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一夢江湖之探花郎跟我回家
一夢江湖之探花郎跟我回家 連載中

一夢江湖之探花郎跟我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江畔聽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木樨俞靖安 江畔聽雨 遊戲動漫

這是一本一夢江湖同人小說,看完萬里長歌劇情,木樨太心疼俞靖安了!木樨想等戲台落幕的時候,找到那個落魄的擺戲人,帶他回家!木樨想給他看看一個不一樣的世道,想讓這朵絕望的探花能在靖國安康中開放!展開

《一夢江湖之探花郎跟我回家》章節試讀:

木樨成長在千禧年後,2030年世界末日,很多人都覺醒了異能,而木樨卻遲遲無所變化,別無所長。不過好在當上帝關了這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門,木樨無意之間綁定了位面系統——拯救者233,可以在位面之間來回穿梭,因此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世界末日建立了一個世外桃源。

可惜地球上的能源所耗無幾,系統只能帶着木樨在地球位面已知的世界裏穿梭,並且根據距離長短有着嚴格的時間限制。而一夢江湖的這個世界,是木樨三年前偶然穿越過來的,看着這個位面居庸關萬里長歌劇情馬上展開,木樨沒有選擇離開,而是在這裡等待,看看能否帶回那個曾讓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這些年木樨和系統在海外一座無名島嶼上勉強開闢出一條能夠回到現代社會的通道,還順帶救了不少流離失所的海民。經過這些年的改造和發展,無名島嶼取名桃花初具規模,基建工農商行業蓬勃發展。而這次的居庸關之行,木樨準備了充足的糧草,只為帶回那位清雋的先生,俞靖安。

俞靖安所在的這個一夢江湖世界,和中國大明英宗時期相仿。

明英宗朱祁鎮經土木堡之變,被北蠻所俘,大明立其弟代宗朱祁鈺為新皇,後來代宗早死,朝臣又擁護起了曾經的皇帝英宗。另外一邊,能俘能放勢頭正強的北蠻已然對中原大好河山迫不及待,在關山邊境一帶發起數次突擊。大明朝廷不穩明爭暗鬥是內憂,北蠻出兵南下是外患,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封地親王心思各異,江湖門派也躍躍欲試,最終苦的還是老百姓。

這居庸關,是大明防北蠻的最後關口,是歷來兵家必爭之地,可惜這關內馬上就要擺上一場荒誕的戲台。

而擺戲人,正是先生俞靖安,也是木樨心心念念難以忘懷的人!

木樨知道,俞靖安是當朝風光無限的探花郎,也是朝廷內鬥的犧牲品,是這居庸關內那支前鋒哨探夜不收的影子軍師,也是如今為曝屍荒野的夜不收們復仇的擺戲人!

木樨知道俞靖安心中的恨,他恨自己懷才不遇,他恨親友慘死箭下,他恨天家不明小人得志忠良含冤,他恨上天無眼世道不公百姓流離。

所以他拖着枯瘦的身軀,在大明追兵的鐵蹄下沒入了不歸河。河水帶他順流而下,讓他有機會結識北蠻的幼狼王巴圖蒙刻。重新歸來的俞靖安苦營汲汲,縱橫捭闔,終在這關內擺上了一出好戲,為自己,為親友復仇。

可是他又不能狠得徹底,以他才能這戲台搭建得無聲無息,戲中人能無知無覺,可最終他還是把這些不與人知的秘密盡數書信別人,他希望那些俠士來砸了這戲台,砸了自己這些年來的嘔心瀝血,苦心經營。

所以木樨很想去看,在已經知道結局的情況下依然很想去看看這齣戲。木樨想等戲台落幕的時候,找到那個落魄的擺戲人,帶他回家!木樨想給他看看一個不一樣的世道,想讓這朵絕望的探花能在靖國安康中開放!

居庸關,是中國的「天下九塞」之一,是「太行八徑」之八。居庸關地勢險要,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明太祖朱元璋派遣大將軍徐達在這裡督建的關城,一直保存到二十世紀,末世前,木樨還跟着老師一起參觀過。

這時的關城屢經繕治,南北有月城城樓,城門裡設瓮城,城牆上置古炮,固若金湯。然土木堡之變後,大明已經由盛轉衰,而北蠻勢力順風而漲,現任女王更是大名鼎鼎的蒙族英雄——滿都海,因此固若金湯的關城這時並不好過。

如今站在城牆上便能看到遠處與北蠻交戰的烽火,城牆之下看到是無數衣着襤褸,修補牆根的奴隸。

木樨持着劍,迎着點點燈火,瞪大眼睛往前走。天還沒亮,這些修補城牆的人都是有罪之人,他們有些是俘虜,有些是罪犯,有些其實就是城外的居民。

因為朝廷內亂軍糧補給不夠,關內外受戰火波及糧食又無法收成,而接連戰亂消耗着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居庸關內早就糧草空虛人員匱乏。所以城外的村子就被迫犯了罪,糧食被拿來充公,村子裏的人則拿來補充人力,這對某些人來說真是一舉兩得啊。

木樨走過的時候低着頭,不敢看這些天還未亮就在修補城牆的有罪之人。

城牆高大肅穆,木樨走得異常小心謹慎,這時耳邊傳來的官兵的竊竊私語。

那些昏昏欲睡將醒未醒的關爺,在旁邊巡邏路過時說道:

「你聽說沒,昨夜那群通敵叛國夜不收的屍體有人動啊?」

「楊大人,計謀高超啊,把那群通敵叛國的賊子故意曝屍荒野,這就釣到了漏網之魚。」

「哎,其實那群夜不收平時挺好的。」

「好什麼好,都通敵叛國了,你也想躺進去?」

……

木樨聽着這些話,不由自主地抬頭看了眼巡邏官兵的方向,只是恰好被逮個正着。

「你是什麼人?把引路憑證拿出來,檢查!」

這群巡邏官兵頓時個個怒目,朝江夏包圍走來。

「是,我是海外門派弟子,這次特地前來居庸關相助,這是我的引路憑證。」江夏低頭,忙把身上早已準備好的憑證拿出,遞給前面的巡邏士兵。

士兵接過路引,照着火光,仔細核查後說道:

「嗯,確實是真的。你這麼早在城牆溜達?」

「回官爺,在下好友日前受傷在雲夢醫館療養,這麼早也是為了前去照料一二,等天一亮在下就要趕去寧王府。」

「寧王啊,走吧走吧!」

木樨雙手接回引路憑證,抱拳道謝,等走遠了才把憑證小心放好。

寧王一脈,屬皇親國戚,歷代在這居庸關一帶鎮守,是植根很深的朝堂勢力。而現任寧王年過花甲,是個城府極深,琢磨不透的老頭。

木樨的這路引上就有系統仿製的寧王府印章,還好這次矇混過關,或許下次自己應該去寧王府拿一個真正路引出來。木樨一路思索,朝着醫館快速走去。

木樨確實要去醫館,昨晚,蕭黎羽受傷,齊無悔帶着他進關就醫,而同是江湖門派又醫術高超的雲夢醫館定然是他的首選。

木樨這次來是要找到蕭黎羽。

因為蕭黎羽的義父正是那支曝屍荒野夜不收的將領蕭鴻飛,而蕭鴻飛與俞靖安情同手足,俞靖安正是因為蕭鴻飛甘願在這邊關擔任三年的影子軍師。

《一夢江湖之探花郎跟我回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