並沒有接電話。

可能在忙吧?蕭崢酒意未消,感覺渾身燥熱,再加上這宿舍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磚房,年代久遠,甚是悶熱。

蕭崢索性打開了門窗,拿上了一個拖把,去公共衛生間提了一桶水,將水泥地板拖了一遍,又用抹布將房間里的桌椅擦了一遍。

整個房間整潔了許多。

蕭崢又洗了一個澡,酒意消失了大半,可他的情緒卻有些黯然。

回想起剛剛上班那會兒,雖然從一開始也是住在簡易的宿舍樓里,可女朋友陳虹卻時常從縣城裡來,幫自己整理一下房間,洗洗衣服,讓他倍感溫馨。

畢竟,陳虹家住縣城,在家裡又是獨生女,也算是大家閨秀了,在家根本不用動手,可她能為他做點事情,多少無所謂,那妥妥地就是對他的關心和喜歡。

被人關心,被人喜歡,特別是像被陳虹這樣漂亮聰明、出身又不錯的女孩子關心和喜歡,誰不高興?可最近,大約有一年多的時間了,陳虹都沒來過這個小舊樓看蕭崢了。

蕭崢問過她,為什麼不來了?陳虹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學校的事情比較多,縣一中提拔她擔任辦公室主任了,所以平時忙了許多。

還有一種說法,是她父母不讓她下鎮上了,她還轉達了她父母的意見,讓蕭崢儘快賺錢在縣城買一套房子,否則房價可能要漲。

蕭崢想,後一種說法更靠譜一些,六七年下來,蕭崢還沒在縣城買房子,陳虹的父母恐怕有些不悅了,以讓女人不下鎮上的方式,逼迫蕭崢儘快買房。

蕭崢覺得這也無可厚非,兩人以後要是走在一起,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也是必需的。

所以,這幾年蕭崢也積攢了一些錢,7年下來也有七八萬了,貸款買個五六十平的小套間已經不成問題。

蕭崢也跟陳虹說起過這個事情。

陳虹起初也很開心,去跟自己父母報告了。

可陳光明和孫文敏非但沒有為他們感到高興,還說:「五六十平,也太小了,怎麼住啊?陳虹,你從小住過最小的房子也是八九十平的,我們現在這房子有一百二十平,以後你到五六十平的房子怎麼能適用,以後還要小孩的,豈不是要活活憋死?買房子還是要一步到位,至少一百平以上、三室兩廳的。

」這就把蕭崢給難住了。

蕭崢的父母,也表示過,如果他想買房子,會拿出八九萬支持他。

可蕭崢不想拿父母的錢,倆老的一直在礦山上幹活,把他養大,送他讀書念完大學已經很不容易了。

再加上,倆老整天喝風吸塵,對身體不好,小病小災不斷,老爸支氣管炎經常發作,平常也經常去醫院。

這種情況下,蕭崢可不想拿了他們的錢,去縣城買大房子,他們的錢還是要給他們養老用。

所以,自己父母的那幾萬塊錢,蕭崢是真的不想動。

因而,在縣城買房子的事情就這麼擱置了。

蕭崢環顧自己這個宿舍小房間,打掃過了,其實他就挺滿意。

蕭崢對物質沒有太大的追求,能住、舒適就行。

可很多人,跟他的想法不一樣,包括陳虹和她的父母。

正想着這些糟心事,蕭崢的手機倒是響了。

《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