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極
玄極 連載中

玄極

來源:google 作者:是羽毛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羽毛 羽飛

羽毛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怪物,一年前以亞光定律和基因芯片而聞名,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是個實打實的美男子,出鏡以來圈粉無數,明明可以靠顏值,可他偏偏要靠實力,這次拓展大會就是因為它在基因芯片方面有重大突破被人們傳頌為科學界美男子,業內更是稱他為「科羽博士」全球高科技拓展大會的地點,科技大廈的廣場早已是人山人海,抬頭是藍天白雲,不像城市,像布滿陽光的森林,緩緩低頭,是綠色植被和科技大廈纏繞在一起的樓群,懸浮樓反射着七彩的光輝,雲梯直入廣場,像一隻入海的蛟龍,再低一點就是廣場上黑壓壓的人人多卻有序,後方的懸浮車道上的人和車還在向廣場駛入,飛艇和方舟也陸續飛來展開

《玄極》章節試讀:

陽台的風鈴在唱着歌兒,水仙花隨着歌聲點頭,陽台邊的紗簾,展現着她那曼妙的舞姿,精緻典雅的客廳,筆墨難以形容的富麗堂皇,深紫色的沙發,紫檀木的功夫茶几,住在裏面的人必定不凡。

將視線轉移到牆面櫃檯,卻顯得格格不入。貼在牆壁上的機甲戰艦海報,宇宙星際的邊框掛壁,櫃檯上那密密麻麻的獎盃和卡通人物的手辦,旁邊的機甲模型尤為奪目。

功夫茶几上的出水口,貌似還在滴水,茶几上的書籍堆的像兩座小山,旁邊記事本上的鋼筆好像放置了很久,筆墨已經浸染在了紙上,那頁紙上沒有一個字,卻顯得格外的臟,厚厚的一層煙灰灑落在上面,原來是前面那個堆滿煙屁股的煙灰缸,鋼筆的筆套在煙屁股中貌似是要以假亂真。

感覺被抽去了靈魂,』羽毛』癱軟在皮質沙發上,乍一看像一個中年大叔。一頭凌亂的頭髮已經長到了脖頸,鬍子拉碴,眉毛微垂,眼皮耷拉眼睛裏滿是渾濁。嘴角快燃盡的香煙,長長的煙灰始終沒有掉落。那挺拔的高鼻樑,和這張臉怎麼也無法融入。

那高挑健壯的體格略顯消瘦怎麼也不像一個中年人,藍色的西褲,白色的襯衫找不到任何褶皺。明顯就是一個年輕有為,事業有成的花花公子形象。

夕陽好像被打碎,在沙灘上落下道道霞光。不知何時飄來了一片羽毛,落在了泛着彩光的貝殼上。

沙灘的礁石上依偎在一起的一對小情侶,在夕陽的映照下,像是一副融入海天,夕陽,沙灘的美麗畫卷。

他們雙首相依呢喃細語,又好似在打情罵俏。

女孩驚嘆而語「這是什麼羽毛啊」

男孩兒清語相隨「海鷗的吧!」

女孩驚奇猜測「會不會是天使的羽毛?」

好像是一個很難的問題,男孩有些疑惑「天使!天使也會掉下羽毛嗎?」

女孩嬉笑帶着一絲調皮「管他呢,一定是羽毛愛上了貝殼,哈哈」

男孩好像聽懂了什麼肯定道

「對!就是羽毛愛上了貝殼」

男孩叫羽毛,女孩叫貝殼,這不正是他倆的名字嘛。隨風飄來的記憶,不管多美好也只不過是掛在陽台上正在唱歌風鈴的名字!

回憶隨之跳轉!

「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貝殼甜美歡快的聲音好似就在眼前。

羽毛的眼神里,那一抹倩影在綻放

「什麼呀讓我看看」

貝殼調皮的將禮盒放在了背後

「你猜猜看是什麼?猜錯了以後就不許撓我痒痒」羽毛很熟練的擺好了平時撓痒痒的姿勢

「我最近撓痒痒的技術又有進步」

「啊!別鬧,我最怕癢了~我幫你拆開,我拆嘛你這個壞人…」貝殼的聲音猶如天籟。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還給我帶禮物,」戀愛中的人好像不分男女腦迴路都是出奇的慢,羽毛也不例外。

「今天當然是你的生日啊大笨蛋!當!當!當!當!」貝殼將風鈴提起,一顆水晶球懸在繩子中間,每一串末端掛着一片羽毛,周圍一根根金屬管和一顆顆彩色貝殼,極為別緻。

「好精緻的風鈴呀,一定是你親手做的吧!」羽毛的話語中帶着寵溺味道。

「手藝不錯吧,我還給它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羽毛愛上貝殼,怎麼樣?」對於羽毛的誇讚,貝殼好像並沒有滿足,並且充滿着期待的眼神。

「我感覺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遇見你,而這個風鈴就和你的心思一樣細膩」他的生日連自己都不記得,這種時刻快樂的像媽媽的溺愛。

