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燕子聲聲里
燕子聲聲里 連載中

燕子聲聲里

來源:google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沈歸燕 沈歸雅 穿越重生

沈歸燕五歲能背千字文,六歲彈琴而自作曲,七歲焚香成詩,八歲與當朝丞相之子定下姻親眾人都道此女含鳳玉而生,有天成的好命數然而有女自現代而來,使她嫡妹從蠻橫變得伶俐,奪她夫婿,害她生母,將她從天上狠狠掀下,張狂而笑:「區區封建女子,也能與21世紀現代女性相爭?」陰謀詭計改她八字,挺着肚子壞她姻緣,嫁她於紈絝之子,毀她於新婚之夜,卻恰好成全了她一段奇緣有瘋和尚算她之命:及笄大劫,雙十大喜,白髮大悲沈歸燕不信命,她只信人定勝天欠她的,終究要還回來害了她的,終究要下地獄穿越了不起?重生了不起?就算你開十個八個金手指,我也要給你一一剁了去!「你妹妹其實是個好人」顧朝北這樣說「好在何處?」沈歸燕笑得涼涼的「至少她讓我遇見了你若是不遇,不知人生該是怎般無趣」展開

《燕子聲聲里》章節試讀:

靠着柱子灌了一口酒,顧朝北忍不住輕笑,他家大哥這一向被人稱讚的正直男兒,沒想到遇見女人的事情,也還有卑鄙的時候。

二哥家的夢蝶已經有了身孕,柳姨娘那一房正是佔著風頭。大哥直接娶了這沈家五小姐,想必也是衝著人家肚子里的孩子,拿個籌碼保地位,轉頭再去將沈三小姐哄一番就是。

他倒是有些好奇,萬一那沈家三小姐沒那麼好騙,不原諒他了,顧朝東又當如何?

「這兩天你幫我先安撫着沈家那頭,不許讓人給了燕兒委屈受。」顧朝東又吩咐了奉孝一聲,聽奉孝應了,才轉身走去新房的方向。

奉孝是個機靈會做事的,雖然天色已暗,但是他還是立刻打算套馬出府。沈家就在城北的官院兒里,離這裡騎馬也就幾盞茶的功夫。

等奉孝走了,顧朝北便從柱子後頭出來,想了想,將酒壺往花叢里隨意一丟,跟着奉孝就出了門。一匹馬先走,他打馬便跟了上去。

沈歸燕給秦姨娘布置了靈堂,因着只是姨娘,連死了都不能在正堂設靈,也不能停屍祭拜。屍體早讓人送去了義莊,只能在她的院子里掛了白布,擺了靈位。

雨還在下,也不知顧府是怎樣的熱鬧。沈歸燕跪得端端正正,將紙錢一點點丟進火里,臉上乾乾淨淨的,沒有淚水,只是眼眶紅得不成樣子。

「嗚……」寶扇在門外屋檐下站着,捂着嘴巴嗚咽,裙角都被雨水打**也不敢進去。

奉孝一路披着蓑衣急匆匆地來了,進了院子看見寶扇這個樣子,便急急地問:「姑娘這是怎麼了?三小姐呢?」

沈歸燕與顧朝東因着禮數不能常見面,奉孝與寶扇兩個倒算是熟絡了。寶扇一把將他拉得遠些,小聲道:「我想哭得厲害,小姐卻說莫哭,會驚了姨娘的魂。可是我忍不住,所以不敢進去…小姐還在裡頭。」

奉孝微微嘆息,眼珠子轉了轉看着寶扇道:「好了,別哭了,你隨我去個沒人的地方說話,這邊叫你家小姐看着我,指不定又得傷心。」

寶扇點點頭,被奉孝拉着走了。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被打發去義莊守一晚上,明天秦姨娘就得入棺下葬。寶扇一走,院子里就只剩沈歸燕一人。

醉醺醺的顧朝北大大咧咧地直接就跨進了院子里,身上翻牆時候蹭着的泥被雨水沖得有些糟糕,整個人狼狽得很,他卻絲毫沒介意,溜進靈堂就躲在牆角。

哎,他也不是要做什麼壞事,只是多年以來一直聽得人誇讚這沈家三小姐,他想看看是個什麼模樣而已。

沈歸燕也沒管周圍的動靜,只燒完紙錢,磕了頭就安靜地跪在蒲團上發獃。

風從門口吹進來,差點吹滅案上的香燭。沈歸燕回神,起身想去關門。

結果一轉身就撞上了正想偷偷摸摸轉移到她身後來偷看的顧朝北。

「啊!」

這一聲不是沈歸燕叫的,是顧朝北叫的。他不僅叫了,還十分害怕地退後三步對着門外吼:「抓賊啊!」

沈歸燕有些傻了,獃獃地看着他。

也是太過悲傷,對什麼都沒什麼反應。要是尋常時候她背後突然多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沈歸燕一定叫得比顧朝北還響亮。

