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億萬婚約,甜妻快過來
億萬婚約,甜妻快過來 連載中

億萬婚約,甜妻快過來

來源:google 作者:一抹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小姐 林秋葉 現代言情

庄時離是個很高傲很冷酷,只談錢不談情的男人,而林秋葉是陪他走過四年,最後被他丟了的女人丟掉她的時候,庄時離在想:這輩子,他絕不會向一個女人低頭投降而一年後他們重逢,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庄時離就把自己的臉打腫了——「林秋葉是我的,心是我的,身體是我的,從頭到腳,連頭髮絲都是我的,誰敢跟老子搶?」林秋葉微笑,「庄總一年前可不是這麼說的」「老婆,我眼瞎嘴賤都治好了,」庄時離抱住她,「你最可...展開

《億萬婚約,甜妻快過來》章節試讀:

公元2356年,虛國。
S市。
微涼的夜。
一群穿着考究的人說笑着進入酒店,他們中間有一個清瘦的短髮女子,看起來幹練利落,一襲黑衣更是彰顯了她沉靜且神秘的氣質,在一群人中尤其顯得氣質出眾。
身旁一個男人熱情的對她邀請。
「今天談判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歸功於林小姐精準嚴謹的翻譯,王局長今晚在大堂設宴慶祝,您一定要賞臉出席啊!」
黑衣女子莞爾一笑,聲音柔軟動聽像春風拂過心田,與她在談判桌上的咄咄逼人判若兩人,
「我明天一早還要趕飛機,就不去了!」
那人不肯,黑衣女子淺笑着又跟他們寒暄了半天,這才得以脫身。
跟那群人分別後,她便獨自搭電梯前往53樓。
電梯里只有林秋葉一個人,她閉眼靠在電梯上休息。
精緻妝容下的面容有些疲憊,俯身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腳。
她放鬆了全身的神經,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房間外,剛打開門,身後猛然傳來一股巨大的推力,還來不及驚呼,下一秒她已被人捂住嘴跌入一副強健的胸膛里,身後的房門也隨即關上。
她掙扎着踢打着想要喊叫,無奈被那人死死捂住嘴,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忽然,黑暗中傳來一股熟悉的氣息,冷冽到迫人心弦,本就不安的心驟然劇烈的狂跳起來,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推開身上的人,伸手胡亂按一通打開了房間的燈。
耀眼的燈光下,一張熟悉但卻傲然的面容映入眼中。
她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便愣在了那裡無法言語,一雙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緊緊瞪着那人,滿臉的不可置信。
眼前這個人是這麼的真實又是這麼的虛幻,她覺得自己彷彿陷入了夢境,除了捂着胸口無力的靠在牆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其他再也不能做。
相比之下那個男人倒是顯得很鎮定,一雙犀利的黑眸牢牢盯着她,不放過她的任何一絲情緒,只是那雙清眸中有驚訝,有慌亂,有不安,還有讓他無比惱火的陌生疏離,獨獨沒有喜悅。
該死的!
男人漸漸沉了一張俊臉,他捂住受傷的胳膊低咒一聲,疲憊的將自己扔到沙發上,率先打破這令人窒息的沉默,
「怎麼?
才分開一年就忘了我?
好歹我們也一起生活過四年,不是嗎?」
他受了傷,身後的人又對他窮追不捨,看到走廊的盡頭有個房間正要打開,他情急之下閃身躲了進來,只是沒想到,這一躲竟然躲到了熟人的地方。
只在剛剛抱住她的那一瞬他就已經知道是她了,這具自己擁有過四年想念了一年的嬌軀,他怎麼會沒有印象。
嘴角噙着一抹愜意的笑,如果這就是命運的話,那麼他很樂意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重逢。
他不斷流血的胳膊讓林秋葉從震驚中回神,沒有理會他的冷嘲熱諷和他那莫名其妙的笑,她斂起所有情緒低頭快步走向他,根據她的估計他胳膊上的應該是刀傷,
「你受傷了?」
跟在他身邊四年,早已習慣了他時不時的受傷。
他卻突然起身一把將她扯入懷中,扯開弧度優雅的嘴角不以為然的輕笑,
「一點小傷,死不了!」
熟悉霸道的氣息在耳畔輕呵,趴在他寬厚穩健的胸膛上林秋葉只覺得渾身的毛孔都被打開,每一寸肌膚彷彿都要燃燒起來。
包紮的全程,她始終低着頭不肯看他一眼,也不曾說過一句話。
她的沉默疏離讓男人抓狂,陰沉的黑眸漸漸染上怒意,瞪着面無表情在那為他包紮的小女人,他咬牙切齒的說,
「林秋葉,你果然夠無情!
再次見面,你對我竟然連點反應都沒有?」
正在系繃帶的縴手一抖,反應?
她能有什麼反應?
林秋葉在心底苦笑,早在一年前她與他的契約到期時,她就在心底暗暗發誓,要忘掉這個危險的男人,忘掉那四年見不得人的生涯!
因為她深深知道,他的世界與她是截然不同的。
他叫庄時離,是甲亞地區最大的航運公司「攬世聯合航運」的總裁,更是神秘莫測的極道組織「龍門」的老大,是整個甲亞極道界的主宰。
不管他是哪一個身份,都那麼的顯赫尊貴,都那麼的高高在上,都與平凡的她隔了遙不可及的距離。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逃離,想要過自己的安靜生活。
她成功應聘到知名的翻譯公司工作,並靠自己的努力成為了公司的首席翻譯官。
她換了造型,改了住所,誓與與過去劃清界線。
她以為他們這一生就這樣就此分別再也不會相見。
卻沒想到,在陌生的國度,陌生的城市,她還會與他相遇,而且還是以這樣糾纏不清的方式,她有些恍惚甚至有些認命,難道這真的是宿命?
不!
不!
心底有個聲音狠狠將她的理智拉回,她要重新過自己的生活,過自己正常明亮的生活!
她要像個正常的女孩一樣戀愛、結婚,然後生子,而不是一輩子守着一個遙不可及的男人,過着見不得人的生活。
她欠他的,那四年里早已用自己的身體還清。
熟練的將繃帶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她起身背對着他漠然說道,
「本來就是一場遊戲一紙契約而已,你能指望我有什麼樣的反應?」

《億萬婚約,甜妻快過來》章節目錄: