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個荒誕的猜想
一個荒誕的猜想 連載中

一個荒誕的猜想

來源:google 作者:宣暢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真真 宋韶 現代言情

我是宋府養了十幾年的假千金真千金回來後,我成了偷走她人生的小偷爹說我改不了骨子裡的劣根性,娘質問我有什麼臉好好活着,哥哥踩斷了我彈琴的手,要將我趕出宋家後來我替真千金擋了一劍,快要死展開

《一個荒誕的猜想》章節試讀:

次用審視的目光,冷冰冰地看着我。
「既然你的親人都不在了,那你便留在宋府,給真真做個伴吧,但你要記住你的身份,欠真真的,你得還。」
那時我天真地以為,我的生活不會有什麼變化,只是多了個玩伴而已。
直到我娘讓我搬出韶光苑。
韶光苑四季都有花開,每一株都是我親手栽種。
我明白,韶光苑已經屬於宋真真,但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承載着我的回憶。
我捨不得那些花草樹木,還想再爭取:「我可以住廂房,住下人房,別讓我離開韶光苑,求您。」
我娘迴避了我祈求的眼神,漠然道:「真真看到你,會不開心的。」
我好想告訴娘,如果沒有韶光苑花花草草的陪伴,我也會不開心。
但我知道,我是假千金,她是真千金,所以,她的開心比我的開心重要。
於是,我搬到了清冷破敗的偏院。
後來,我又被勒令不許隨意出現在前廳,也不許穿着華麗的衣裙,更不許在宋真真面前展示琴棋書畫——雖然我也只精通一個琴。
這些我都無所謂了,我唯一在意的是,廚房送的飯總是隔夜的,有時連隔夜飯都沒有。
庫房送來的用品也都劣質,尤其是冬天供應的碳,燒起來濃煙滾滾,能把好人嗆出肺病。
我不是沒想過告狀訴苦。
我去找爹,爹說我太嬌氣,這點苦都不能吃。
可他忘了,很久以前,他親口說過,有他在,他的小阿韶這輩子都不用吃苦。
沒人告訴過我,原來大人說話也會不算話。
那個聽見我吸溜鼻涕,都會緊張得請來七八個郎中的爹爹,變成說謊的小鳥飛走啦。
如今我咳得滿臉通紅,他也只是淡淡地說:「你生病了,記得避着點真真,別把病氣過給她。」
我去找娘,娘看我的眼神比爹更冷:「真真從前過得比你苦多了,你至少還有飯吃,真真可是飽一頓餓一頓捱過來的,更別說碳火了,你知道貧民窟每年會凍死多少人嗎?」
哦,雖然我不知道貧民窟每年會凍死多少人。
但我知道,我娘這番話,真是凍得我渾身發冷。
因為這些苦都是宋真真曾受過的,所以我也得受着。
我忽然明白了。
我娘是當家主母,後宅的事,是逃不過她的眼睛的。
如果沒有她的默許,下人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如此苛待我。
她這是在替宋真真出氣。
她怪我讓宋真真吃了十三年的苦。
就連從前最疼我的哥哥,也跟變了個人一樣,我的苦水還沒倒完,他就失望地看着我。
「宋韶,你怎麼能這麼自私?
你知道我找到真真時,她遭遇了什麼嗎?
她差點被人玷污,差點被青樓的打手打死。」
「她才十三歲,如果不是你,真真怎麼會遇到這些事,宋家願意收留你,已經顧念了往日的情分,你要是還有點良心,就別再給人添麻煩了。」
我那時也才十三歲。
很多事我都不懂。
不懂曾經愛我疼我的家人,為什麼一夕之間變得如此冷漠。
不懂這世上有因果報應,我親娘犯下的罪孽,終究要回饋到我身上。
我還處在容易委屈的年齡,卻被所有人告知,我沒資格委屈。
沒有人記得,我曾經也是在愛里長大的孩子,孩子是不懂什麼是對錯的,但能輕易地感知到愛和不愛。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但清清楚楚地知道,爹娘和哥哥不愛我了。
然後,從某天開始,廚房不再送來餿飯,夏天的冰不再短缺,秋天的瓜果不再變質,最重要的是,偏院終於燒上了無煙碳,我的咳疾徹底痊癒。
起初我以為是爹娘回心轉意,念起了我的好。
直到有天,我從庫房路過,看見宋真真指揮着幾個下人,把上好的無煙碳裝進小筐里。
「這些,全都給宋韶送去,別讓我發現你們私自剋扣。」
有個小奴小聲提醒:「小姐,您把自己的份例分了一半出去。」
「韶光苑暖和,用不着那麼……」宋真真解釋了一半又板起臉,「你管那麼多作甚,趕快送過去!」
我默默垂眸。
宋真真,你為什麼這麼好?
你越是這樣,我越覺得虧欠你...

《一個荒誕的猜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