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葉清婉燕承哲
葉清婉燕承哲 連載中

葉清婉燕承哲

來源:google 作者:葉清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清婉 燕承哲

【fqxs】燕承哲看到她眼裡的涼薄和嘲諷,不由得沉默,許久他手撐着卧榻坐直了身子,墨竹領着大夫匆匆趕來他估摸着日子和時辰,應該主子要發作了就領着大夫過來,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生若不是看到主子滿頭的虛汗,可...展開

《葉清婉燕承哲》章節試讀:


「可就在半年前,老王妃不知何故突然病倒,連宮裡御醫都束手無策,最後只能眼睜睜看着她香消玉殞,皇上想要風光大葬,但王爺卻請求出宮立府,並將老王妃的屍身藏於這冰室之中。」

葉清婉側耳聽着景言說的每句話,然後仔細觀察着老王妃的面容。

正打算伸手去解開她的衣領,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由得頓了頓,轉頭看向門口,景言臉色一滯,然後連忙轉身守着。

葉清婉本來想看看,景言有沒有這窺見已故老王妃的膽子,看來是沒有!

也是,若是燕承哲知道這件事,只怕心裏會很不舒服!

葉清婉莫名的覺得自己好黑暗!

誰讓燕承哲那傢伙這般討厭!

她搖了搖頭,甩開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東西,開始着手驗屍!

不過在這之前,叮囑景言記下驗屍單,好給燕承哲一個交代!

冰室外的路口有個閣樓,此時,燕承哲正躺在卧榻上假寐,看着氣定神閑, 其實那微蹙的眉頭,還有沉重氣息,都在說明着他的不耐。

傅宸淵得知葉清婉來了王府,還去了冰室,也連忙放下手裡的事情,趕來了閣樓。

「承哲,她進去多久了?」

燕承哲沒回他,此時他心亂如麻,剋制着自己衝進去。

站在扶梯處的墨竹,一臉警惕的看着四周。

沒多久,一陣騷動從花廳迅速朝這裡而來。

他連忙轉身走了進去:「王爺,來了!」

燕承哲猛的睜開眼睛,斜睨了一眼窗外,如墨的眸子沉了沉。

屁股還沒坐熱的傅宸淵起身走到窗外,鬱悶看着那幾個靠近的身影:「這臭鱖魚怎麼又來湊熱鬧了?」

「去將他打發了!」

燕承哲沒心思應付,所以傅宸淵便樂顛顛的下了閣樓,再踏出門口時,剎那間便收起了臉上的嬉笑,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他輕輕彈了彈自己的衣擺,然後似笑非笑的看着走近的幾人,敷衍似的作揖行了個禮。

「天色已暮,齊王殿下這是蹭飯來了?」

「讓開,本王不想與你廢話!」

來人穿着一襲墨色常服,頭戴羽冠,斜長的眉眼給人一種心機深沉的感覺。

眉目間與燕承哲有幾分相似。

他便是大梁國的二皇子燕承汸,論狠毒,他是個中翹楚。

「齊王,承哲多喝了兩杯,已經休息了!您若是要蹭飯吃,巷子走出去十丈,左拐那條街,有家楚樓的飯菜還是不錯的!」

傅宸淵怎麼著都不會讓他過了自己這一關。

燕承汸淬了毒一般的目光,就這麼冷冷的與他對視着,忽而笑了:「魯國公府的小世子總是這般清閑,這麼喜歡給人當看門狗啊?不如本王聘用你,每個月給你十兩銀子買狗食夠不夠?」

「你……」

「臣弟竟不知,皇兄居然還有吃狗食的習慣?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一道帶着嘲諷和鄙夷的聲音從頭頂響起,燕承汸沉着臉抬頭看去,只見燕承哲披散着頭髮倚着窗戶,正目光幽幽的盯着自己,那眼神彷彿像毒蛇一般,讓人覺得呼吸不順。

「原來你沒睡?為何躲着不見人?難不成,你這冰室里有人?」

燕承汸估摸着時辰,有些心急了!但他依舊端的一派和善的模樣,笑着看向二樓之人。

「三皇弟,雖說本王與你是同父異母,但老王妃也曾對本王照顧過,咱們兄弟倆情同手足。」燕承汸頓了頓,不動聲色的觀察着他的表情。

「老王妃病逝,本王也是難過的很,幾乎夜不能寐……」

「食不能寢是嗎?可本王看你不僅氣色好,還發福了,齊王,你要是很閑的話,去幫太子皇兄分擔一下政務也好,這不是你一直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情么?」

燕承哲此話一出,齊王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五彩紛呈。

「燕承哲,本王勸你最好謹言慎行,別仗着父皇寵你就胡言亂語,給本王潑髒水!」

看着燕承汸惱羞成怒的樣子,燕承哲唇角揚起一抹冷笑:「你那點心思,已經昭然若揭了,還需要本王潑髒水嗎?滾出去,本王不歡迎你來!莫擾了我母妃的清凈!」

「你也是皇親貴胄,竟如那市井小民一般,滿口髒話粗鄙不堪……」

燕承汸還要說什麼,旁邊的隨從輕輕扯了扯他的袖角,他才順着隨從的視線看到了藏在冰室門口的一抹墨綠色裙角。

陰鬱的眸里閃過一絲狡黠,沉聲喝道:「何人站在那裡偷聽?還不快速速出來?」

完了!

葉清婉面色一滯,下意識的低頭掃了眼自己的裙擺,默默吐槽:狗眼還挺精!

景言本打算領着葉清婉回閣樓,在給燕承汸行了禮之後,抬腳欲上木梯。

有人咳嗽了一聲,似在提醒。

燕承汸眯着眼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個一直低着頭的女子,那眼神沉的仿若這夜色。

景言挪了一下腳步,不動聲色的擋住了他的視線。

「屬下見過齊王!這是家中小妹,不懂規矩,若是衝撞了您,還請見諒!」

看着景言那不卑不亢的樣子,燕承汸一臉戲謔:騙鬼呢!

「景侍衛說的哪裡話,本王看起來有這麼凶嗎?上前來!」

最後一句話是對葉清婉說的。

來你個頭!

垂首不語的葉清婉,眼裡閃過一絲不耐,正在打算怎麼敷衍過去的時候,頭頂上響起了燕承哲不耐煩的聲音。

「景言,你還在耽擱什麼?本王的床榻,可還冷着呢!」

這一番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話,果然就有人誤會了。

傅宸淵曖昧的眼神在他們身上走了個來回,葉清婉眼觀鼻,鼻觀心!只當沒聽見,若能給自己解圍,這又算得了什麼。

「沒想到,承哲的口味竟這般……奇特,父皇給你的美妾你卻不要。」

奇特?奇你奶奶個腿兒!

葉清婉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拳,如水的眸子里醞釀著暴風雪。

燕承哲頷首淡淡的看了眼葉清婉,聲如初春的暖風:「她可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本王歡喜就行,上來吧!」

葉清婉愣了愣,不過隨後也沒放在心上,朝燕承汸福了福身,然後不緊不慢的朝閣樓拾級而上!


《葉清婉燕承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