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一覺醒來:我成了黑幫仇人
一覺醒來:我成了黑幫仇人 連載中

一覺醒來:我成了黑幫仇人

來源:google 作者:君子吉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君子吉言 周天佑 懸疑驚悚

空曠的石室里,火光苒苒升起,黑衣人緩緩褪去黑袍,面容逐漸清晰,陰森的背影慢慢轉過身來,對着被綁在石柱上的人詭異的冷笑: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你,我將是你在這世上最後見到的人……展開

《一覺醒來:我成了黑幫仇人》章節試讀:

華麗的夜。

五彩斑斕的霓虹燈閃爍着貪婪的光吞噬着夜行者的**。

路邊的女人冷艷風騷,趁着高跟鞋的白腿露到大腿根處,性感的紅唇不斷向過往的男人拋着飛吻。

馬路上時不時有車輛停下,與站在路邊穿着妖嬈的女人討價還價,搔首弄姿的女人像商品一樣被挑選着。

路邊陰暗潮濕,黑乎乎的爛泥巴摻雜着尿騷味,被車輪軋過一遍又一遍。

老舊的招牌上剩下幾個破舊的大字銹跡斑斑:同福賓館。

幾個彪悍的社會男人邊走邊扔掉手裡的煙頭,領頭人伸手一揮,拐進樓梯間,迅速直奔上樓。

幾人小心翼翼停在一間房門外,仔細確認了房間號,低聲細語。

「是不是這間?」

「就是這間,已經和這家老闆確認過了,不會錯。」

「媽的,要是今天抓不到這小子,六爺饒不了咱們。」

「肯定不會錯,這賓館老闆不敢說謊,除非他不想幹了。」

「上!」其中一人一聲令下。

「嘭」的一聲,幾個大漢鉚足了勁粗暴的撞開了一間房門,幾個人一擁而入。

第一個闖進去的人,飛身撲向床位,卻因對房間布局不清楚被進門的凳子絆了一下,「咚」的一聲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哎呦,卧槽……」

幾人亂作一團,場面一度混亂。

狹窄的房間內,男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響驚醒,警覺的從床上彈起,剎那間抓起一件衣服,從窗戶處一躍跳上陽台。

幾人分頭爬到陽台的走道上,緊追不捨。

「快!別讓他跑了!」領頭人面露狠色。

「淦!」

被追的男人,邊跑邊套上了衣服,在陽台的盡頭順勢跳了下去,消失在黑暗的衚衕中。

「愣着幹嘛,下樓追啊!」領頭人氣的臉上橫肉顫抖。

幾人追到陽台盡頭,目測着樓層的高度,着實有點高,也沒人敢跟着跳下去,畢竟混口飯吃,沒必要拚命,連忙掉頭轉向樓梯下樓追尋。

幾人朝着男人消失的衚衕尋去。

陰暗的衚衕里,沒有燈光,牆頭上數隻眼睛泛着幽幽的光冷冷的盯着來回竄動的幾人。

「彪哥,你有沒有聽到有孩子叫?」

「……」

這不提醒不要緊,一提醒幾人紛紛集中精神聽着異響。

這一聲幾人聽的分外清楚,叫聲凄厲,聲音回蕩在衚衕里,讓人心神不寧。

「該不會這裡有小鬼吧!」

「媽的,沒出息,這他媽是貓叫!」

「彪哥,走吧!感覺這裡陰森森的。」

「走什麼走,人抓不到回去沒好果子吃!」

「但這裡……」

「仔細找找,那麼高的樓跳下來,我不信這小子能跑這麼快。」

「喵--嗚……」凄厲的叫聲此起彼伏,一陣陣讓人頭皮發麻。

話說這野貓發春,一般情況下就那麼兩三隻,但聽這聲音足有幾十隻,誰見過這場面,頓時感覺陰森森的涼氣直逼後背。

「走走走,這衚衕他媽的有點邪性,別撞了不幹凈的東西,六爺那邊我去交代。」領頭人邁着步子往回走,幾人緊跟其後,心裏發怵,恐怕慢了一步自己就要落單。

一排散發著惡臭的垃圾桶後,男人屏住呼吸強忍着疼痛緊咬着牙關躲在角落裡。

隔着垃圾桶的縫隙看着幾人離去的身影,深吸了一口氣,刺鼻的氣味差點讓他嘔吐出來。

拖着受傷的腿,一瘸一拐走到一處相對乾淨的地方靠在牆壁上歇息。

「尼瑪,這些什麼人啊?不像是追債的,追債的沒這狠陣仗啊。」

男人心裏嘀咕,料定這幫人不是善茬,看着倒像是尋仇的。

「六爺?難道是那個六爺,我也不認識他啊,搞這陣仗抓我難道有人托他搞我?不至於不至於,我還沒有資格讓六爺出手。」男人拖着受傷的腿,邊走邊心裏自我安慰。

一隻野貓「嗖」的從男人面前穿過,嚇得他一個激靈。,定了定神方才看清是一隻貓。

對於男人而言多虧了那幾聲貓叫,不然那幾個人仔細查找半天說不準還真被他們逮到了,於是男人對着空無一人的衚衕說了一聲「謝謝貓兄。」

幽深暗黑的衚衕看不到盡頭,男人拖着傷腿緩步慢行,往回走是不可能的,生怕出去以後再被抓住,唯有向前另找出路。

男人心裏琢磨着,這中間肯定有什麼誤會,得找個中間人,把這事解決一下,要真是得罪了這黑幫的老大,這輩子鐵定是完蛋了。

這中間人倒是有,但是自己夠不上說話,又沒什麼身份,這種局面又很頭疼。

「啊……嘶」

男人突然被腳下物體絆了一下,摔了個狗啃泥,摸着被摔禿嚕皮的下巴,連連喊痛。

「年輕人,走路要看路啊!」

「我……」

這突然間的說話聲,讓男人剛開口又憋了回去,這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覺,在這搞什麼鬼。

男人拿出手機,藉著手機的光,照亮一塊地,一個打扮似乞丐,蓬頭垢面的老人,眯着眼睛,盯着手機的燈光嗤笑。

「關了,關了。」乞丐擺擺手。

「你這老頭,哪裡不好睡,睡這裡幹嘛?你看我這帥氣的臉,剛剛被你絆了一跤,下巴都快摔掉了。」

乞丐坐起身來,瞅了瞅了。

「唉……,不要緊了,咱倆算扯平了。」

「扯平了?」

「嗯。」

「?」

乞丐老人似是知道男人的疑問,接著說道:「剛剛是不是有人追你?」

「是。」

「有沒有聽到貓叫?」

「聽到了,怎麼了?」

「追你的人是不是走了?」

「走了,那又怎樣?」

「我養的貓嚇走了那些人算是救了你一次,你被我絆了一跤,咱倆就算扯平了。」

男人嗅了嗅乞丐的氣息,果然一股酒味,明明是野貓還說自己養的貓。

「你這人喝多了吧?」男人覺得好笑,挺會掰扯的。

「算了算了,看你也挺可憐,不跟你計較。」男人坐下身來,靠在牆上摸着下巴,火辣辣的疼。

「年輕人啊,太浮躁了。」

「倚老賣老吧你!」

乞丐也不生氣,轉身問道:「抽煙不?」

「抽,怎樣?」

「借一支,解解悶。」

男人鬱悶,卻也不耐煩的摸出煙盒,遞給了乞丐一支。此時此刻雖說不是什麼絕境也挺尷尬,事情鬧的莫名其妙,被黑幫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輕則受皮肉之苦重則小命嗚呼。

《一覺醒來:我成了黑幫仇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