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一把刀
一把刀 連載中

一把刀

來源:google 作者:佟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佟珍 懸疑驚悚 戴坤山

他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他有權有勢有地位,但他活得並不舒坦,只因為那色字頭上的一把刀一直與他形影相隨展開

《一把刀》章節試讀:

龔莉華趕緊強迫自己鎮靜,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涼茶,咕嚕嚕一飲而盡,等心跳平靜了,這才轉過身,同戴母告別。

回到家,她存了單車,正要爬樓梯,一眼看見樓梯轉角處貼着一張字條,寫着:

撿到一紅包,請遺失者與我聯繫。

盧小華

8.8 10:33

她返身下了樓,來到謝津章家,可門鎖着,知道這個時候是很難找到人的,等晚上再說吧。於是,回到了自己的家裡。進屋後,她便一直打電話,直打到正午十二點,謝家才有了人接電話,可這人不是知情人,而是盧小華的兒子謝礁。謝礁說:「我不知道這事,等等我媽回來我問問,問了再給您回您電話。」

十二點半了,她估計盧小琴也應該下班了,便又打了一次電話,可盧小琴並沒回家,回來的是謝津章,他一問三不知,這下可把龔莉華給氣炸了。她七孔冒煙,正在氣頭上,丈夫米永下班回來,問她什麼事,她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個滔滔不絕,還拿出從樓梯轉角處撕下的字條給米永看。

米永安慰說:「解鈴還須繫鈴人,紅包是盧小華撿到的,當然要找她本人嘍,丈夫和兒子哪會知道,你找個不知道的人啥用?」

「那我咋樣才能找到她?」

「她昨晚上夜班,白天一般會幫丈夫管地攤。」

「他們的地攤在哪?」

「應該是在中山公園門口的台階下吧,剛才肯定是謝津章回來整飭午飯,小華怕是不會再回來了。你要是急,就去中山公園門口找她。

「哪個門?」

「西門,面向解放大街的那個。」

吃過午飯,龔莉華二話沒說,獨自一人來到中公園門口,遠遠地就看到謝津章和盧小華並排坐在水泥地上,守着面前一個四四方方的蛇皮袋和地攤上的一堆零零散散的不鏽鋼餐具,男的雙臂抱着頭打盹,女的手上還織毛線。

「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你倆卻如此悠閑自在!」龔莉華氣不打一處來,走上前去,大吼一聲:「喂,盧小華。」

謝津章一聽有人吼叫,以為是要買餐具,睜開雙眼,猛抬起頭,一見是龔莉華,鬧不清楚今天的龔莉華與為何與平時見到的那個龔莉華何以會判若兩人。她眼睛是綠的,眼珠子是凸的,目光中火星點點。他一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怯怯地問:「你想……」指了指地攤上的不鏽鋼餐具,不敢吐出「買」字,心裏在說,她要是真想要,就送她一兩件吧,鄰里鄰居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老婆的工作還是她丈夫幫助找的,一直就想答謝,可又不知怎樣答謝,今天也許就是一個機會。

「我問小華不是問你?」龔莉華怒不可遏,「撿了我的紅包沒有?」鬱積在心整整一個上午了的污泥濁水終於找到了排泄口。

盧小華這下才知道她是為紅包而來的,趕緊從衣兜里掏出紅包來,遞給她,喃喃地說:「我也不知道這是你的。」

龔莉華接過紅包,用兩根手指在袋子口輕輕地捻了下,袋口開了,再將指頭**去,夾上四張百元大鈔抽出,等鈔票微露紙袋口,她猛然間一絲微微的愧怍在她的心頭滑過:戴副縣長馬上就是縣長了,我送紅包怎麼可以只送400?太小氣了吧!傳開去多沒面子,如今的行情最少也得在四位數以上,有的還是幾萬幾十萬地送,我沒一千也得八百。於是她說:「我的紅包是八百塊,怎麼就變成四百?」

「我,我,我不知道,我沒動……」盧小華一愣,靈魂出竊了,飄然離去,整個人都僵硬了。

「沒動,真的沒動?」龔莉華居高臨下,火氣十足。

「真的……」盧小華鎮靜下來後,胸膛驟然升溫,熱浪翻湧,血液的奔流也在加速。她心裏在嘀咕:咋就碰上這麼一個臭婆娘?心一急,喉嚨口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塞住了似的,一句話也就說不出來了。

