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噓!身後有人
噓!身後有人 連載中

噓!身後有人

來源:google 作者:苦海老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玄 陳牧

前女友離奇死亡,我被捲入了一場處處透漏着詭異的漩渦之中,為了能夠擺脫這種情況,我開始走上了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展開

《噓!身後有人》章節試讀:

「啪嗒!」

一聲清脆的打火機打火的聲音響起,微弱的火苗,將漆黑的環境微微映出了些許亮光。

藉著這微弱的火光,我終於勉強看清了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

這是一間不大不小的雜物間,至於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的,我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

摸了摸兜里,那一包還沒有抽完的紅塔山還在,手機已經不在了,很明顯被人給摸走了。

抽出一支煙點上,坐在漆黑的環境中,我開始回憶自己來到這裡之前的經歷。

我叫陳牧,一名南漂,大學畢業後進入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做的是底層的工作。

我的生活貌似從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出現,從來都是公司、宿舍兩點一線的節奏。

中午午飯時間,我出門吃過午飯,在返回公司的路上,經過一個無人的巷口時,感覺自己後腦上一痛,然後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了。

回想自己的經歷,自己貌似從來沒有和別人結過仇,那究竟是什麼人給了我一悶棍,然後帶到了這裡呢?

嘴巴裏面沒有任何感覺,很明顯是被敲暈了之後,被人灌了迷藥之類的東西。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被綁票了,但是仔細想想,我家境一般,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窮苦,綁架我的意義在哪裡呢?

綁架可以排除,那會是什麼呢?

人體器官販賣?

極有可能!

噶我腰子,割我腎?然後什麼眼角膜,心臟啊啥的都給弄走,最後被拋屍荒野。

越是這樣想,我就越覺得是這樣。

越想越覺得心驚,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遇上這樣的事。

一支煙抽完,將煙蒂踩滅,我站起身來,在這漆黑的環境中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朝着門的方向摸去。。

雙開門的木門,門縫中微微投進一絲昏黃的光線,這說明外面有光亮。

就在我正準備去嘗試着開門的時候,突然一陣嗚嗚的哭聲飄入了我的耳中。

陌生而又漆黑一片的環境中,突然傳來這樣低沉嗚咽的哭聲,讓我一瞬間感覺後背一涼。

「有人在哭!」

壓下內心的驚慌,我安慰着自己,同時,湊近門縫,向外面望去。

沒有看到人影,整個院子里昏黃一片,不像是電燈的光芒。

「嗚嗚…」

「嗚嗚嗚…」

……

低沉的哭聲,斷斷續續地傳來,搭配上房間內漆黑的環境,讓我感覺頭皮發麻。

雙腿不聽使喚地打顫,我雙手扶着門,才沒有讓自己站立不穩。

我嘗試着去開門,明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雙手也在不停地顫抖。

門從外面鎖上了,我根本打不開,嘗試了一會,我便直接放棄了。

靠着門慢慢坐下來,再次點燃一根煙,在這黑暗中思考着怎麼逃出去。

斷斷續續的嗚咽聲不停地飄入我的耳中,干擾着我的思緒。

我強壓着內心的不安和惶恐,不去理會這些聲音。

再次抽完一支煙後,我終於適應了這種環境,內心也不再惶恐。

然後飢餓感和無力感涌了上來,讓我感覺頭暈目眩。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讓我強撐着打起了精神,透過門縫向著門外望去。

遠遠地一道人影正在朝着這邊走來,光源在他身後,看不清他的臉。

見到有人,我下意識的就想求救,但是剛張開嘴,我立馬意識到這樣做不妥,硬生生把剛準備喊出來的話給吞了回去。

人影直奔着我這邊而來,我沒有再繼續趴在門縫處,向裏面移動了一下,便躺下繼續裝作昏迷的樣子。

「咯吱~」

木門被推開外面昏暗的光線也隨之灑了進來。

「還沒醒?」

聲音有些低沉,聽這聲音我判斷來人應該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

就在我正思考着要不要趁他不注意跳起來把他給弄暈倒,然後自己逃跑的時候。

男人低沉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言語中帶着一絲傲意:

「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試探,繼續裝到底。

好在他也沒再繼續做什麼,轉身離開了。

我睜開眼,看着重新被鎖起來的門,心裏隱隱感覺很不安。

沒過一會,我聽見有說話的聲音,由遠而近。

有腳步聲朝着這邊而來。

按照之前的方法,我繼續裝昏迷。

老舊的木門再次被打開,很明顯這次進來的不是一個人。

「老三,你確定他已經醒了?」

一個略帶滄桑的聲音開口。

「大哥,我敢肯定,這小子絕對醒了,我之前進來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的姿勢!」

我知道說話的就是之前來過的那人。

就在這時,我感覺屁股一痛,很明顯被人給踢了一腳。

「嘶~」

感受到疼痛,我下意識地吸了一口冷氣,只是閉着的眼睛還沒有睜開。

「這孫子,果然在裝!」

我剛才的表現被所有人都看到了,自己也一下子失了分寸,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老三,角落裡有根棍子,你拿過來給這孫子好好上上刑,我就不信了,他還能繼續裝!」

被稱作大哥的人見我沒睜開眼,繼續開口。

「好嘞,大哥!」

「我靠,你他奶奶的玩不起是不是?做遊戲就做遊戲,拿個棍子算什麼回事?」

一聽這話,我立馬從地上蹦了起來,指着兩人的鼻子就大聲罵道。

兩個人一時之間也是被我的反應給整懵了,就這麼獃獃地看着我。

「玩不起就不要玩了,真的是浪費我時間,不玩了,走了!」

趁着兩人發愣的功夫,我腳底抹油,朝着門口的方向快速跑了過去。

「艹,這孫子!」

那被稱作老三的人見狀,啐了一口。

剛跑到門口,我聽到老三的聲音,便回頭看了兩人一眼,發現兩人就這麼站在原地,沒有絲毫慌亂和追我的意思。

雖然有點奇怪,但是我也顧不上那麼多。

剛一跑出門外,我就愣住了。

庭院里昏黃的光線竟然是蠟燭發出來的。

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點蠟燭?

再一看,房子的檐角上都還掛着白綾,但是在白綾的下面又掛着紅綢緞。

喪事?

喜事?

這到底怎麼回事?

大晚上給我整這出,這詭異的氛圍,讓我感覺我的兩條腿都已經開始不聽使喚了。

突然一陣陰風從背後颳起,我後背一涼,雙腿發軟,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噓!身後有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