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閻王的最強女婿
閻王的最強女婿 連載中

閻王的最強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標槍羊肉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強 蘇婉苓 都市小說

被世人唾棄的家族敗類、上門女婿;卻意外成為地府新任閻王他不會看病,但他有華佗、扁鵲、李時珍!他打不過世界跆拳道冠軍,但他有李小龍、黃飛鴻、趙子龍!反正沒有他不會的,因為他是閻王!展開

《閻王的最強女婿》章節試讀:

「混蛋!爺爺過壽,你竟然送一個閻羅像!」

「小子,你皮癢了不是?說,你是什麼居心!」

「爺爺,這種人就該教訓,真不知道蘇婉苓是怎麼找的,找個這樣的人來當上門女婿!」

壽宴現場,當眾人看到一塊用黃綢緞包裹的陶瓷像被揭開,頓時炸開了鍋,漆黑的臉,帝皇冠,底座赫然寫着『閻羅像』三個字。

「婉苓,我就說你不能嫁給他,你不聽,你看他都幹了些什麼啊!」蘇婉苓的母親也在那裡指責道。

「婉苓,你趕緊跟這個廢物離婚吧,三年了,還是廢物一個」

「對啊,你看人家李家二公子,等你了三年還對你那麼戀戀不捨,不如趕緊跟這個廢物離婚吧」

周圍你一言我一語,有的指責蘇婉苓,有的勸蘇婉苓離婚,有的則是說蘇婉苓眼瞎,會看上這麼一個廢物。

「啪」

一道碎裂的聲音,在宴會廳響起,只見一位青年,舉着閻羅像直接砸在了蘇婉苓身旁青年的腦袋上。

這道聲音,嚇得周圍人渾身一顫,蘇婉苓也是連忙回頭看向身旁已經被鮮血染紅臉頰的男子。

……

一輛開在街道上,銀白色的凱迪拉克內,一男一女坐在主副駕駛位上。

女子開着車,男子則是頭上纏着厚厚的繃帶,臉上的血跡還沒有清洗乾淨,而他們正是剛剛在宴會上成為主角的男女,蘇婉苓,和那個明州蘇家的上門女婿——方強。

「方強,我們結婚三年了,你知道我這三年,承受了多少壓力嗎?」

「我父母反對我們的婚事,我不惜以死相要挾,我告訴他們,你一定會振作起來,重新回到方家,奪回應該屬於你的一切,但是現在呢,三年了,三年你還是每天頹廢不堪,不求上進」

「小心!有人!」蘇婉苓的話音還未落下,滿頭繃帶的方強,連忙拉住蘇婉苓的右手,拽動着方向盤,猛打了一個方向。

蘇婉苓被方強的動作嚇了一跳,瞪大雙眼,將剎車踩到了底,整個車在公路上來了一個甩尾漂移,停在了一旁,差點就撞到隔離帶。

蘇婉苓被嚇壞了,此時她那精妙絕倫的臉頰,香汗淋漓,渾身不自覺的顫抖了幾下。

「方強!你瘋了嗎?!」緩緩回過神來,一道憤怒的叫喊聲,從車裡傳出。

「我,我發誓,剛剛我明明看到車前面出現一個小孩,穿着睡衣,粉紅色的睡衣」方強連忙解釋道,舉着右手一臉歉意的看向駕駛位哭泣着的蘇婉苓。

「那人呢?」蘇婉苓通紅着雙眼詢問道。

方強就忍着疼痛看向了車子後面,看了一圈,不過一個身影都沒看到。

「可,可能是我看錯了吧」方強無奈的撓了撓頭,然後又疼的連忙縮回手。

看着方強現在這般模樣,蘇婉苓的心裏又可憐又惱怒,一腳油門,繼續開着車朝着家裡返回。

「今晚你去書房睡!」進入家裡,蘇婉苓直接回了卧室,丟下一句話就將房門給反鎖起來。

這樣的事情方強已經習慣了,以前蘇婉苓會說『她想靜靜』,方強有時候還會開個玩笑,靜靜是誰,現在蘇婉苓都不再跟方強解釋,直接下令讓他去睡書房。

簡單的沖洗了身上的血漬,方強來到書房,躺在那窄小的床上。

「今天在車上,明明看到了人,怎麼就不見了呢」躺在床上,文強又想起了今天的那個畫面,腦海里滿是不解。

曾經的他,也是玉樹臨風、光鮮照人,堂堂京城四大家族之一方家的二公子。

卻是被自己的大嫂陷害,兄弟反目成仇,在一次金融投資中,又慘遭家人毒手,賠了百億家族資產,最終被自己的父親,逐出家族。

如果不是他當時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蘇婉苓,以死要挾她父母,非要與他成親,一直照顧着他,可能他現在早已經流落街頭淪為乞丐。

