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連載中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幸福的爬爬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女帝 蘇瑾

(無系統、輕鬆、搞笑、種田、幕後流)東周末年天下大亂,五十餘載後天下三足鼎立!北梁,大虞,大楚三國爭霸,勢要一統三國結束紛爭!蘇瑾穿越實力最弱的大楚帝國,開局嫁給了大楚女帝!奈何女帝實屬權臣的傀儡,蘇瑾走上了一條護妻之路,斗權臣,協助女皇掌權大楚,進而發展國內民生,經濟,軍事穩健提速,最終一統三國,曾經的女帝也與蘇瑾身份進行了完美互換……展開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章節試讀:

沈伯文離開李公府,又去了鄭公府上。

差不多同樣的一場鬧劇。

他終於在鄭安書房,見到了他心念念的算題。

是一道「形學」題,不過並非是算面積如何,而是一個複雜的空間結構,沈伯文對此並不陌生,他在研究「渾天說」的時候,也有涉及立體的概念。

題目很難,也很有意思。

沈伯文一時半會解不出來,他並沒繼續嘴硬下去,而是果斷看向答案。

第一小問,他和鄭安一樣,在「三垂線定理」上停住了目光。

他伸手一指,開口問道:「這三垂線定理是什麼東西?」

「別跟我說,你們連腦子都沒,沒去問這個東西。」

鄭安深吸口氣,讓自己心情平復下來:「問了,握瑜說,這指的是平面內的一條直線,如果與穿過這個平面的一條斜線在這個平面上的射影垂直,那麼它也和這條斜線垂直。」

沈伯文一挑眉毛。

他拿起桌子上的筆,但沒在蘇瑾這兩張宣紙上作畫,而是低頭看了一圈,沒找到自己想到的東西,抬頭看向鄭安:「紙呢?」

鄭安又深吸口氣,擺了擺手。

書童忙從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張裁好的紙,放到沈伯文面前。

「藏這麼深,準備留到清明用?」沈伯文冷笑,罵了起來,「就給這麼一張?你祭祀的時候連火都點不起來。」

鄭安一手捂着自己心口,另一隻手又揮了揮。

書童忙取過一疊,放在沈伯文的手邊。

他才把嘴巴合上,沒有再說話,在新紙上畫了起來。

一個面,兩條線,再畫上射影,這個角看起來確實是一個直角。

但…為什麼?

沈伯文接連又畫了好幾個,大小、長度都不一樣,可最終的那個角,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咬着筆桿,思索了起來。

「伯文,這題如何?」鄭安沒忍住,開口詢問了起來。

沈伯文沒回答他的話,而是轉口提問了起來:「你拿到這題已有兩日,研究得如何了?這三垂線定理,你可知緣故?」

鄭安搖頭:「未曾想明白。」

沈伯文一點頭,自顧自說道:「也是,你在算數上的天賦,比豬高不了多少,指望你兩天能想明白,我還不如指望我家的那條黃犬。」

鄭安捏得拳頭髮白。

過分了啊!

罵歸罵,人身攻擊算怎麼一回事。

「伯文,這題究竟如何?那握瑜在算數上,又是什麼水平?」鄭安吐了口氣,忽視沈伯文罵人的話,又把自己最關心的問題,問了一遍。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蘇瑾在算數上的水平。

如果…不是那麼高的話,他可以找一找族中子弟,有沒有擅長算數的天才。

「水平?很高。」沈伯文面色平靜,開口輕吐幾個字,「至少在形學上要比我厲害,更不是你們這些算學上的酒囊飯袋能夠相比的。」

鄭安頓了一下,看着沈伯文有些驚疑不定。

人人都想揍他一頓,但人人都信服沈伯文的算學水平。

要不是他真的…實在是嘴臭到一定境界,而算學大家又相對不是那麼的重要,北梁可捨不得放他走。

「比伯文水平還高?他才多大年紀?」鄭安瞪圓了眼,驚呼了一聲。

沈伯文冷笑:「有什麼不好相信的?」

「這天底下甚至都還能有你這樣的豬腦子,四位數以上的加減都要算上半天,怎就不能有比我還聰明的算學天才了?」

話說得很有道理。

但…自己成為這話里的反面教材,就不是那麼的中聽了。

鄭安吐了口氣,勉強一笑。

沈伯文站起身,像是察覺到了空氣氛圍中的不對勁,他把這兩張宣紙一卷,塞到自己懷裡,順便還把剩下的紙卷了起來:「這東西我就帶走了。」

「留在你這,都是浪費,可不能讓你糟蹋了。」

紙是一種很貴的東西。

而沈伯文是算學大家,用紙很費,遇到這種能順紙的機會,他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他走得匆匆,沒一絲眷戀。

等到晚上。

就有一個小道消息傳了出來,說是算學大家沈伯文,親口誇讚那位入住後宮的蘇瑾、蘇握瑜在算數一道上極有建樹,遠不是李公、鄭公這些豬腦能夠相比的。

大多數人在聽到前一句話的時候,是不信的。

一個貧門讀書人,能把字認全,就算了不得了,還算學?他見過算學的書嘛。

但…後一句話緊接着而來,他們就信了。

這種罵人的風格,就很沈伯文。

李公、鄭公,這兩位高高在上的,也沒反駁這則小道消息,甚至鄭公還在府門外貼了一道算題,並揚言,能解開這道算題的人,可為他入幕之賓。

李公府外,緊隨其後。

隱隱坐實了這則小道消息的真實性。

這消息散發出去的速度不正常,李公、鄭公都猜到了,這其後必然是有那位女帝的推波助瀾,不然就以沈伯文這個交際圈,他能知道這個消息?

當時先帝駕崩的時候,沈伯文都是最後一個被通知到的。

他們沒往別處想。

只當姬似玉是想要替蘇瑾揚名——揚就揚唄,區區一個貧門學子、現在又有後宮這層枷鎖,就算名聲漸起,又能如何?

姬似玉想反抗,就讓她鬧一鬧吧,等她發現自己無論怎麼鬧,都掀不起波瀾、繼而絕望的時候,就更好掌控了。

張公府上。

張金石聽着家臣彙報情報,伸手敲打着桌子,神情不時就有變化,最終聽完後,不由感慨一聲:「這…握瑜,竟真的做到了?」

壓住世家學子。

雖然只是從「算數」這一方面壓住,但這就已經足夠了。

一個蘇瑾,寒門、貧門出身,在算數一道上比士族強?

那是否會有一個張瑾、李瑾之輩,同樣是寒門、貧門出身,但在治國經邦的某一個小方面比士族強呢?

只要有了這個可能性,放開了一道小口子,他就有名正言順的理由,招攬一批不那麼多的寒門子弟過來。

七天??

這才剛剛過去一天。

「去,準備荊條。」張金石摸了摸自己有些發涼的手,艱難地開口吩咐了起來,「上面的刺莫要摘去了。」

《異世三國:嫁給女帝後的悠閑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