「哇!油腔滑調~」羞答答的語調,貝殼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但還裝作矜持的樣子,逗的羽毛還是哇哇大笑,接着一本正經的說:

「我這叫有一說一,說實話可不犯法」說完,便將貝殼抱了起來,只見那個慢慢靠近的大嘴唇子,貝殼迅速騰手擋住了臉,阻擋住了敵人的進攻。

皮質沙發上的男人,誰也無法聯想到他就是回憶里的羽毛。比起回憶里的陽光開朗歡樂帥氣的小白臉形象,完全就是雲中金龍與泥中蚯蚓之別。

羽毛的聲音夾雜着一些凄涼與自嘲似哭似笑,沙啞的感覺聽起來特別難受,像被抽去了靈魂:

「之前不覺得自己是廢物,自己卻是個廢物,現在知道自己是廢物,他們卻說我是偉人,科羽博士,多麼萬眾景仰的稱呼,真是可笑。」

羽毛是科學界巨星,兩年前羽毛作為學員在全球高科技大廈,擔任生物芯片的講師,他自詡是個天才家境也算富裕,父親是一位做生意的商人,母親是一位寫書的作家,膝下有位弟弟名叫羽飛是被一家人寵大的小少爺。

自從遇見他的女友貝殼,他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不堪。女友貝殼長的亭亭玉立,身上飄逸着一絲仙氣,美的不似凡間。從相知到相戀再到相愛,羽毛不是因為貝殼的美而是她的才華。

同樣是兩年前,貝殼已經是博士學位,作為羽毛的導師,在全球高科技大廈擔任教授授課。一般人絕對猜不到的是他們年紀相仿,一見如故一見鍾情,聽起來甚至會有一些魔幻。

但好景不長自從一年前,他的父母,女友,弟弟相繼失蹤,不對應該說是蒸發,因為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人認識他們。

只留他一個人在這個他曾經給女友準備的新房裡。坐在皮質沙發上,經歷了三次痛失親人,他日益憔悴。他努力的找過,翻開過所有他們可能出現的地方的攝像頭,就連父母的車還在車庫停着。

他去過弟弟的學校,弟弟的舍友也好像從來不認識弟弟。連續鬧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差一點被抓進精神病醫院。好在有權威的全球高科技大廈的院長作為擔保,事情才慢慢平靜。

每當在夢裡那熟悉的畫面,女友的身影突然背後長起一雙潔白的翅膀,消失在她面前的時候,他就會突然驚醒,然後充滿了挫敗感。

這是一個科學的時代,作為頂尖科學家他卻完全弄不明白 。只能化悲痛為動力,整天把自己關在實驗室,不要讓自己覺得自己是這麼的廢物。

為了麻痹自己一心痴迷於鑽研,他想以高超的科技來解開這奇怪的事情的蛛絲馬跡,也讓他在兩年時間,成了人們口中的偉人,當代最年輕傑出的高科技巨星。

就在女友消失的188天後,他的生物芯片上的研究有着巨大的突破,就在他發佈全球高科技拓展大會的當天,來觀看大會的弟弟羽飛也莫名的失蹤,至此他身邊一位親人也沒有了。

當天城市公交站台,五根巨大的金屬柱,撐起像金字塔一樣的太陽能光板,遠遠看去倒像一個湖中心的亭子,只不過亭子中間多了那麼一根柱子。公交站的四角站着四位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時尚,身材凹凸有致,她們可不是人,而是高科技智能仿真人,但絕對和真人沒有什麼區別,若不是脖子上掛着一個機械人編碼牌,和真人也沒有什麼區別。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不知是多少清純少年心中的夢。

每當那像一個巨型水滴狀的黑色公交車到站的時刻,圓圓的車頭,瘦瘦的車尾,若不是停下來,根本看不清楚它們的樣子,行駛時速度之快可見一斑。

「這腿我可以玩一年,比直播上面的美女標誌多了,可惜就是一塊鐵疙瘩」車站的座位上,一位小年輕,手捂着嘴巴對着旁邊的人說著。

「阿泰你除了看美女就是打遊戲,還會不會別的」只見旁邊羽飛沒好氣的回道。

「當然會啦,我還會…讓你心甘情願叫我大哥,哈~」他擺起了撓對方痒痒的姿態。

「別鬧,哥—哥—哥~」很顯然羽飛就吃這一套,可想而知從小深受哥哥撓痒痒的侵害。

「還好意思說我,要不是你哥哥發佈拓展大會,你會捨得從宿舍里出來,那本網絡小說可把你給迷的,一天24小時,十小時你都在等更新吧」阿泰一臉的鄙夷。

「這本網絡小說,我好像在老家的祠堂里放族譜的書籍中見到過差不多的,而且好像是先祖曾得到的一本古籍,供奉在祠堂里」江北一本正經好像並不像假話。

「那這著名的網絡作家,摳腳干吃豆腐花,你豈不是可以告他侵權?」阿泰說的話明顯帶着調侃味道。

「但裏面的內容好像又不一樣,等這個學期結束了,我就回老家的祠堂……」說到這裡,羽飛的眼睛裏突然閃出了淚花,雙親的失蹤在他心裏留下了不小陰影。「我就是覺得有些奇怪而已,倒是很想知道這個作者是誰了」羽飛突然說話的聲音變小,隨後就連說話的聲音也聽不到,父母消失了那麼久,這本小說又怎麼可能是母親的作品。

