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妖孽蛇王,別太壞
妖孽蛇王,別太壞 連載中

妖孽蛇王,別太壞

來源:google 作者:五阿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路小漫 顧浩然

給誰生孩子不好,讓我給一條蛇生……展開

《妖孽蛇王,別太壞》章節試讀:

第一章下鄉支教那年,我二十歲。
那天教室里鑽進來一條蛇,為了保護孩子們,我親手用鋤頭把蛇砸扁了。
誰知道當天晚上,我迷迷糊糊感覺到一條泛着磷光的蟒蛇鑽進了我的被窩……當時我害怕得不行,卻一句都叫不出來。
整整一個晚上,那蟒蛇一直在折騰。
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那蛇才溜走,我忍着疼痛掀開被子,床單上一抹鮮紅格外扎眼。
說出去可是真丟人了,第一次竟然給了一條蟒蛇,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麼嫁人?
我又急又氣,一手捂住酸痛的**,一手拿起手機,撥打給閨蜜小晴訴苦。
當我把昨晚似夢非夢的事告訴小晴時,她用睡意未盡的聲音跟我說,你丫的,才下鄉第二天就想男人了。
滾,別吵我睡覺,山村的男人不適合你的胃口,你自己想辦法解決,再不然,你晚點再給我電話,最多我冒死去幫你買個安慰器。」
丫的,如果她在我跟前,我保證會不打死她。
這種事,我斗膽也只敢跟她說,她倒嘲笑我來了。
要起床了,我卻全身酸痛,而且感覺到火辣辣的,一摸額頭,發燒了。
實在沒辦法,我只能去跟學校老校長請了個假,老校長很關心我,擔憂之餘,忙去張羅老中醫來給我瞧病。
沒多久,老中醫生過來,他走進我的房子時,便是讓我伸出手腕給他定脈。
突然,老中醫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像看瘟疫一樣看着我,拉着老校長,神色慌張地往屋外小跑去。
我以為他們出去給我抓藥了,沒想到十多分鐘之後,老校長帶着一個穿着奇怪長袍,年紀大約五十左右的男上回到我的屋子,來者手裡拿着一個奇怪的東西,像一隻鈴鐺,一動就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
路老師,你昨晚是不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他拿着鈴鐺在我眼前一直晃。
他是什麼人?
怎麼會知道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是的。」
那男人用他手上的奇怪東西往我額頭一戳,他那東西馬上回彈出去,隨即砰的應聲落地。
老校長,你還是另請高人吧,這邪,我沒法驅。」
那男人邊說邊撿起他的鈴鐺逃出屋子。
我中邪?
怎麼可能,自問來到這學校我那兒也沒有去過,就屋子裡屋子外的做了一些日常清潔。
老校長顫抖的站在門口對我說,路老師,我先去給你弄個退燒藥,你躺着別動。」
不久,老校長給我端了一碗草藥水和一碗粥,讓我們先喝葯再喝粥。
葯一下肚,我竟然奇蹟般好了起來。
下午,身體沒事我自然也不能再請假。
走出屋子,隱約聽到有人在哭,那哭聲聽着讓人毛骨悚然。
村子有人死嗎?
走進學校,我看到老校長手上拿着一些香燭從學校走了出來,他一看到我就神色大驚,並遠遠跟我說讓我在辦公室等他。
辦公室里坐着兩個五十多歲的男老師,一見我回來就同時站了起來,什麼也不說就從辦公室跑了出去。
怎麼說我也是一個新來的同事,他們怎麼見我像見鬼一般迴避着?
不久之後,校長帶着一股十分濃重的香燭味回到辦公室,他就站在門口給我安排一下工作,就說要忙去了。
山村放學早,因為很多孩子家離學校比較遠。
沒課,我就想着早點回去收拾一下破屋子。
老校長說過今天叫人幫人撿一下漏,也就是把屋頂上面的瓦整理一下,以後下雨了也不至於會漏水,他還說幫我把旁邊那屋子打通,這樣子我大晚上就不用開門出去方便了。
可是直至放學我也看不到老校長,別的老師也像避瘟疫一樣避着我不跟我說話。
看到別人這麼迴避着我,我也不想去飯堂打飯,反正也沒有胃口,準備回屋子隨便做點粥吃算了。
回到屋子門口,我竟然看見老校長老遠站在我屋子前面,好像還有兩個人,一男一女。
我估摸着他是不是帶人幫我撿漏了,等我開門。
我加快了步伐。
走近才發現一男一女手上各拿着一把桃木劍,看到我走來便用劍尖齊齊指着我。
我嚇了一跳,你、你們這是幹嘛?」
么喃么喃凶……」我根本就聽不懂他們嘴巴在說什麼,他們轉着我轉了好幾個圈,圈得我頭暈暈的。
等他們停下來之後,校長才走近,路老師,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隻能委屈你了。」
老校長說什麼話,支教是我選擇的,再委屈我也只能忍。
七姑,你去要三圍,衣服我們盡量做好看點,別委屈路老師。」
什麼?
這兒還可以定做制服?
我樂滋滋地把三圍告訴了那個叫七姑的女人。
七姑用空洞的目光掃了我一眼,這麼標準的身材,可惜可惜……」嗚嗚,不說我還沒多想,這麼一說,我又傷感起來,是啊,這麼標緻的一個姑娘,就要被埋沒在這深山裡。
老校長,你跟路老師說一下,後天正好是月圓之夜,八月十五,你別讓她回城,我們到時準時過來設壇完幫她完婚。」
他們說什麼?
設壇完婚?
我上前,一把扯着準備走開的七姑,你們想幹嘛?」
我全身汗毛直豎,莫非他們要給我配個老光棍?
怪不得剛剛他們一直說著可惜可惜。
老校長一看到我情緒激動,就上前,路老師稍安勿躁,我們也是為了你好,這個陰婚不配,不但你要死,村子裏的人還有學校里的孩子都得死。」
 什麼?
配陰婚?
也就是說讓我們嫁給死人的那種?
校長,我不要嫁給死人,我不幹了。」
我不管,我要回家,明天十四,我要趕在十五前離開這兒。
兩個穿着奇怪的人執着他們的桃木劍屁顛屁顛的走了。
老校長最後也嘆着氣離開。
我腦子一直被配陰婚幾個字佔據着,回到屋子裡,突然一陣陰冷向我襲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妖孽蛇王,別太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