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一人之下:隱仙
一人之下:隱仙 連載中

一人之下:隱仙

來源:google 作者:我夢莊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陳清羽 陳舞

【前期大量原創劇情,對主角出場進行鋪墊,隨後接主線(不想看這部分可以從第6章開始看),無系統,全體加強】陳清羽異世穿越為隱仙門人,背負血海深仇師父臨死前,告知了他其實是當年三十六賊之一的逸仙流,徐俠,讓陳清羽被迫陷入了亂局當中陳清羽遵循師父囑咐,在二十四節天谷獲得了紫陽真人的傳承,從此成為哪都通公司最強戰力身懷認知修改與缺陷修復能力,他毅然踏上了復仇與追求甲申之亂真相的道路展開

《一人之下:隱仙》章節試讀:

那人全身升騰着一股凶戾血紅的炁焰,即使隔着一些距離,依然讓人感到恐怖。

「清羽,是我!」

陳清羽這才仔細看去。

七竅流血,身上還有十幾道巨大無比的傷口,鮮血不停的往外流。

「是您,師父!」陳清羽驚喜的喊道。

陳清羽急切的衝上去,雙手按住傷口,泛起綠光,不停的施展他缺陷修復的能力。

陳義此時也坐到了地上,他看着奮力為他治療的清羽,有些不舍。

「清羽啊,不用試了,你的那能力救不了我,留點力氣趕路吧!」

他有些無奈地苦笑,眼神懊悔無比,開口道:

「我後悔啊,當時如果自己沒有腦子一熱與他們結義該多好!這樣你的師叔師祖也就不會死,你們也不會受此劫難。」

「對不起,清羽,我對不起所有隱仙派的人,我其實不叫陳義,我就是當年的36賊,徐俠。」

聽到36賊這個名字,陳清羽明顯怔了怔。

沒有去理陳清羽的變化,他繼續說道。

「你應該明白的了吧?沒用的。」

他看着拚命的陳清羽,心裏不是滋味。

「我為了儘快找到你們,強行沖開了心火,那是我幾十年不敢去邁的坎。」

「現在五臟六腑估計都碎了,活不了的,這就應該是我的下場。」

……

陳清羽手上的光芒越來越暗淡,他師父的生機氣息也越來越微弱。

「師父,我只能讓你少些痛苦,我救不了你……」陳清羽泛着淚光,發動了他的第一個能力。

「好……」

陳義顫着手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古樸的金色小劍,隨後眉心處凝出小小的炁團。

炁團沒入了金色小劍。

「清羽,帶着這柄劍去那都通,找你的師姐陳舞,上面有我要跟她說的話。」

「走吧,算是師父求你,一定要活下來。」

「師父!」陳清羽抹着淚大喊。

「走!」陳義語氣嚴厲。

陳清羽艱難的轉過身去,猛的狂奔走下山。

因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再次跑回來。

陳義站了起來,走向被殺的那兩具屍體。

「轟!」

雷霆肆虐,將兩個人的屍體燒成焦灰。

「這樣,應該夠了。」

做完這件事後,他靠在一顆樹下,看着陳清羽離開的方向,突然笑了。

「我真蠢,十年來竟沒發現這小子身上的最大秘密。」

「強行沖開心火,達到『天人』境界的我,竟然差點都被瞞了過去。」

他笑着感嘆了一句。

「要不是清羽消除了我身上的疼痛,可以勉強集中精神,我都發現不了這個秘密。」

「我收了個好徒弟啊……」

……

2003年,三十六賊之一,化名為陳義的逸仙流,徐俠,死。

2004年,三十六賊之一,張懷義現身,以一己之力擊殺各派元老人物,最終死於唐門絕技丹噬。

……

哪都通公司。

一男一女正在不斷戰鬥,速度迅捷無比,不斷有殘影閃過。

起初還是那道女性身影佔上風,在持續不斷的戰鬥之下,逐漸落入了下風。

「瞬身雷!」

伴隨着這一聲輕喝,陳清羽面前的師姐速度陡然暴增,風馳電掣,迅速繞開他的攻擊,一掌打在他胸口。

「砰!」

「沒事吧!」對面的陳舞也停了下來。

「沒事,多謝師姐指教。」

陳清羽拍了拍手站了起來。

青年正是陳清羽,現在已經是2013年了。

距離師父身死已經過了10年了,他自身也發身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頭髮過肩,長長的劉海斜披在兩側,臉龐消瘦,黑色的眉下是一雙清冷的雙眼。

也許因為不經常笑的關係,陳清羽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別人欠了他幾百萬一樣。

陳舞向他走了過來,表情依舊如同往日,很嚴肅。

陳清羽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這位師姐。

一方面,她對自己十分關注,另一方面,他又不斷的打擊自己。

其實他心裏也有些明白,她是不想讓自己走向復仇這條道路。

「你沒盡全力吧,如果我猜的不錯,我們隱仙一派的觀照顯神法,你已經提前貫通肺金,練出庚金之氣了吧!」她站在陳清羽面前,猜測的問道。

「嗯,不過如果剛才是生死搏殺,我用了也打不過師姐您。」

陳清羽沒有隱瞞,如實答道。

自己的修為沒有師姐厚實,只能用感應修改能力來消除疼痛和各種受傷造成的影響。

並且陳清羽還搭配自己了第二個先天能力缺陷修復附帶的治療能力,可以說是一個擁有無限續航的戰鬥機械人。

這也是他自己摸索出來自己先天能力的一些用途。

聽到回答後,陳舞先是沉默了一會,隨即臉上充滿了怒意的說道:

「你先開了肺金一臟,就那麼急着復仇?」

「好,你想復仇,你說你有什麼資格?師父最後沖開心火一臟,五臟六腑全部貫通,達到了『天人』的境界都被殺了,你拿什麼復仇?」

緊接着陳舞對着他就是一頓臭罵。

……

「實力。」陳清羽心裏渴望。

自己苦練這麼多年,估計也就勉強相當於沒練通天籙張靈玉的水平。

儘管自己有兩個獨特能力優勢,不過報仇還是遠遠不夠。

但每次想起師父,他就感到怒火衝天。

自己兩世都沒有父母,這一世師父將他如同自己孩子一樣看待。

所以自己尤為重視這段感情。

師父的死最終也成為了他的心魔。

所以隱仙門的觀照顯神法他急於求成,先練了肺金一臟。

正常來說,順序應該是腎水、脾土、肝木、肺金、心火。

水土木先行,滋養壯大自己身體,最後再淬鍊較為危險的心肺二臟。

他為了提前獲得門內的最強的攻擊手段庚金劍氣提前淬鍊肺金一臟,這樣他就少了肝木一臟,血氣比按順序淬鍊的隱仙門弟子要弱很多。

庚金是天地肅殺的權柄,主殺伐,破壞力極強。

哪怕剛練出一縷庚金之炁,都可以穿透幾厘米的鋼板。

所以陳清羽先練了肺金一臟,但這樣會導致根基不夠穩固。

就在這時,陳舞突然接了個電話。

「好,我馬上到。」

她轉身就走,走到大門時又突然停了下來,看向陳清羽。

「你不是想報仇嗎,跟我來。」

「全性的人對普通人下手了,這是重罪,必須緝拿。」

陳清羽立刻拿起哪都通的制服,迅速起身,跟了過去。

《一人之下:隱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