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煙雨人生
煙雨人生 連載中

煙雨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魂幻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玄靈 魂幻靈

他們說江湖有黑白之分,但很多時候白並非真的白,黑也並非真的黑我想這江湖是一場雨,一場不會停的雨,一場滿是恩怨的雨展開

《煙雨人生》章節試讀:

南陽渡明朝的一個小小的市鎮,傍晚在南陽客棧的大門邊,一個小二手裡拿着兩個白面饅頭。

面前坐着一個小乞丐,小乞丐的衣物說不上乾淨但也不能說臟,他面前有一隻破碗,裏面還放着幾文銅錢。

小二伸出手把手裡的兩個白面饅頭遞給小乞丐同時還不忘向小乞丐抱怨:「哎!今天運氣真差,去送個酒還碰上個嫌酒不夠烈的**湖。真的是,要不是……要不是……算了和你講了也沒有用,畢竟那人是六大門派的。話說你知道六大門派嗎?」

小乞丐聞言鼓着塞滿白面饅頭的腮幫子搖了搖頭。

小二見此也是繼續說道:「哎!畢竟你只是個小乞丐,哪裡知道什麼……」

小二話說到一半似是嗅到了什麼氣味:「小乞丐,你去張大夫那偷葯了?怎麼身上一股藥味?」說著小二故意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

小乞丐抬起頭一雙眼直勾勾地盯着小二,也不顧自己口中的白面饅頭是否嚼爛,只是一昧的往下咽。

伴隨着一聲吞咽的聲音,小乞丐連忙說道:「我……我沒有偷葯,我只是去張大夫那當了一天的葯童。」

小二看着小乞丐的模樣不禁說了一句:「張大夫他人挺好的……去跟他學門手藝……別當乞丐了。」

而小乞丐卻只是說了句:「想喝鯽魚冬瓜湯了……」

說完小乞丐便低下了頭看着自己身前破碗里以及破碗里的幾文銅錢,只是默默地看着,便是小二走了之後也依然只是默默地看着。

次日清晨,一縷陽光照在了小乞丐的臉上,他伸出手想要擋住照在臉上的陽光。

幾番嘗試之下雖說擋住了眼前的陽光,但僅存的几絲睡意也不知所蹤。

他拾起地上破碗里的幾文銅錢,留下一隻破碗孤零零的待在地上。心裏則是想着小二昨日對自己說的話。

小乞丐走到南陽醫館門前,心裏不禁有些害怕:害怕張大夫嫌自己臟而不願意收自己,害怕自己不能在張大夫這學上門手藝而被小二嫌棄。

他伸出自己的手久久不肯落下,就跟他的心一樣久久不肯落下,懸在半空。

小乞丐深吸一口氣敲了敲門,放下手。但心跳聲卻是愈發的清晰起來,呼吸聲也是變得格外沉重。

他獃獃地站在門前,就像是被判了刑的囚徒一樣獃獃地站在門前。

忽然門開了,走出來一個五十多歲的人,頭髮說不上花白,但也有好幾縷染上了霜。

張大夫一見是小乞丐便開口問道:「孩子今天也要來我這當葯童嗎?」

小乞丐點了點頭

張大夫也是一笑便準備讓小乞丐進來,然而小乞丐卻是猶豫了,他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張大夫我想一直在您這當葯童,還有張大夫您可以……可以給我一個名字嗎?」

若說之前小乞丐來醫館當葯童學手藝有一半是為了小二,那麼此時此刻他想想要一個名字那便是為了自己。

張大夫聽後看着眼前的小乞丐說道:「玄靈,張玄靈怎麼樣?」

小乞丐聽後使勁點了點頭「謝謝張大夫」

隨後張玄靈便走進醫館尋了個小板凳坐下開始磨張大夫昨日讓他磨的甘草。

過了一會兒,張大夫打了一盆水,手裡拿着塊布說了句「玄靈,抬頭。」

張玄靈聞聲抬起頭來,不等張玄靈反應,張大夫便用自己手裡的布在張玄靈的臉上使勁洗了洗。

待張玄靈反應過來時張大夫已經準備出門倒水去了。張玄靈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磨着葯。

只見張大夫倒完水回來走到張玄靈面前點出一百文錢遞給了張玄靈。

張玄靈先是一愣,隨後抬起頭來一臉茫然地看着張大夫「張大夫,你為……為什麼要給我錢?」

張大夫伸出手摸了摸張玄靈的頭說:「玄靈,我給你這些錢一是因為這兩日你來我這磨的葯已經夠用了,二是因為玄靈你既然跟我姓了,那麼你我便是一家人了。」

張玄靈聽後頓時愣住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說道:「我們……我們是一家人嗎?」張玄靈的聲音有些發顫,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

張大夫點了點頭把手裡的錢塞給張玄靈說:「玄靈去布坊里買件衣裳」雖然只有僅僅一百文錢。買不了什麼名貴衣裳,但對於張玄靈而言吃飽飯已經十分難得了,去布坊買衣裳那更是幾乎沒有的事。

