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曹司判官
陰曹司判官 連載中

陰曹司判官

來源:google 作者:叫臭臭的拉布拉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付歡 劉宇文 懸疑驚悚

隨着付歡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決心好好修行,早日成為一個合格的陰曹司判官,保天下蒼生平安公正!最終付歡也通過和眾仙家、道士的努力,破除邪魔,拯救了蒼生!本書內容跌宕起伏、有平有緩,層層相扣,喜歡的朋友慢慢品讀吧!展開

《陰曹司判官》章節試讀:

「叮鈴鈴……」刺耳的鬧鐘把我給吵醒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做了個夢中夢,這種夢還是我此生第一回!

回想起夢中那頭流着血淚的山羊,我這心裏還是有那麼一絲害怕,畢竟昨天的經歷太過血腥,做的夢也太詭異了。

我趕緊爬起來洗漱,隨手抓起幾片吐司就往公交車站跑去。

每天都是這樣,兩點一線的機械地活着。好在這裡的收入確實也比老家的要高出不少,所以也就支撐我一直在這裡堅持。

今天的一天倒是平平無奇,下班以後依舊坐着那一路公交車,好在今天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很快就到了家。簡單的吃完晚飯我躺在床上刷着手機,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半夜,我又夢見了那隻詭異的流着血淚的山羊,並且又一次被嚇醒。

好在第一天做過類似的夢,也就沒太當回事,起來喝口水倒頭又睡著了。

可奇怪的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每天晚上我都會夢見那隻流着血淚的山羊。弄得我心裏直發毛!

關鍵是連續一個禮拜半夜都會驚醒,弄得我後面整個白天的精神頭都非常差,工作時經常不能集中注意力,甚至會犯一些錯誤,領導也說了我幾回。

轉眼到了周末的下午,想着今天下班要不要吃點好的犒勞一下自己,好兄弟張迪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喂!這又快一個月沒聯繫了,你還活着呢?」張迪笑嘻嘻的說著。

「放心!死不了,我這手裡還有點活,一會兒就弄完了,你幹嘛呢?」

「沒啥事,晚上有空嗎?聚聚?喝點?」

「行啊,我正好還有點事想和你說說,那晚上還是老地方見吧。」說完我就掛了電話。

下班以後,我就直奔那家小酒館,我倆剛來這個城市的時候就經常來這裡喝兩口,一來東西確實便宜,二來乾淨衛生味道也不錯,後來慢慢和老闆也混熟了。

張迪還沒到,我就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吩咐老闆還是老樣子給上幾個菜,等張迪那小子來再上幾個冰啤酒。

不一會兒張迪就到了。「不好意思兄弟,周末這堵車太厲害了!」

「沒事兒我也剛到一會兒,來來趕緊坐。你小子最近生意怎麼樣?沒少賺吧?」

「嘿嘿,還行,最近想增加一些代運營的項目,這不這段時間盡忙這些了。你怎麼樣?找對象了嗎?」張迪猥瑣的笑着說。

「沒有,成天跟狗一樣,沒那心思!」我白了他一眼。

「我說呢!幾天不見你小子這右胳膊又粗了,哈哈哈!」張迪沒好笑的說。

「行了!別挖苦我了,我和你說個怪事,本來也沒太在意,就是實在是有點扯,給我整的心裏也有些發毛。」於是我就把上個禮拜遇到車禍,還有連着做了一周噩夢的事情和張迪說了。

「你給我想想招兒,我這可怎麼辦?」我無奈的問道。

張迪興緻勃勃的聽完以後,好像聽了個故事,還有點小興奮,就說:「你小子最近是不是自己去哪?粘上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

「沒有啊,這禮拜我都正常上下班,哪也沒去。再往前,上周末的時候自己去夜爬了一趟四陽山,看看日出,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啊。」

「那應該沒事,可能就是你自己想多了。這麼著,周日我帶你去看個先生,挺有道行的,當初我公司起名字、選地方還有供關老爺的方位都是他給瞧的。」張迪回答道。

張迪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因為這事還勸過他,那會兒剛創業手頭緊,別把錢花在這上面,好好乾活比什麼都強。可張迪也沒聽只是笑笑說你不懂。

