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帝
玄帝 連載中

玄帝

來源:google 作者:楊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妄 楊玄

玄黃大陸,魑魅遊盪,妖獸橫行平凡少年楊妄意外與稀世精怪水魑合為一體,從此獲得無雙控水之力,修鍊水屬性真武戰技,吞噬眾多水之精英,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是他的天下一路征戰,終成水中天帝!展開

《玄帝》章節試讀:

北方有小國,名為四海,四海國四海皆非海,乃一澤一淵二湖,其中一澤即是大名鼎鼎的雲夢澤。

雲夢澤終日黑霧繚繞,蟲蛇遍地,妖獸橫走,是一處死地。不過,死地雖險,天財地寶卻俯拾皆是。

楊妄從黑泥潭中爬出來時,已是一身泥漿。

他慌忙在胸口摸索一陣,感覺到吊墜的存在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這是一塊拇指大小的方形木牌,通體黑色,中間雕刻着一個「玄」字,「玄」字盤曲蜿蜒,像條陰冷的黑蛇。

這是楊妄的父親楊玄給他的,沒有告訴他來歷。

打他記事起,父親已經卧病在床了。

這個男人在床上躺了半輩子,年輕時候的雄心與夢想早已衰老得不成樣子。

在楊妄十歲的時候,楊玄把他叫到床前,將玄字吊墜掛在楊妄的脖子上,對他說:「妄兒,父親這輩子的夢,就靠你去實現了。」

他的聲音很平淡,彷彿是在和兒子聊着無關緊要的瑣事,但他的眼神,是灼熱的。

父親的夢想很老套,成為絕世強者,幫助他人。

年輕的時候,楊玄確實有實現夢想的潛質。十八歲的時候,他已經衝破少沖脈,踏入真龍境第四重。

毫無疑問,他可以成為當時縣裡大比第一名,進入四海國大宗派進修。

但是,在決戰的前一晚,他突然身中奇毒,功力盡失,淪為廢人,至今已苟延殘喘二十五年。

楊妄將玄字吊墜重新收回懷裡,深吸一口氣,抬頭望向開始沉沒進黑暗世界的雲夢澤。

入眼儘是濃重的黑霧和翻滾的泥漿。

父親病情加重,若無靈丹妙藥,恐怕真的時日不多。這也是楊妄冒險進入雲夢澤的原因。

差不多又是五年一期的縣裡大比,這個時候他本應在家裡好好修鍊鞏固,卻跑到殺機四伏的雲夢澤來,就是為了為父親續命。

粗略地掃掉臉上的泥漿,楊妄緊緊握住手中的一尺短劍,謹慎地朝雲夢澤深處走去。

雲夢澤毒蟲毒蛇不計其數,楊妄深入兩里,就連連劈掉十餘條竄起的毒蛇,殺死一條長達九尺的泥沼巨鱷。

這巨鱷兇殘異常,若不是楊妄在五個月前成功晉級真龍境,也不能如此容易就殺死它。

修鍊一途,先有淬體六境,淬體即淬鍊肉體。皮、筋、肉、骨、血、內臟,即是淬體六境。

淬體之後,則為真龍六境,真龍境衍生真氣,真氣如龍,衝破人體六大脈,少商脈、商陽脈、少澤脈、少沖脈、中沖脈、天沖脈。

六脈俱通,則全身真氣暴漲,凝成金丹,金丹有三境,分別為人丹、地丹、天丹。

淬體境、真龍境、金丹境、通天境、神魂境、乾坤境、混沌境、天帝境,即為修行的八大境界。

不過此時的楊妄,乃至白澤縣的所有人,也不過是知道淬體六境、真龍六境、金丹三境而已。

踏入真龍境,便可修習真武戰技。

成就金丹,便可施展傳承神通。

楊妄剛踏入真龍境,真氣化龍,衝破少商脈,穩定在真龍境第一境。

淬體境後,肉體凝練到極致,單手臂就有萬斤巨力,五馬不能分屍,殺死一條泥沼巨鱷,自然不在話下。

