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虛無禁地
虛無禁地 連載中

虛無禁地

來源:google 作者:玄家二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玄一 懸疑驚悚 玄家二哈

鬼現世,兩符一畫,引渡引渡人作祟,眉頭一皺,麻煩麻煩我只想安安靜靜的抓個鬼,收服克羅因,你們這群壞傢伙就不要搗亂了!害得我一不小心成為了世界首富!展開

《虛無禁地》章節試讀:

那男子還在吐槽乞兒的作為,那女子則是夾着一道符紙對他說道。

「封析,我們先把他們體內怨氣打散,再引渡。」

男子點頭,兩人各甩出一道符紙。

結果,符紙在接近那最大的鬼時瞬間消散。

「居然沒用!」

封析震驚,楚翎蹙了下眉:「你去布陣,我先拖住他。」

說罷,封析迅速的拿出紅線和銅錢,在一處平穩的地方將上面的雪刨開。

那動作十分利落,一看平時就沒少干這件事。

地屬陰,與地面相接觸才能把這個陣法更好的發揮出作用。

楚翎在與鬼周旋,但身上可見的狼狽。

她咬牙堅持,揮出自己手中的柳絲紅線:「束!」

「砰!」

紅線繞上鬼怪,想要將其捆起來。

但那鬼怪豈是好惹的!

幽長的黑手以近乎變態扭曲的角度突破紅線,將楚翎扇在牆上!

這強大的衝擊差點使她昏厥過去!

「姐!」

封析擔憂的大喊一聲,想去扶楚翎。

但那鬼怪已經將其餘的鬼吞噬完畢,周身溢出的煞氣令人心裏顫懼!

他咬咬舌尖試圖令自己冷靜一點。

好在陣法已經布好,只見他雙手快速結印,嘴裏不停的嘀咕着,最後大喝一聲:「……酉星當道,敕!」

地上紅光驟現,打在厲鬼身上。

「桀!」

厲鬼發出的叫聲,無不刺耳慘烈,整個耳膜都要被其震裂!

它整個右臂斷裂消失,斷處有黑色霧氣滴下,然後消散在空氣中。

那是厲鬼的煞氣,煞氣對厲鬼來說就像是命一樣重要!

煞氣關乎着它們的強弱程度,關乎着它們的在人世間遊盪的資本。

厲鬼好似發了狂,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封析的視野根本跟不上它的速度!

一隻陰涼的手爪扼住他的頭腦,他感到他的腦子要被這股噬人的陰氣給凍得失去意識。

「砰!」

他被狠狠的砸進牆裡,血液隨着碎石飛濺。

但厲鬼不解氣,想要抓住封析的四肢給他硬生生的撕扯下來。

「嘿!傻鬼!你過來啊!」

一聲欠揍的話語,厲鬼兩隻死色瞳仁冷不丁的轉了轉。

它感受到了**裸的挑釁,它張大了嘴巴,大得都快裝得下一整顆豬頭!

帶有黑色粘液的舌頭不停的挪動。

喊那一句的徐偉此刻全身都抖成了篩子,但不曾挪動一步逃跑!

看着厲鬼越來越近,他背上的冷汗也越來越多。

他表面看着很鎮定,實際上心裏一直在念叨:大師沒有騙我,我要相信大師,這鬼不可怕,不可怕……

「快跑!」

楚翎稍微清醒了些,看着厲鬼向徐偉逼近,想都不想直接掐着符文朝着徐偉大喊。

不能讓無辜的人被厲鬼害了性命!

但那厲鬼已經在徐偉面前,作勢一口就要將徐偉吞下!

突然,白光陡現,那陣白光刺得讓人失去了那一瞬間的視線。

「桀——!」

「誰他媽有病啊大晚上的不睡覺!」

震天的慘叫聲惹得周圍的住戶的怒罵。

厲鬼煞氣大減,楚翎抓住機會進行消散引渡。

「太好了,大師說的是真的,看來信別人的話沒錯的。」

徐偉顫顫巍巍的抹去腦門上的冷汗,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剛剛那一幕差點把他嚇尿!