「對了,我還有個事呢,我和你聊聊你考慮考慮。」張迪接著說。

張迪最近打算上個代運營的項目,公司人手不夠,也沒有太多可放心的人能用,就想讓我來公司幫他。

「嗯,你容我考慮考慮,下禮拜我答覆你。」

「行!我等你消息,對了,我這不是要和你弟妹結婚了,我買那房子還得等兩年能交房,你弟妹家正好有套空房子沒人住,她家裡的意思是結婚不能住在租的房子里了,讓先搬到那套房子里住。我之前租那套已經交了一年房租,也沒法退,你要是來幫我的話你就住那,空着也是空着,也離單位近,你也別住那麼遠了。」

「我知道了,來來喝酒!」

我倆喝到11點多才撤,到家以後當天夜裡依舊做了那個詭異的夢。

轉眼到了周日,張迪老早就開車來到我樓下,吃完早飯一路向北到了一個村裡,進村沒兩個路口就到了那位先生家。先生姓宋,我原本以為是個糟老頭子,沒成想宋師傅才不到40,腰板筆挺,眉宇間倒是有幾分英氣,要不是穿的老成,說宋師傅是個20多歲帥哥我也能信。

宋師傅把我倆讓進屋裡,這屋子的裝修擺設和我腦海里對算命先生的印象也完全不一樣,以為會是那種古香古色,甚至神神叨叨的,可這裝修風格,如果不是因為供奉着三清像和一位不知名的神像,根本想不到宋師傅會堪輿風水。

介紹中得知,宋師傅是江西人,竟然是位修行的道士,只不過因為是正一派的緣故,很多行為習慣和常人無異,所以從表面根本看不出來。

宋師傅從小便有師傳,他們這一門派屬於正一派天師道下面非常小的一個門派,他師父姓左,這個姓不多見,倒是給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

張迪簡單介紹以後,我就把整個的經過和宋師傅說了一遍。

宋師傅聽罷,把我八字要去看了看。然後說道:「其實世界上有很多科學沒辦法解釋的事情,今天我也不和你說那麼多了,簡單的說,你的陽氣正在一點點衰弱,時間長輕則影響時運,嚴重的話……性命有尤。」

我以為宋師傅緊接着就要兜售點什麼東西給我,可宋師傅下面的話卻讓我震驚不已!

「十日內,某天的寅時你去過四陽山!不出意外你就是在那碰上邪祟了!」

我記得沒和宋師傅說過這事,來的路上我還問了張迪,有沒有和這位先生說過什麼?確定張迪也沒提起過這事。

「你怎麼知道的?」我疑惑不解的問道。

「你一進屋我就看出你陽氣不盛,骨相略有塌陷。所以才要了你的八字,看你八字命格卻又很硬,不應該是這個情況,後來一算,再加上聽師父提起過此事!」

隨後,宋師傅說,四陽山原來不叫四陽山,叫死嬰山,相傳清末戰亂幾名叛軍帶着家屬逃到這裡,村裡的人不敢接收,叛軍人少也不敢強行進村,就只好躲進附近的山裡過夜。

可半夜卻出了個怪事,不知哪來了四隻山羊,半夜竟然把他們其中一戶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孩子給叼走吃了,這羊雖然是雜食動物,但是也極少吃葷腥,再加上山上草木茂盛,更沒道理吃肉,況且還是人肉!詭異的是整個過程也沒有任何動靜,誰也沒發現。

等第二天這些叛軍發現的時候,那四隻山羊還在啃食嬰兒的腦袋,身上已經成了白骨和一些耷拉的內臟!場面十分血腥恐怖!叛軍憤怒的山羊都殺了,把怒火也都發泄到了村裡,但畢竟人少,加上村裡有青壯年不敢貿然進村作惡,就等到天黑以後溜進村裡放火,又趁亂給屠了村,最後把村裡三歲以下的嬰兒都抱上山給殺了,從此,這片山就被叫做死嬰山。

從那以後,就時不時有人在山上看到四隻長相奇怪的羊,天黑以後還會有嬰兒的啼哭聲。

看到的人過些日子都會暴斃,不過死的時候離看到羊的時間都不是很近,所以大家都沒有把這些事聯想到一起。

直到民國時有一位道士路過此處,看出了這片山的邪祟,就在山頂建了個亭子,並且施法立碑鎮住了這些邪祟。

從此倒是太平了,大家覺得死嬰山這個名字太晦氣,就給改成了叫做四陽山。到現代這座亭子反倒成了一個小景點。

去年聽說市裡要開發四陽山,把這片山承包給了一個私人老闆,上個月月底老闆把那個亭子給拆了,準備動工。

最後宋師傅對付歡說:「因為你身上有邪祟的緣故,你現在做的不是夢,是魘!」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陰曹司判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