真武戰技,分為真戰技和武戰技,真戰技踏入真龍境後方可修習,用於升華真氣性質。

對每個修鍊者來說,得到一份好的真戰技,是日後是否有大成就的關鍵。

武戰技則是招式,用於實戰之中,炫麗而強悍,一份威力巨大的武戰技,也是實戰中取勝的關鍵。

楊妄剛踏入真龍境就修鍊父親當年的真戰技炎陽真經、武戰技炎陽重拳,至今炎陽真經已有小成,炎陽重拳,他也可以略微施展一二。

炎陽真經與炎陽重拳品質皆不錯,至少在白澤縣來說,俱是最頂級的真武戰技之一。

當然,也是因為兩種真武戰技都略有成績,楊妄才能深入雲夢澤近三里。

從這裡開始,已經有妖獸出沒了。

雲夢澤乃玄黃大陸著名的妖獸聚集地,此中妖獸多是毒獸,兇殘程度遠遠超過其他險地。

夜幕之下,黑霧亂涌,稍微遠的地方視線就不可及。

楊妄開始有些心灰意冷,雲夢澤如此之大,想要找到奇花異果,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黑夜中,他在殺戮中再前行了半里,原本已經打算放棄的他,突然發覺前方有一處地方泛起了白蒙蒙的光亮。

沒有猶豫,他立馬向前靠去。

前行數十步,楊妄已經能夠看見發光的事物。

「雲紋果!」

楊妄心裏一喜。雲紋果通體白色,因其上有雲狀紋路而得名,算不得絕頂妙藥,但也有續骨生肌,延年益壽之妙用。

有了這雲紋果,楊玄至少能再活十年。

不過很奇怪的是,聽說雲紋果葉卻是劇毒之物。

遠處不時傳來獸類凄厲的嚎叫,楊妄打足精神,環視四周,同時慢慢向雲紋果移去,不到三個呼吸的時間,他離雲紋果就只有不到五步的距離了。

突然,一聲高昂的嬰兒啼哭聲在楊妄身邊響起,楊妄汗毛倒豎,瞬間退開近十步。

在他旁邊的沼澤中,黑色的爛泥劇烈涌動着,不到半個呼吸的時間,一個巨大的黑影就已經截在楊妄與雲紋果之間。

這怪物通體黑色,高達一丈,兩個巨大的眼睛恍如紅燈籠,叫聲似嬰兒啼哭。

更古怪的是,它沒有肉、骨、內臟,完全由一團黑水組成。

「……水魑!」

楊妄心裏一寒。

水魑是一種精怪,雖然不及一般妖獸兇殘,但是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也是極難對付。

一般來說,這種精怪產生的概率要比妖獸低了無數倍,不說楊妄,連很多強者也畢生沒見過一隻精怪,更不用說精怪中比較罕見的水魑了。

楊妄如果不是偶然間翻閱過《白澤圖》,也不知道水魑這東西。

不及多想,水魑的一足突然刷地一聲伸長,凝成一條長達三丈的水鞭,狠狠朝楊妄抽來。

楊妄蹬腿後退,躲過一鞭,但是卻迎來了鋪天蓋地的鞭影。

毫無疑問他沒有一點正面對抗水魑的實力,連續閃過三道水鞭後,他就被抽中肩膀,巨大的力道幾乎抽斷他的骨骼,顛覆他的內臟,楊妄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半邊的衣襟。

視野一片模糊。

更糟的是,剛被水魑抽中,他的右腿便被水魑的鞭子捲住,鞭子傳來他無法抗拒的力量,將他拉往水魑。

此時楊妄大腦已經一片混亂,但強烈的求生意志驅使着他強撐着自己的眼皮。

很快他便撞在了水魑身上,水魑發出一聲興奮的啼叫,蠕動着身體,想要包裹住楊妄,但是此時楊妄已進入瘋狂的狀態,哪能讓它如願。

他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雙眼變得通紅,因為他明白,他不但為自己而活,也是為他父親而活。