第一次他沒有聽那乞兒的話差點被一群鬼怪咬死,第二次不管再怎麼害怕他都去按照乞兒的方法去做了,結果這個厲鬼瞬間被打成小雞仔。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怎麼回事?」

「嘿嘿,大師臨走前畫了道符,叫我就在這裡千萬別動,你們要是打不贏了就吼一嗓子。」

楚翎收完了鬼魂後,詢問道。封析也頂着滿頭的血過來看看是什麼情況。

徐偉指着地上的符,非常得意,就好像那符是他畫的。

「這符師姐你見過嗎?」

封析用手摸了一下,這雪已經凝結成冰,難怪沒有輕易消散。

剛剛那乞兒用手在雪地上畫的大符就已經散得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楚翎也想用手去摸一下,徐偉連忙開口:「這是大師用他的童子尿畫的。」

封析的頭本來就疼,徐偉這樣一說他的頭就更疼了。

楚翎則是輕咳一聲,轉而從兜里掏出手機,然後拿出一張符紙:「拍回去給爺爺看看。你也快些回去,把這個符紙壓在枕頭底下,免得做噩夢。」

徐偉如獲珍寶的接過符紙,連說謝謝,便飛快地離開這裡往家裡跑去。

兩人回到家中,包紮後,便拿着手機上了二樓敲了敲爺爺的書房門。

老爺子平常在他們倆出去降鬼時是要等他們回來後才會去睡覺。

為的是給小輩解決疑難雜症。

曾也勸過老爺子不必等,有什麼問題可以第二天再說。

老爺子結果鬍子眉毛一瞪,說,有問題得當時解決,留着第二天你是準備和鬼打牌去嗎?第二天可能會忘了一些細節,有問題還是當天就解決的好。

好在老爺子身子骨硬朗,他們現在也都是拿小鬼練手,只是有些地方遠一點,也就會回來晚一點。

楚翎將今天的事情敘述完後,老爺子問:「那乞兒長什麼樣子看清楚了嗎?」

「沒有,那乞兒的棉帽遮住了大半張臉。」

「對了爺爺,我還聽到那野路子說了克羅因三個字。」

封析當時站的比較近,乞兒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被他聽見了。

他雖是個外孫,但一直被老爺子帶大的,也就隨着楚翎叫爺爺。

老爺子臉色當即變了變,但很快鎮定下來,說:「嗯,我知道了,你們去休息吧,不要跟任何人提有關今天的事,包括你們的父親都不行。」

若是平常,老爺子還會讓他們演示一下當時布陣的方位手法,以及結印和步法。

今天卻直接叫他們去休息了,即使他們心中有疑問也沒敢去問。因為老爺子臉色有些不好看。

第二天一早,封析和楚翎就去了學校。

除了抓鬼,他們還得兼顧學習。

下午放了學,他們像往常一樣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我說妹兒,你那個男朋友耍不得,人長得挫就算了,還他媽的始亂終棄,最重要的一點啊,他狗日的還腎虛。換我們屋頭來講,你找這種人耍朋友你是腦闊遭驢踢了咩?哎!妹兒!你要爪子!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哎!莫撕莫撕!我逗靠嘞個吃點飯老!」

聽着這熟悉的口音和方言,封析和楚翎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個乞兒。

擠過看熱鬧的人,只看見將校服系在腰上的辣妹模樣的人,撕着在紙殼上用繁體字寫着:算姻緣、事業、錢財。擋災、求福、祈平安統統兩元,便宜不貴,實惠再來!

等辣妹撒完氣,周遭看熱鬧的人也散去不少。

「狗日的造孽哦,這年頭說個大實話還要遭別個凶一頓。」

乞兒拍拍身上的灰塵,將撕碎的紙殼都撿起來。

自己可是在村裡公認的最俊俏的人,在這裡居然遭受到了質疑!

還為了一個風一吹就倒,臉色卡白瘦得跟個竹竿似的人砸了他的攤子。

唉~人生啊,難混喲~

「野路子,我們談談?」

正當乞兒感慨的時候,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兩個身穿校服的人。

乞兒雖不知道面前兩人是誰,但一聽到野路子三個字頓時想起來了昨晚上也是有人這麼叫他。

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談談?好啊!我挑地方!」

《虛無禁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