三年的時間,他原本的一腔熱血,原本的仇恨,都在這三年的冷嘲熱諷中,逐漸被磨滅,現在的他,就是一個廢物,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嘆了口氣,方強閉上雙眼,逐漸沉睡。

……

「大人,閻王大人」

「閻王大人,閻王大人,您醒醒」

沉睡中的方強,似乎聽到身邊一直有人在叫他,而且還有一隻冰涼的手,晃動着他的肩膀。

「誰啊」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揉了揉朦朧的雙眼,看向床邊。

「什麼玩意!你們是誰!」

看清楚床邊竟然站着三道身影,一位一身筆直的西裝,滿臉胡茬的中年大叔,剩下兩位一位帶着牛頭面具,一位帶着馬頭面具,身穿運動服,顯得身材極為結實有力。

不過這也嚇得方強驚呼一聲,差點從窄小的床上摔下去。

「閻王大人,我是地府的判官,名叫崔鈺,這二位是屬下的隨從,牛頭和馬面」胡茬大叔彬彬有禮的一笑向方強解釋道。

「崔鈺?崔判官?掌管生死簿那個?」方強一邊詢問道,一邊則是在他的床頭處,快速抽出了一根鐵棍。

開玩笑,他可是哈佛商學院碩士畢業的高材生,曾經掌管數百億財團的人,怎麼可能會相信眼前這麼荒唐的事。

抽出鐵棍,沒有猶豫,直接打向了眼前的崔鈺,不過讓方強意外的是,這鐵棍在接觸到崔鈺之後,像是打中空氣一樣,一點觸感都沒有。

「哐當」

鐵棍掉在了地上。

「您是新任的地府閻王,今後將要掌管整個地府,今日前來,就是為了將閻羅令交於您的手上」崔鈺並不在意剛剛方強的做法,繼續說道。

「什麼?閻王?你沒開玩笑吧?」方強一腦子懵逼,自己怎麼就成了閻羅王了。

「那為啥會選我當閻王?」

「不知道,這是天道選的,地府無權干涉」

「那當閻王有啥好處沒?」

「自然有好處,閻王乃是地府之主」

「那就是什麼都是我說了算?」

「嚴格意義上,還得遵循天地規則,其餘的都是閻王大人說了算」

聽起來很不錯啊,方強若有所思的撐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就是閻王令,您手握閻王令,就可以掌管整個地府,萬物皆由您來統治」看到方強若有所思的樣子,崔鈺將懸浮在身前的黑色鐵牌,交給了方強。

接過鐵牌,頓時一股強大的能量,進入到了方強的腦海中,在方強的腦海里,似乎整個世界觀,都出現了變化。

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極為不同,虛幻的崔鈺三人,也在這裡變得真實起來,在他的腦海中,似乎有一種感覺,他想讓誰死,誰就得死,就連眼前的三人,都不例外。

最終,令牌沒入到方強的左臂之內,消失不見,但他仍能感應到令牌的存在。

「恭迎新任閻王歸位!」

三人紛紛跪在地面,對着方強叩拜起來。

這就是閻王的感覺嗎?怪不得別人說,閻王讓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原來這句話不是說說那麼簡單。

「起來吧,崔鈺,你的生死簿在身上沒?」方強湊了湊手,一抹壞笑出現在方強的嘴角。

「在」崔鈺點頭道,似乎感覺到了方強的不懷好意。

「拿來讓我看看」方強伸手要道。

沒有辦法,方強現在已經是地府閻王,那種威壓不得不讓他拿出手中的生死簿。

「怎麼找不到我?」方強寫上自己的名字,尋找了幾百頁,也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大人,您是閻王,您不會死的」

「那我找找我媳婦」說完,又在生死簿上寫上了蘇婉苓的名字。

很快,方強就找到了蘇婉苓的信息,享年七十二,死於胃癌。

「看來得叮囑她,不能讓她老是去吃外賣,改生死簿需要判官筆的吧?」方強看向崔鈺詢問道。

「您,您還知道判官筆啊」崔鈺眼皮一跳,又把判官筆乖乖的交給了方強。

「那肯定的,你的事迹都拍成了好幾個電視劇了」

崔鈺萬萬沒有想到,出賣他的,會是那些胡謅的電視劇。

「七十二千歲,改完收工!」方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此時他很開心,終於能為蘇婉苓做點什麼了。

「大人,您,您不能這樣亂改啊」看到方強竟然在七十二後面加了千歲,一時間滿臉的胡茬都微微抖動起來。

片刻爭論無果之後,崔鈺無奈的收回判官筆和生死簿,和牛頭馬面一同回了地府。

在臨走之前,還告訴方強,他的閻王令可以召喚地府的任何冥官,裏面還蘊藏着閻王的傳承。

「那些欺辱我的人,我要讓你們看看,我方強,又回來了!」

方強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濃郁的殺意,使得這一片天地,瞬間電閃雷鳴。

《閻王的最強女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