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
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 連載中

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

來源:google 作者:終禎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福康 謝玄知

我及笄那日,父皇賜我封號魏紫,要在宴上為我挑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欽點的探花郎,家世樣貌,都挑不出毛病,我順着父皇的視線看過去,眼皮一掀,給了評價,太聒噪了眾人摸不着頭腦,父皇帶笑問我「怎麼聒噪?展開

《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章節試讀:

聽說公主喜歡太子少傅謝大人。」
他的語氣里並沒有不悅,我也就大方承認。
「是呀,挺丟臉的,被拒絕了。」
「公主不必自慚自愧,公主都及笄了,有喜歡的人,再正常不過,臣想太傅拒絕公主,並不是你們彼此的原因,而是因果不偏斜你們吧。」
「我嫁給了駙馬,心裏卻還是有少傅,駙**覺得我……」他搖搖頭打斷我的話。
「覺得公主什麼?
臣不會因為公主擁有這世間最美好的情愫卻不是給臣,而輕賤公主的,公主的真心很寶貴,倘若有一天給了臣,臣會好好珍惜,但若不能,公主也不必因此自責,臣從沒想過在這段婚事里求什麼,只希望公主依然喜樂平安。」
「臣覺得到了府里,拜過天地,若是臣開口讓公主為臣生子,公主也不會拒絕吧。」
我極輕地嗯了一聲。
「臣不會,並不是臣不滿意公主作為妻子的身份,也不是芥蒂公主的隱喻,而是臣希望公主可以過自己這關,雖然臣覺得世間夫妻不全都是因為愛情生兒育女,但臣希望公主是覺得跟我過日子有盼頭,自己願意,而不是為了盡到一個妻子的本份,沒什麼該是妻子的本份,夫妻之間,不勉強,不生厭,就已是上乘。」
我又盯着他看了好一會,胸腔里不停迴響着我抓不住的聲音。
「我知道了,那駙馬都弱冠了,可曾有心儀的女子嗎?」
「有。」
一個肯定,甚至肯定到有些輕顫的回答。
「駙馬放下了嗎?」
「接到聖旨的時候就放下了。」
「她是個怎樣的女子?」
沈昭放緩了語調,很悠長,像形容一首久遠的古謠。
「漂亮,嬌氣,聰慧,其實是普通女子也會有的特質,但是我看她,總覺得特別。」
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唇角都快勾到眼尾去了。
北庭候府前來恭賀的賓客把角落都擠滿了,軍營里也擺宴三天,慶祝沈昭新婚之喜。
滿目火紅,連沈昭的族兄都穿了暗紅。
好像,大家都挺開心的。
我看向和我拜天地的沈昭,溫溫和和的,但也沒表情。
是了,我是被拒絕個透心涼,可他說不定還有希望呢。
「禮成,入洞房!」
沈昭去前廳宴客了,我坐着等他,只是沒等多久,他便踏了進來,攏着一層淡淡的酒氣,還有若有若無的蘭香,讓我想到青玉案這個詞牌名,詩人懸筆的清冷下,實有燈火處,驀然一回首。
我還沒把鳳冠取下,就被他高大的身影罩住了,紅燭隱動,我仰頭,迎上他的視線,叫道,「駙馬。」
從他的眼神里幾乎看不出什麼情緒,但我還是發現他指節因用力揪過衣擺而有些泛白。
侍女端來合巹酒,他自然地遞給我一杯,自己飲盡,我也沒扭捏。
侍女退下後,他猛地俯下身,低着音問我。
「公主對臣的長相還滿意嗎?」
我沒撒謊。
「很滿意。」
他又自顧喪氣道。
「可臣終究是個武將。」
我咬牙,一時痛恨自己當年逞口舌之快。
「武將怎麼了!
若不是駙馬救了我,換做少傅,他還救不了我呢!
我很喜歡武將。」
再望向他的目光里多了幾分討好。
誰知他笑得聳肩。
「新婚之夜,臣擔心公主緊張,逗逗公主罷了。」
我狠狠瞪他一眼。
他直起身,又把被子鋪在地下,再躺了上去,一氣呵成,還很熟練。
「駙馬不來床上睡嗎?
可以弄兩床被子的。」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卻又含着認真和正經。
「公主到底是個小姑娘,臣不是個聖人啊。」
我發了會懵,反應過來後,雖然有點羞,但我這臉皮早就在對謝玄知的喜歡里練厚了,大膽地問了一句。
「一人一床被子都不行?」
一室靜默。
他輕咳一聲,「實在是臣對自己沒信心啊。」
我嘀咕着,「撿枝哪來的消息,哪裡是什麼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有一陣悶悶的憋笑聲,都說習武之人耳力好,莫不是他聽到了?
我把頭埋進被子里。
根據習俗,喜燭要燃至天明,屋子裡亮堂堂的,我又認生,閉着眼也睡不着。
「公主若是睡不着,臣陪公主說說話吧」...

《一門親,王尚書的嫡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