張玄靈收下錢,出了之後張大夫給的那些個銅錢在張玄靈的口袋裡撞得震天響,那路上行人看張玄靈的眼神都好像不一樣了。

張玄靈的眼中裝滿了平常少有的喜悅。

到了布坊,那布坊老闆見張玄靈穿得破破爛爛的,一看便是個沒錢的主,便隨意喚了個小二把他往最便宜的粗麻衣裳那邊帶去。

張玄靈一見這些衣裳十分便宜,但依然還是左挑右選,在自己比較中意的幾件裏面選了件最便宜的。

當張玄靈拿出自己的錢袋付錢時,那布坊老闆一見他的錢袋裏面裝滿了銅錢,心裏也是一陣心疼。

但為時已晚,況且張玄靈在那些二十來文的衣裳里還左挑右選,挑出那件最廉價的。

出了布坊,張玄靈數了數自己小錢袋裡的銅錢還剩下70來文便想着在坊市裡再轉轉。

待張玄靈走出坊市的時候,手裡拿着根釣竿,一些釣餌。

張玄靈看着手裡的釣竿和釣餌便想着去湖邊釣上那麼條鯽魚做鯽魚冬瓜湯給張大夫嘗嘗。

張玄靈剛到湖邊便看到個老頭拿着根釣竿獨自一人坐在湖邊釣魚。

張玄靈也不說話只是在那老頭附近尋了處空地學着那老頭的模樣,在釣鉤上掛上個釣餌在那釣魚。

過了許久張玄靈都釣上好幾條了,而那老頭的桿卻是沒有一點動靜,出於好奇張玄靈收起釣竿靠了過去。

張玄靈走到那老頭身邊仔細瞧了瞧,張玄靈左看右看發現這老頭的釣鉤上竟沒有掛魚餌。

張玄靈不禁說道:「老人家,你這魚竿上沒掛魚餌怎麼能釣上魚呢?應該像我這樣」說著張玄靈給魚鉤掛上了餌,用了一甩魚線便拋了出去。

不一會兒便釣上了條魚,那老頭見張玄靈有模有樣地給他展現如何釣魚,也是一陣無語。

只見那老頭咳了兩聲說道「小子,我這可不叫釣魚,我這叫釣心境。」

張玄靈聽後頓時笑了「老頭,我看你是想學……想學姜太公,讓那魚願者上鉤對吧!」

那老頭聽後摸了摸自己的鬍鬚故作神秘道:「小子我見你骨骼驚奇,老道士我今日便發發善心,引你入這修武的門,讓你好好了解了解什麼叫心境。」

那老道士一雙眼裡也是透出了亮光似是看到什麼珍寶一樣。

於是乎那老道士從懷裡摸出一本封面上寫着引氣術的破爛書本「小子,雖說這引氣術只是江湖上最最普通的內功,但只要你小子肯修鍊我想……」

那老道士停頓了一下「我想以你的天賦……修鍊到3品……不5品都有可能。」

然在張玄靈的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之前小二同他講的一句話「江湖上有一類功法被稱為魔功,修鍊者可以吞噬他人修為化為己用,而那些被吞噬過修為的人輕則壽元大減,重則當場斃命。」

想到這張玄靈也是趕忙搖頭拒絕,那老道士見張玄靈如此抗拒不由說道「小子,你是嫌我給你的內功太垃圾,還是不相信老道士我說的話啊?」

張玄靈聽後當即便說了句「老頭我看你就是想讓我修鍊……然後……然後再吞噬我的修為和壽元對不對!」

那老道士聽後頓時愣住了隨後罵道「好小子,我堂堂太乙教前任掌門,會閑得發慌騙你修鍊?然後吸收你的那一點點修為?」

而老道士心裏則是想着「這小子,怕不是聽書聽多了,還吞噬修為……要不是這小子……」

張玄靈當即便反駁道「老道士,什麼太乙教前任掌門,我聽都沒聽過,要不是我看你年紀一大把了……」

張玄靈話說到一半,那老道士便已經氣得鬍鬚都好似要飄起來了,只見老道士一用力把手裡的釣竿給砸到了水面上。

頓時激起了十數米的浪花,然後一把將手裡的引氣術給塞到了張玄靈的懷裡威脅道:「小子,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回去後你給我……你給我好好修鍊……」

老道士顯然是氣得不輕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五日後我在這裡等你,你若是沒修鍊出什麼名堂或者跑了,你的下場便跟那水裡的魚竿一樣。」

說著老道士用手指了指那湖上斷成好幾節的釣竿。

張玄靈見此也是連忙點頭,然後便是提起自己那裝滿魚的桶就跑。

待張玄靈走回坊市時,才長舒一口氣。

經過客棧時,那正在辦事的小二一看張玄靈拿着根釣竿換了一身麻布制的新衣裳便走向前問道「小乞丐,找到工作了?以後小二我是不是該改叫你小漁翁。」

張玄靈抬頭一看是小二便回了小二那打趣的話「什麼小漁翁,小二我可是有名字的。咳咳……我叫張玄靈,南陽葯神張玄靈。」

小二一聽頓時也是明白了張玄靈這是在張大夫的醫館找到了工作於是乎便高興地說了句「那麼玄靈,今天你的這些魚小二我做主收了!」

張玄靈一聽也是學着那賣魚翁的語氣說道「小二,我這都是上好的鮮魚。你可得給我一個好價錢。」

小二聽後走到張玄靈面前神秘地說了一句「好咧!客官您稍等一會兒。」過了好一會兒小二拿着一貫長長的錢和一個食盒走了過來

小二說道「這是客官您的60文錢,還有這是您心心念念的鯽魚冬瓜湯。」說完小二轉身便回客棧忙活去了。

傍晚,張玄靈回到了醫館。

張大夫見張玄靈回來了手裡還拿着個食盒「張大夫,我們一起吃鯽魚冬瓜湯吧!」

張大夫笑着看着眼前這個早晨不敢開口而現在笑着同自己說話的少年。

他接過食盒吃了幾口說道「謝謝你,玄靈。」

張玄靈聽後一愣只覺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突然砰的一聲,張玄靈的身上掉下來兩本書,一本氣引術一本……

《煙雨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