龔莉華見狀,乜斜了對方一眼,內心更加強大了起來,傲橫之氣瞬間鼓脹了起來,變得更加有恃無恐。早聽丈夫說過,這個謝津章沒什麼本事,是個孱頭,果然不假,夫妻倆就是一路貨色,她越發恃強凌弱,說:「你說你沒動,敢不敢叫公安去驗指紋?要是鈔票上有你的指紋怎麼辦?」

盧小華知道這下碰上的癩痢頭了,可又不知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了她,明明就是四百,咋就要誆說是八百呢?她心裏在說,不就是四百塊嗎?乾脆承認得了,自認倒霉便是。手已經抻進衣兜,想掏四張百元大鈔,卻被謝津章一把給按住。

「不行,在這一大堆圍觀的人群面前,你這不等於承認偷了她的錢?」謝津章膽壯了壯了膽,硬着頭皮高聲大喊道:「好啊,叫公安,叫公安來評評理。」

這此時,圍觀的里三層外三層,圍的水泄不通,也不知是誰打了電話,果然便有個女**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彷彿從天而降,站到盧小華與龔莉華的中間:「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謝津章正要開腔說話,龔莉華卻不讓他開口,搶着說:「我們同住一座樓,我的紅包掉了,他撿到,裏面八百塊現在卻變成了四百。」

女警叫李慧,最近她的師傅舒雨淇調市局了,她到派出所來當教導員,今天是她帶班,接到報警,便領着一協警親自趕來。聽她倆說完,李慧沉吟片刻,說:「那就是說,這位女士撿到的紅包並不是你的嘍,你的是八百塊,他撿到的四百元,不相符,這包肯定不是你的。」

「她,她,她……」龔莉華這下才知道理虧,可轉念一想,污人就得污到入骨,淺嘗輒止只能自取其辱,於是,壯了壯膽強詞奪理,「是她自己說是我的,還在樓梯轉角處貼了告示。」

「這一包不是你的!」女警李慧正色道,「她要是想污你的錢,會將撿到紅包的事寫告示讓你知道嗎?小馮,」說完,她轉身對着一起同來的協警說,「你把紅包收了,填一張扣押清單叫她簽字。一個月內沒人認領就上交國庫,這位女土,請你留個聯繫電話,等有人撿到你的紅包上交了,我們會通知你到派出所領取。」

這一天,龔莉華的一肚子火,先是找不到戴家,接着是膝蓋撞石凳上,然後是兜里的紅包丟了,現在紅包找到了卻說不是自己的……她悶了一整天,一直找不到發泄,直到晚上米永回家,她才氣呼呼地將這一整天「煮水也粘鍋」的事一一說給給丈夫聽。

米永剛開始還不以為然,一邊聽一邊呵呵笑着,可妻子一本正經,最後說到中山公園門口討紅包的事時:「我並沒想訛他,我只是想教訓教訓他,要他學會做人,你幫他那麼多忙,他從不知感恩……」

「好了,」米永說,「你今天也真是背運,我問你,昨天晚上盧小琴來過我們家?」

「來過,怎麼啦?」

「這就對了……」

「什麼這就對了?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米永沉默不語,緘口言。龔莉華死纏爛打,一定要他將提了個頭的話說清楚。米永這才不得不說:「昨天醫院死了個老人,盧小琴幫着將屍體運到太平間,賺了一百二,她身子粘上晦氣……」米永頓了片刻,又問道,「她來幹啥?」

「也沒幹啥,荊荊放學回來,把書包擱在樓梯口,便去了同學家。荊荊本想從同學家返回再順便拿走書包上樓的,可盧小琴說,人來人往的,怕書包被小孩給拿走,就送上來。我見她這樣熱情,就將她迎進屋,泡了茶給她喝。」

「好了,甭說了,」米永琢磨了許久,說,「不管她是有意無意,她身上的晦氣已經留在咱們家了,所以你一整天都會不順,處處碰壁,趕緊去找個算命先生,問問怎辦吧!」

《一把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