小小的公交站吸引着形形**的人,一名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看樣貌應該頗有地位。一抹淡藍的光暈,形成了科技感的屏幕和鍵盤。這是植入芯片後的手掌顯屏。而公交車站內人很多,卻沒有太多人多看向他,對於這種設備在大眾心目中早已是習以為常。

這只是很普通的一種通信設備。但是還是有人發出驚訝的表情,比如說阿泰。

「這可是最新款的芯片,也太有錢了吧?」隨後手心一划發出白色光芒的手掌顯屏在他的面前浮現,盯着屏幕嘆氣道「唉,我什麼時候才能換得起最新款啊!」

「切你真的是個土包子」面對啊泰的感嘆羽飛用看異類的眼光看着他。

「我可和你比不了,誰讓你哥哥就是這個項目的研發人呢,改天你哥哥要有什麼重大的發明,一定不要忘了跟我說說,好歹每次你哥哥發佈拓展大會的時候可都是我陪着你來的。」阿泰那期待的小眼神,似乎認識羽飛是他很引以為豪的事情。

「請剛上車的乘客系好安全帶,一號線38號車五秒後準備發車。」

「羽飛你看,你看的《玄極時空》好像更新了」羽飛急忙打開小說網,看見完結兩個字後,他急忙點開最後一章,發現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用符號拼成的六芒星圖案。

陣陣暈眩隨之而來,公交車上的羽飛就這樣憑空消失,周圍的人毫無察覺,就連剛剛還跟他說話的阿泰,旁邊的座椅好像本來就是空無一人。

「定位到我弟弟的位置了嗎?」羽毛在實驗室中徘徊,急切的問剛走進來的助理。

「並沒有,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我已經拉開了全球定位系統,可還是沒有一點動向,你不要着急可能只是植入芯片發生了故障。」

「你讓我怎麼能不着急啊,那是我親弟弟,我現在唯一的親人了」羽毛的語氣很重,話都是直接怒吼出來的。

………

羽毛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怪物,一年前以亞光定律和基因芯片而聞名,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是個實打實的美男子,出鏡以來圈粉無數,明明可以靠顏值,可他偏偏要靠實力,這次拓展大會就是因為它在基因芯片方面有重大突破。被人們傳頌為科學界美男子,業內更是稱他為「科羽博士」

全球高科技拓展大會的地點,科技大廈的廣場早已是人山人海,抬頭是藍天白雲,不像城市,像布滿陽光的森林,緩緩低頭,是綠色植被和科技大廈纏繞在一起的樓群,懸浮樓反射着七彩的光輝,雲梯直入廣場,像一隻入海的蛟龍,再低一點就是廣場上黑壓壓的人人多卻有序,後方的懸浮車道上的人和車還在向廣場駛入,飛艇和方舟也陸續飛來。

科技大廈的樓頂,羽毛盯着樓下繁榮的景象,他卻半點也高興不起來,助理早已催促他很多次,大會可以開始了,可是弟弟的失蹤好像讓他瞬間老了好多歲。

皮質沙發上的羽毛猶如癱瘓已久的病人躺在那裡,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全身一震,突兀的站了起來

「難道和那一部古籍有關嘛?」。

他在沙發上,不知幾天沒有合眼,走起路來都顯得僵硬,來到樓頂時已經氣喘吁吁

「如果真的是與古籍有關,看來祠堂是必須要去的地方了」只見羽毛在手環上一點,樓頂上空出了一個紫色洞口,一個圓盤形狀布滿科技感的線條的飛行器慢慢呈現在他的面前

「亞光速飛盤用到你的時候到了」羽毛對着讓他成名的兩大發明之一自言自語。他漫不經心地坐進駕駛艙,一道光影掠過轉眼便消失不見。

(人物匹配中,人物匹配完成,記憶繼承中,記憶繼承完成。)

黑暗的世界中羽飛與消失前一模一樣,他雙眼閉起面部表情祥和,宛如睡夢一般,懸浮在黑暗的空間之中,他的面前一個大屏幕,文字在慢慢跳動,屏幕中的人物和他長的一模一樣,只是長發飄逸,一襲白色長袍,顯得格外清秀帥氣。

眩暈之中,隨着黑暗空間中大屏幕上文字的跳動,播報的聲音結束,羽飛的眼睛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睜開。

往上看,是白紗綿漫,四角掛着精巧香囊的床頂。往下看,古香古色,一襲白色長袍,一柄白色長劍斜倚枕邊。

《玄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