模糊間,楊妄看見上空晃動着兩個紅色的燈籠,他知道那是水魑的眼睛,也是它的弱點。楊妄奮力將手中短劍刺入水魑的眼睛,水魑慘叫一聲,痛得全身收縮,楊妄被勒得吐血,手中的短劍也不知道掉到了哪裡。

楊妄眼睛充血,暴喝一聲,一記炎陽重拳捲起熊熊的火焰砸在水魑的眼睛上,水魑最後一隻眼睛爆炸開來,艷紅的液體淋了楊妄一臉。

水魑自然慘叫連連,此時它已經包裹住了楊妄大半個身體,它吃痛之下,用力更大,楊妄的身體被擠壓得變形。

但它瘋狂楊妄比它更瘋狂,他瘋狂嘶吼着,一拳一拳砸在水魑的身體上,雖然力量方面不會對水魑造成什麼傷害,但是炎陽真經那一股灼熱的熱量,卻是水魑的催命符。

誰都不知道,雲夢澤的邊緣,正上演着這樣慘烈的生死之戰。

終於,嘶吼聲與慘叫聲漸漸結束,楊妄倒在地上,已經被水魑擠壓的幾乎看不出曾經是個人。

水魑則化成了一潭真正的水,形成了一個黑色水泊,而一團爛肉般楊妄,正躺在着水泊中間。

突然,一塊黑色的小木牌竟然從楊妄懷中鑽出來,正是他父親送他的玄字吊墜。

這黑色吊墜非常詭異地在半空中移動,然後嵌入楊妄裸露在外的脊椎頂端,漸漸地融了進去。融入之處的骨骼上慢慢地,竟浮現出一個黑色的玄字來。

接着,一股黑色的氣流從這個玄字中出現,很快的就把楊妄整副身體包裹了起來,就像是一個黑色的大繭,同時,地上那灘水魑形成的黑水也漸漸收縮,被吸進大繭之中。

破曉時分,楊妄醒了過來,發現自己除了衣服破爛得不成樣子外,幾乎完好無損,他一下就懵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水魑呢?水魑呢?雲紋果……」

他回頭一看,竟然發現雲紋果好好竟長在那裡,發著白蒙蒙的光亮。

「到底是怎麼回事?……」楊妄心裏亂作一團,不過手卻沒有停着,將雲紋果妥善的保存好後,他順便也摘取了一片雲紋果葉,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在這期間,他發現了兩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其一:他體內真氣全失,實力退回了淬體第六境。全縣大比近在眼前,這對他來說無非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其二:玄字吊墜不見了。

這個吊墜是父親送他的最重要的東西,他不允許自己遺失掉它。

楊妄慌亂中在周圍找了大半個時辰,卻仍然沒有找到玄字吊墜,倒是把自己的短劍找到了。

他記得自己用這把短劍刺中了水魑的一隻眼睛,但是,水魑呢?

這眾多的未知讓楊妄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他決定先把雲紋果讓父親服下,父親的命,才是重中之重。

走不到一刻鐘,一潭泥水引起了楊妄的注意。

其實並不是因為那泥水有什麼,而是楊妄看見水後,他突然有一種很古怪的衝動,也可以說是一種自信。

他伸出手,心念一動,整隻手臂驟然間就變成液態……

再心念一動,手臂就伸長了好幾倍,變成水魑獨有的黑色水鞭……

他再心念一動,整個人化成了一團黑色液體……

楊妄要瘋了。

……

兄弟姐妹們,恭喜挺過了漫長的第一章,後面開始精彩。

這水魑的身體,到底會賦予楊妄怎樣驚天動地的天賦呢?脊椎上黑色的玄字,又有什麼秘密呢?

請關注風青陽新書《玄帝》。

還是那句話,有水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天下。

求支持。

《玄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