叫完之後顧朝北才反應過來,這好像不是丞相府,是人家沈府。他作為一個賊,好像喊錯了。

傻笑兩聲,顧朝北覺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喝多了,於是朝着沈歸燕行了一禮:「在下只是路過,多有得罪,還請小姐莫要見怪。」

說完抬頭,卻愣在了原地。

「那邊院子鬧賊了?」外頭已經隱隱約約傳來家奴的聲音,而且明顯是往這邊來了。顧朝北應該跑的,但是他看着眼前的這張臉,莫名地就移不開眼。

作為京城風流四少之一,顧朝北聞香識女人,曾經矇著眼睛將京城醉花陰所有女人的名字念了一個遍,沒一個念錯的。他見過的女人,少說也得排一條街長,卻從來沒見過這樣一個讓他驚艷的。

好讓人覺得舒服的一張臉,粉唇柳葉眉,杏眼緋紅腮,眼神難得清澈如溪水,可惜了有些獃滯,眉間有一道淺色紅痕,顯得妖艷了幾分,不過大體看起來還是很端莊的。

再一看,也沒啥太亮眼的,就是比普通的女人好看了一點點,剛剛為啥有道亮光閃了他一下?顧朝北揉揉眼睛,是喝了酒的幻覺?

家丁已經站在門口了,沈歸燕看着眼前的人,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對身後的家丁道:「將他捆住交給管家處理吧。」

肩膀被人按住了,顧朝北才回過神來,皺眉道:「你把我當小毛賊?」

還交給管家處理?

沈歸燕上下看了看他,重新轉身去跪在蒲團上:「就算是江洋大盜,也請莫要擾了家母安寧。」

真是哀莫大於心死啊,他這麼俊朗的公子站在她面前,她竟然都沒反應的,肯定是悲傷過度了。

顧朝北十分同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後甩開身後的家丁,呯地一聲就跪在了沈歸燕的旁邊。

「伯母是吧?在下顧朝北,想娶沈家三小姐為妻,還請您跟着看看。」顧朝北半睜着眼,一副醉醺醺的樣子,朝着上頭秦姨娘的靈位一點沒含糊地磕了三個響頭。

沈歸燕僵硬了身子,身後的家丁也有些傻了。

顧朝北?那不是傳聞中大名鼎鼎的顧四少爺么?

寶扇和奉孝聽得動靜急急地趕回來,就看見一個弔兒郎當的人影已經拉着沈歸燕在往外走了。

「四少爺?」奉孝看見那人的模樣,臉色一變,手都緊了些:「您怎麼會在這裡?」

幾個家丁正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去拉人,聽着奉孝的喊聲,更是沒人敢輕舉妄動了。顧朝北跌跌撞撞地走着沒理人,沈歸燕就被他拉着,一路往主院而去。

還下着雨,身上沒一會兒就**,沈歸燕皺眉看着這人道:「你喝醉了?」

「沒醉!」顧朝北嘻嘻哈哈地道:「要不要看我給你走直道兒?」

沈歸燕:「……」

大半夜的,累了一天的沈家人都休息了,卻因着這個祖宗的到來全部被吵醒,沈老爺披着衣裳就出來看是怎麼回事。

「我要娶你家三小姐。」顧朝北站在主院里,拉着沈歸燕的手朝沈老爺道:「把你三女兒嫁我!」

沈老爺白了臉,誰不知道這顧四公子嫁不得,後院里妾室甚多就算了,功名上還沒個什麼建樹,就是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敗家子。嫁了燕兒給他,還能有好日子過?

沈夫人卻是當看笑話的,秦氏已死,歸雅也嫁出去了,她心事都已經了了,要是沈歸燕嫁個紈絝,倒也能讓她樂呵樂呵。

「顧公子,這…」沈老爺不知道怎麼說,連忙看向沈歸燕。

沈歸燕一直在掙扎,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像什麼話?然而這人的手滾燙又有力道,根本掙脫不開。

「我不嫁。」她道:「生母剛亡,理應守孝。」

顧朝北笑得好不要臉,痞勁兒十足地道:「給生母守孝能守多久?我等着你便是。反正我是看上你了,你想嫁就開心地嫁,不想嫁就不開心地嫁,反正都要嫁。」

沈歸燕狠狠瞪他一眼,忍不住就往他腳背上使勁兒跺了一腳。這滿腔的委屈正沒處發,憑什麼隨意來個人都能欺負她?

顧朝北被踩得臉都青了,咬牙看着她道:「踩斷了我的腳,你相公就是個瘸子了!」

《燕子聲聲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